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蔡进步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1994年初中毕业后开始新闻写作,收获甚微。曾在铁路上干过1年养路工。1995年走进淮北煤矿技工学校,三年后毕业无工作。回萧县庄里乡老家务农。1999年7月加入中国共产党。2000年9月走进淮北桃园煤矿,在采煤一线干了五年。,体会到了煤矿的酸甜苦辣。如今,尽管我离开了采煤一线,可我的心仍然留在百米井下,我时刻牵挂着那些百米井下辛勤劳作的工友们。业余时间,我喜欢写点东西,以自娱(现在安徽濉溪县五沟镇淮北矿业袁店一井煤矿综采二区)。

网易考拉推荐

蔡进步长篇小说《桃花依旧笑春风》第十章2  

2016-02-16 08:23:3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皇藏峪镇派出所所长尹明智带着十几名民警赶到皇藏峪煤矿工人村南门口,打算制止一场近千人的殴斗。

可是,皇藏峪煤矿矿长赵春风因尹明智不辞而别,心里挂倒劲,不但二次调集了四五百人前来参战,而且一点面子都不给尹明智。

情急之下,尹明智决定破釜沉舟,鸣枪警告,甚至开枪打人。

正在这时,离开四号沟村十年的二牛坐着出租车从百里外的相城县闸河镇赶来了。

尹明智一见是二牛,好像三伏天吃了一块凉西瓜,一颗悬着的心才放了下来。尹明智太了解二牛了,二牛在四号沟村的威望比村主任和支部书记还高,只要他振臂一呼,四号沟村的村民全都得听他的。这个二牛跟矿长赵春风私人关系特好,又是连襟。别看倒流河镇派出所所长江大勇没来,只要有二牛出面,这场流血事件立马就能圆满解决。

尹明智的猜测一点不假。今天这件事,能劝住赵春风的只有两个人,一个是倒流河镇派出所所长江大勇,一个就是二牛。除了这两个人,就是赵春风的妻子李秀莲出面,赵春风也未必给面子。

赵春风正想指挥矿里和工人村来的几百人跟四号沟村的村民大干一场,一扭头看见二牛向他奔来,先是一惊,而后一喜:“二牛哥,你咋来了?”

二牛面沉似水:“春风,你先别问我咋来的,我问你,你可知道我住在四号沟村?”

赵春风笑了:“二牛哥,你家我都去好几次了,你家的钥匙不是给我一把吗。这十年,虽说你不在四号沟村,我每年春节都去给你家贴春联。我咋能不知道你住在四号沟村!”

二牛生气地说:“春风,哥说句难听话你别不爱听。人都说打狗还得看主人,既然你知道我住在四号沟村,咋还下死手调集几百人带着器械打俺庄的人。你这哪是打四号沟村的人,你分明是在打你哥。来来,你让你们矿上的工人先把我扔进四号沟里淹死,再去打俺庄的人!”

赵春风没想到二牛能说出这样的话,一时语塞,脸憋得通红。在赵春风的眼里,四号沟村除了二牛以外,再也没有第二个好人了。不然,他也不会下这么大的狠心让矿上的职工跟四号沟村的人打斗。

见赵春风不吱声,二牛语气稍微缓和了一些:“春风兄弟,你是一矿之长,大人有大量,你咋能脑子一发热,做出这样糊涂的事。你可知道,我表妹秀莲听说你带着工人跟四号沟村的人打架,她急成啥样了。她要是不打电话告诉我,我能坐着出租车赶了百十里路跑来吗?我本想打电话劝你,可我怕你当矿长了,哥跟你的肩膀不一般高了,你真要不听我的,我就算长了翅膀,也飞不到这儿了。我就问你一句,能不能给哥一个面子,赶紧把你们矿上的人叫回去。至于你们跟四号沟村有啥过节,我去处理。我再告诉你,我已经打算好了,以后跟你表姐搬回四号沟村居住,你不会当着我的面,打伤甚至打死俺庄的人吧?”

赵春风脸上一喜:“二牛哥,你真打算回四号沟村居住?不是因为今天打架的事吧?”

二牛一笑:“哪能那,你们今个不打架,我会晚来几天。听说你们打架,我才坐出租车急着赶来。听哥的话,赶紧让你的人回去。中午我摆一场,你和四号沟村的村干部都去,有啥话咱酒桌上说。春风,你放心,你二牛哥在四号沟村乃至整个皇藏峪镇说话还是有分量的。你来皇藏峪煤矿二十年了,你肯定清楚,当地的小痞子哪个不敬重我,哪个敢在我面前呲牙?话又说回来,有我二牛在四号沟村,谁要敢无故找你们矿上的事,我能把他蛋子捏碎了!”

赵春风手一挥,把公安科长丁玉成、采煤二区区长彭向阳、综掘二区区长孙春风和保运区区长刘福泉喊了过来:“你们把各自单位的人带回矿里,该下井赶紧下井,受伤的职工送到矿医院去治伤!”

二牛见皇藏峪煤矿的职工陆续散去,他又跟赵春风聊了一会,详细了解了事情的经过。听说矿门口思乡饭店的老板潘洪曾经跟工人打架,二牛猜出这事肯定跟潘洪有关。

二牛小声对赵春风说:“春风兄弟,亏你还是矿长,孙子兵法三十六计你是咋看的,计毒莫过绝粮,你真没办法治潘洪?”

赵春风先是一愣,而后呵呵笑了起来:“二牛哥,你这条计确实够绝的,我咋没想起来,我看你三年的村主任没白当!对了,你说打算搬回四号沟村居住,那你在杏花村的村主任还咋干?”

二牛长叹一声:“小孩没娘,说起来话长。这事咱弟俩以后有时间聊。你赶紧回矿上吧,等我的电话。中午饭就安排在矿门口潘洪的思乡饭店,饭钱我让潘洪的哥哥掏,他是村支部书记,权当是给我摆场接风酒了。”

赵春风走后,二牛又跟皇藏峪镇派出所所长尹明智聊了一会,都是老熟人,聊起来自然感觉亲切。

尹明智后怕地说:“二牛,幸亏你及时赶到,不然,我真不敢想象后果哪!”

二牛埋怨尹明智:“尹所长,不是我说你,你咋能看着俺庄的人跟矿上的人打架,我听春风说了,他事先给你打了电话,随后就从矿上赶了过来。可是你来到这儿站了一会,啥话都没说,啥事都没干,竟然不声不响地走了,这是为啥?这能怪春风生气吗?人都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靠矿吃矿,村民们不跟矿上搞好关系,指啥吃矿?要是没有皇藏峪煤矿,附近的几个村能富裕吗,尹所长你不会连这点道理都不懂吧?”

尹明智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二牛,这都怪我。你不知道内情,我听说矿上没有赔偿四号沟村青苗费,他们才把四轮车开到路上设置障碍!”

二牛气呼呼地说:“我问过春风了,五年前他们就把青苗费全部给了四号沟村。老百姓咋没见到,这里面有问题,你放心,马上就有倒霉的。春风打算把这件事说给皇藏峪镇政府,你等着看好戏吧!”

尹明智带着民警上了警车,走了。

二牛这才走向四号沟村村民。村民们早就看见二牛了,他们见二牛劝走了皇藏峪煤矿的职工,都在心里感激二牛。今个要不是二牛及时赶到,矿上的工人还不把咱们像骟猪一样骟了。四号沟村的村民跟二牛有感情,这种感情不是喝两杯酒就搂脖子抱腰甜哥哥蜜弟弟的那种,而是一种发自肺腑的真挚感情。这一点,二牛十年前就感觉到了。当初,听说二牛要去百里外的相城县闸河镇杏花村做上门女婿,村民们依依不舍,每家每户都请二牛去喝酒。酒桌上,不少人眼含热泪,舍不得二牛离开四号沟村。那些日子里,二牛整天喝得醉醺醺的,每天都要哭几次。他也舍不得四号沟村的村民。可不离开四号沟村去当上门女婿,这辈子恐怕就得打光棍了。

十年过去了,当年的二牛要重返四号沟村,四号沟村的村民能不高兴吗?他们围住二牛,问长问短,有喊哥的,有喊弟弟的,有喊叔的,有喊侄子的。

二牛让人把一些受伤的村民送到医院,说医药费由他拿。村民们哪能愿意。村支部书记和村主任说,医药费由村里拿。

跟乡亲们聊了一会,二牛话题一转,要跟村支部书记和村主任单独谈谈。村民们这才各自散去,临走时都说中午要请二牛喝酒。

二牛呵呵一笑:“大家放心,我马上就搬回四号沟村住了,咱们以后有时间喝酒!”

几名村干部把二牛领到村支部。众人坐下后,二牛把目光盯住村支部书记和村主任:“你们说实话,皇藏峪煤矿赔偿村民的青苗费,你们为啥不发给村民,却说矿上没发,鼓动村民去闹事,幸亏没出人命,一旦出了人命,上级能不追查?你们谁能负得起责任?”

村支部书记看看村主任,村主任看看村支部书记,他们都低下头,一句话都没说。

约摸两分钟,村支部书记说:“二牛啊,青苗费五年前就给我们村里了,我们几个村干部一商量,把钱存在银行里了,你放心,我们一分钱都没动。我们寻思等村里搬迁时再发给大家,到那时村民盖新房急等着用钱。”

二牛气得直哼哼:“糊涂,你们知道不?你们这样做是违法的,那些钱不是村里的集体财产,那是村民们的私有财产,啥时候塌陷搬迁了,矿上还得赔偿搬迁费,你们操啥心?听我一句话,你们下午赶紧去银行把钱取出来,连本带利一起还给村民,该谁多少给多少,一分钱都不能少,这事一旦被捅出去,你们几个人都得蹲劳改!”

几个村干部吓得面如土色,村支部书记和村主任直擦额头上的冷汗:“二牛,我们现在就去银行取钱。这两天就把钱发给村民们。”

二牛说:“下午去吧,咱们这就去矿门口的思乡饭店摆一场,你们认为这次打架事件就这样结束了吗?皇藏峪煤矿矿长赵春风能善罢甘休?你们不摆一场,他肯定要把这事捅到镇政府,镇纪委一旦插手,你们的事马上就得露馅!到那时,谁也给你们挡不了!”

半小时后,四号沟村几个村干部在二牛的牵头下,跟皇藏峪煤矿矿长赵春风走进了矿门口思乡饭店。

在酒桌上,四号沟村干部信誓旦旦,这两天就把青苗费全部取出来连本带利发给村民,并保证以后绝不跟皇藏峪煤矿发生矛盾。

赵春风做出承诺,他不把四号沟村跟矿上打架的真正原因告诉镇政府,只说是一场普通打架事件。

四号沟村的村干部跟皇藏峪煤矿矿长赵春风握手言和了,这就意味着村民们跟矿工们化干戈为玉帛了。

但是,思乡饭店的老板潘洪却在暗中咬牙切齿,把赵春风恨之入骨,恨不得在饭菜里给赵春风下点老鼠药,把赵春风置之死地而后快。

席间,潘洪给赵春风和二牛倒了一杯酒,委屈地说:“赵矿长,二牛哥,前些日子矿上的工人把我揍得不轻,四号沟村跟皇藏峪煤矿和解了,我跟那几个工人的恩怨并没有结束,他们打了我不能白打。除非他们跪在我面前给我赔礼道歉!”

赵春风一笑:“潘老板,你们个人之间的恩怨,我无权过问,只要四号村的村民不在路上设置障碍就行。闹出后果,自有派出所的人找你们!”

二牛本想发火,转念一想,潘洪呀潘洪,你马上就得哭着过……

   字数:3622

  评论这张
 
阅读(40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