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蔡进步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1994年初中毕业后开始新闻写作,收获甚微。曾在铁路上干过1年养路工。1995年走进淮北煤矿技工学校,三年后毕业无工作。回萧县庄里乡老家务农。1999年7月加入中国共产党。2000年9月走进淮北桃园煤矿,在采煤一线干了五年。,体会到了煤矿的酸甜苦辣。如今,尽管我离开了采煤一线,可我的心仍然留在百米井下,我时刻牵挂着那些百米井下辛勤劳作的工友们。业余时间,我喜欢写点东西,以自娱(现在安徽濉溪县五沟镇淮北矿业袁店一井煤矿综采二区)。

长篇小说《桃花依旧笑春风》第七章1(作者:蔡进步)  

2016-01-07 08:58:2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赵春风在皇藏峪煤矿采煤二区担任区长期间,兢兢业业,严抓安全管理,采煤二区连续五年实现了安全生产,连续五年被矿评为“六好区队”,连续两年被淮海矿务局评为“红旗区队”。区长赵春风五年中先后获得了局五好职工、局劳动模范、市劳动模范、皇藏峪煤矿十大杰出青年、皇藏峪煤矿拔尖人才、矿山功臣等荣誉称号。因工作能力强、业绩突出,五年后,赵春风担任了矿采煤副总,同时兼任调度所长。

 赵春风离开采煤二区后,党支部书记曹建辉担任了区长,副区长彭向阳担任了党支部书记,一队队长李跃军被提拔为副区长。

有人跟李跃军开玩笑,说你徒弟赵春风都当采煤副总了,你才熬上副区长,这不大合适吧?

李跃军呵呵大笑:“这就叫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有啥不合适的?赵春风能当矿长我才高兴呢!”

说归说,笑归笑。担任副区长的李跃军在安全管理上丝毫不敢大意,这是人命关天的大事哪!他更怕因自己管理不善,给徒弟赵春风脸上抹黑。李跃军心中暗想:我跟的班真要哪天出了伤亡事故,我就跳矿西边的鱼塘,我没法向徒弟赵春风交代,更没脸向职工家属交代!

李跃军这么想,区长曹建辉、党支部书记彭向阳也这么想。赵春风在采煤二区担任了五年区长,三年副区长,全区连一起破皮伤都没出现,这不是赵春风运气好,这是他善于管理。一个煤矿干部,无论官职大小,如果不懂管理,只会纸上谈兵,搞形式主义,也许一时不会出事,但是早晚得出事。搞形式主义,只会劳民伤财,给安全生产增添压力,只能惹得职工怨声载道,绝对搞不出啥名堂。

赵春风无论当队长、副区长还是区长,他都把安全摆在第一位。严抓细管,该投入的绝不吝啬,不该投入的一分钱都不乱花。更不搞纸上谈兵的形式主义,那样对职工百害而无一利。赵春风还把职工当成自己的兄弟,能帮助职工办的事,他会尽力去办。像掘进区职工孙春风从采煤二区调往掘进区的事,谁能想到是赵春风帮着办的,不然,孙春风还得在采煤工作面撅着腚攉煤呢。

副区长李跃军、区长曹建辉、党支部书记彭向阳三个人都在走赵春风的路,他们都不搞形式主义,不纸上谈兵,也都把职工当成自己的兄弟。百米井下,三个人从来不故意刁难职工,不给职工增加劳动量,更不在职工面前说话带脏字或者骂人。骂人最伤感情,当再大的官,一旦不知天高地厚,动辄张口就骂人,这样的干部别看耀武扬威,背后不定被多少人骂呢。赵春风最反感的就是在井下骂人,只要他发现队长或副区长在井下骂人,这个队长和副区长轻者得挨训,重了恐怕就得挪挪位。

所以,尽管赵春风不在采煤二区当区长了,可采煤二区的职工一提到赵春风,就不住地夸赞:“赵总这人真好,在他手下干活,再苦再累咱也没有一句怨言!”

赵春风无论在井下还是地面,他从不觉得自己是采煤副总,特殊,高人一等,摆架子。只要见到采煤二区的职工,他总是主动跟职工们打招呼,问这问那,亲的很,职工们有啥话都喜欢跟赵春风说,毫不隐瞒。赵春风一旦到采煤二区回采的工作面,发现哪个地方干得不合适,只要他一声招呼,职工们没有一个带着怨气去干活,他们都把赵春风安排的活儿当做是一种幸运。不像有些领导下井,指手画脚,趾高气扬,一脸严肃:张三、李四,过来!你看你们干得啥熊活儿,你看这柱子栽的,歪扭斜吧的,就你们这种态度,早晚得出事。

越这样,职工心里越反感。你前脚走,职工后脚就得撂挑子,说不定还得骂骂咧咧,根本不会好好按照你的安排去干活。这就是亲民和斥民的区别。这事,赵春风做不出来。

进矿整整十年了,这十年来,赵春风从普通工人、副队长、队长、副区长、区长,一路走来,一直到现在的采煤副总,人生的风风雨雨,生活的坎坎坷坷、酸甜苦辣,煤矿井下的艰难险阻,让他唏嘘不已,感慨万千,他知道,煤矿工人都不易,每一位来煤矿下井的人,背后都有一段不平常的经历,或喜、或忧、或曲折、或动人,即便个人没有,但是他的家庭一定会有。赵春风常常感叹:煤矿工人真了不起,在煤矿井下呆过的人,一旦离开煤矿,还有啥重活干不了的呢?

担任采煤副总后,赵春风喜欢早起跑步。赵春风在高中时是班里的体育委员,喜欢打篮球,尤其善于长跑,学习再紧张,他每天早上都得跑步,风雨无阻。下雨了就在室外走廊下原地踏步跑。走进皇藏峪煤矿后,赵春风这个爱好曾一度搁浅,煤矿井下太累,干了一班活儿,上井后动都不想动,更不要说长跑了,不过每次休班回家,赵春风早上都要到村外公路上跑步。

赵春风在煤矿喜欢早上跑步还有一个原因,他喜欢听矿上的广播。赵春风不但爱好体育,对新闻写作也情有独钟。他在高中时曾经做过记者梦,如果当初考上大学,他就毫不犹豫地选择新闻专业,毕业后去报社当记者。

高中毕业后在家务农时,赵春风喜欢听村中电线杆子上大喇叭里播出的新闻,中央的、省里的、县里的、镇里的,咋也听不够。赵春风有一段时间经常给县广播电台和镇广播站投新闻稿。因此,村中的大喇叭里经常播出赵春风写的新闻,镇里不少人都知道赵春风的名字。赵春风的记者梦一直未曾泯灭。

最近一段时间,赵春风经常在矿广播站听到采煤二区的新闻稿,是一个叫周春风的人写的。赵春风是行家,他认真听了几篇,觉得这些稿子写的相当有水平。

赵春风纳闷了,采煤二区没有叫周春风的呀,难道是其他单位的人替采煤二区写的,这也不是没有可能。矿上对各单位的宣传稿件考核很严,纳入年度党支部工作考核中,采煤单位一个月5篇宣传稿件,完不成的在矿工作会上通报。

采煤二区原先的稿子都是核算员吴明世写的,这个吴明世根本不是写新闻的料,他的心思也不在写稿上,只是为了完成任务,他才不得不写,每次写出的稿子都是大话、套话、空话,也有废话,跟井下实际工作格格不入。

赵春风在采煤二区当区长时,没少说吴明世,可吴明世嘴上答应好好写,却一直都没能写出一篇像样的广播稿,赵春风也泄气了,心说你只要完成矿上的宣传任务就行,再咋说你也不当回事。好在矿上对广播稿要求不高,只要你写的稿子通顺,能把事情说清楚就行。

赵春风心说,我要是矿广播站的编辑,吴明世写的这种稿子,一律扔进垃圾桶,擦屁股都杠腚,还能在广播里播出,能把人家的大牙笑掉。

不过,赵春风也佩服吴明世,他走进采煤二区这十年来,区里的宣传稿件一直都是吴明世写的,月月都能完成矿上的任务,吴明世还连续四年被矿宣传部评为“优秀通讯报道员”,一年被矿评为“十佳通讯报道员”,一年被评为“金牌通讯报道员”。

赵春风不禁哑然失笑:“就吴明世这水平,他咋能被评上这些先进?优秀、十佳、金牌,多么诱人、多么耀眼、含金量多么重的字眼啊,居然能跟吴明世扯上关系?实在让人百思不得其解!”

赵春风每每想到吴明世得到的这些荣誉,都会在心里发出“蜀中无大将廖化作先锋”的慨叹。是啊,《三国演义》中,西蜀刘备的五虎大将关羽、张飞、赵云、马超、黄忠,个个都有万夫不当之勇,百万军中取上将首级如探囊取物。廖化在五虎上将面前,只配给他们牵马,就像岳飞两个马童马前张保马后王横一样。但是后期的西蜀,因为没有大将,只能让廖化当先锋了。

当然,赵春风绝没有嫉妒吴明世的意思,只是觉得凭吴明世的写作水平,居然能获得这么些荣誉,实在是出乎意料。

所以,猛一在矿广播站听到采煤二区有个叫周春风的写出的稿子,赵春风大吃一惊,他不相信采煤二区还有这样的人才,行家伸伸手,便知有没有。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赵春风对写作不外行,他一听周春风的稿子,就知道周春风的写作水平比吴明世高出的不是一点半点,换句话说,吴明世和周春风的写作水平不是一个档次的。赵春风的新闻稿不止一次上过报纸,他知道周春风写的那些稿子,绝对能上《淮海矿工报》,甚至是《淮海日报》。没有两三年的写作经历,不可能写出这样的稿子。话又说回来,像吴明世这种态度,写十年了水平还是一般般,在原地踏步。烂泥扶不上墙。

赵春风思忖:这个周春风啥时候到采煤二区的呢?赵春风一个电话打到采煤二区,区长曹建辉下井了,党支部书记彭向阳接的。

听说赵春风询问周春风的事,彭向阳在电话里笑了:“赵总,你不知道咱矿新招一批采煤工的事?”

赵春风恍然大悟:“智者千虑必有一失,我咋能不知道矿上招工的事,我还知道采煤二区分了二十一名新工人,难道说那个叫周春风的是个新工人?”

彭向阳哈哈大笑:“赵总,你猜对了,这个周春风今年不到二十岁,喜欢写作,我看过他几篇稿子,写的特别棒。我估计你肯定在矿广播站听到他写的稿子了,不然你也不会问起他的。我了解过了,周春风在老家时就喜欢写稿子,他的稿子不但经常在县广播电台播出,而且经常上市报、省报,你说他的水平能不高吗?”

赵春风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照这么说,这个周春风比自己的水平还高,人家连省报都经常上,这是闹着玩的吗?

想到这儿,赵春风大声对彭向阳说:“彭书记,既然周春风这个人才落到采煤二区,你们可得重用哪!”

彭向阳咯咯地笑:“赵总,你放心,我把周春风安排在一队,跟班副区长是李跃军,井下啥活儿轻快,我们就让他干啥活,一定不会亏待周春风的!”

赵春风真替周春风高兴。姜子牙要是没有周文王,他一辈子只能在河边钓鱼。诸葛亮当年要是遇不到刘备,他就会一直在南阳种地。千里马如果遇不到伯乐,那就是一匹普通的马。周春风是一匹千里马,他幸运地遇到了彭向阳这个伯乐。

“彭书记,这个周春风是哪里的人?啥学历?”赵春风这才想起没问周春风的家庭情况。

“周春风是宿城县沱河镇四号沟村的人,初中毕业,听他说他在家写过五年的新闻稿,文学稿也写,是个多面手!”

“四号沟村,咋跟二牛的村名一样?那他咋到煤矿来了,还是采煤队,真是屈才了。我抽空得去会会他!”

“咱们国家这么大,村名一样的太多了,这有啥好奇怪的。我问过周春风了,可他不愿意说自己来煤矿的原因,只是说在农村种地挣不着钱,不好说媳妇。他想在煤矿多挣些钱,等娶了媳妇就不在煤矿干了!他有一个老乡叫周沱河,等两天我问问周沱河,肯定能问出周春风来煤矿的真正原因。”

赵春风笑了:“彭书记,你别费心了,这样不好,暗地里打听一个人的私事不礼貌,我以后当面问问周春风,他愿意说就说,实在不愿意说,那就算了。这样的人不可能是逃犯吧?

彭向阳在电话里笑得几乎喘不过气来。

赵春风有一种预感,这个周春风一定有一段特殊的经历,弄不好也跟我和孙春风一样,为了婚姻才走进煤矿。

赵春风没有想到,两天后,他在百米井下见到了周春风。赵春风只跟周春风聊了几分钟,周春风便一五一十、心甘情愿地把自己的经历告诉了赵春风。

了解周春风的经历后,赵春风唏嘘不已,他仿佛看见自己当年走进煤矿的情形……

      字数:4181

  评论这张
 
阅读(28)|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