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蔡进步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1994年初中毕业后开始新闻写作,收获甚微。曾在铁路上干过1年养路工。1995年走进淮北煤矿技工学校,三年后毕业无工作。回萧县庄里乡老家务农。1999年7月加入中国共产党。2000年9月走进淮北桃园煤矿,在采煤一线干了五年。,体会到了煤矿的酸甜苦辣。如今,尽管我离开了采煤一线,可我的心仍然留在百米井下,我时刻牵挂着那些百米井下辛勤劳作的工友们。业余时间,我喜欢写点东西,以自娱(现在安徽濉溪县五沟镇淮北矿业袁店一井煤矿综采二区)。

网易考拉推荐

长篇小说《桃花依旧笑春风》第八章2(作者:蔡进步)  

2016-01-26 09:18:5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皇藏峪煤矿采煤副总赵春风在井下机巷,听了采煤二区职工周春风讲述来皇藏峪煤矿的原因后,沉吟片刻,他深有感触地对周春风说:“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增益其所不能!春风,希望你好自为之,要想在煤矿干出一番事业,必须到一线去摔打、去锻炼,这对你以后的发展有好处!”

说完,赵春风向工作面方向走去。

周春风呆呆地站在那儿,默默地叨念着赵春风的话,他心里顿时有了主张。

赵春风赶到工作面后,工作面打眼工作已经结束,放炮员正在往炮眼里装炸药,不少组段的职工忙着捣炮泥。

副区长李跃军见到徒弟赵春风,脸上露出了笑容:“赵总,你下来了?”

赵春风笑了:“李师傅,我给你说多少回了,不要喊我赵总,无论到啥时候,我都是你的徒弟,你喊我春风就行了!”

李跃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那哪行?”

赵春风说:“咋不行?别人喊我赵总我没啥说的,你喊我赵总我听着别扭!”

见队长江大勇也在跟前,赵春风自言自语地说:“刚才我在四部皮带机头跟周春风聊了半天,这个周春风是个人才,你们一定得照顾他,给他留时间写广播稿。以后,你们队乃至采煤二区的宣传稿件就靠周春风了!”

江大勇向赵春风走近了两步:“赵总,你放心,我保证把队里最轻快的活儿交给周春风干,绝不让他干体力重的活儿!”

不到一小时,江大勇这个队的所有职工都知道了采煤副总赵春风叮嘱副区长李跃军和队长江大勇照顾周春风的事。

不少人羡慕周春风,也有人说风凉话,朝中有人好做官,看着吧,这个周春风早早晚晚非当队长不可。唉,咱咋就没有这个命呢?

当天下午5点多钟,皇藏峪煤矿广播站里播出了周春风写的一篇消息《采煤二区不让皮带机阻挡原煤外运》。

区长曹建辉听到了,党支部书记彭向阳听到了,副区长李跃军和队长江大勇也听到了,采煤二区不少职工都听到了,他们慨叹,这个周春风真牛,开了一个班的皮带机,竟然能鼓捣出一篇文章来,咱们下井好几年了,咋就写不出来呢?

第二天班前会上,队长江大勇脸上堆满了笑容:“周春风,以后你好好写,争取让咱们队的每一位职工都爬爬电线杆子!”

周春风有点腼腆,他只说了一句,会的。

江大勇安排工作时,依然让周春风去机巷开四部皮带。没想到周春风却说想去工作面扒窑。

周春风的声音不高,却像平静的水面上扔进了一颗重磅炸弹,职工们都睁大了眼睛,他们怀疑自己听错了。放着轻快的活儿不干,却要去工作面扒窑,周春风吃错药了吧?

江大勇愣了一下,提高了声音对周春风说:“你还去机巷开皮带机,以后只要你上班,机巷皮带就由你承包了。”

周春风急得站了起来:“江队长,我不想开皮带了,工分太低,也学不到啥技术,你还是让我去工作面扒窑吧!”

江大勇真不明白周春风这是唱的哪一出,可他又担心采煤副总赵春风知道这件事后熊他。

见江大勇面露难色,周春风接着说:“稿子的事你不用问了,我下班后再写,一篇稿子最多半小时,还得保质保量!”

“好,那你到工作面机头去干吧,机头的条件虽说是整个工作面条件最差的地方,可有郑京在场,只要把老塘的柱子回收完,煤壁挂好梁子,一个班的工作就结束了,跟着郑京干,你得睡半个班!”江大勇一边笑一边叮嘱周春风,在工作面机头干活时一定注意安全。

赶到井下工作面机头,周春风开始跟着老工人郑京一起到老塘回柱。每一个新工人都有正式的师傅,区里还让新工人跟师傅签订了师徒合同,周春风也有正式的师傅,师傅的名字王津,只是师傅生病回家了,听说请了一个月的病假,周春风正打算等两天休班时买点礼物去看看师傅呢。

这次,队长江大勇安排周春风在工作面机头干,他的师傅理所当然就是职工郑京了,郑京是采煤二区一队技术一流的大工,他的技术在整个采煤二区名列前茅,工作面上没有能难住郑京的活儿,

江大勇说的一点不假,工作面机头煤壁顶板破碎,上一个班的职工过顶时,全部用的大笆、木料,基本上没用塘柴。老塘里的柱子也难回,别的组段分了十五六棚甚至超过二十棚,他们四五分钟就能回收掉一棵支柱,可郑京回一棵支柱至少得半小时,不是郑京技术差,机头段煤壁顶板破碎,老塘里也一样,稍微大意一点,掉落的矸石就可能埋住支柱,更有可能推倒棚子。郑京不愧是兔子的爹——老跑手。他每回收掉一棵支柱,都用这棵柱子斜着向老塘侧打成抗柱。

郑京知道周春风内秀,被采煤二区的职工称为“秀才”,有些职工在班前会和井下见到周春风时,都不喊他的名字,而是喊他“秀才”。所以,尽管郑京的技术水平在采煤二区数一数二,可在周春风面前,他从不显摆自己水平高,他觉得队长江大勇能把这个“秀才”分给自己一起干活,那是对他高看一眼。

谁不知道,郑京是采煤二区的大老粗,他小学文化程度,说是小学,其实他根本没上过学,只上过一冬的夜校。郑京弟兄四人,他排行老大,小时后家里穷,没有钱上学,郑京农忙时下地干活,农闲时跟着村里的一个私人建筑队干瓦工,先是垒石墙,盖草房,后来垒砖墙,盖瓦房乃至平房。经过多年的锻炼,郑京的技术几乎练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

农村生活水平提高后,镇里、村里开始重视文化建设。先扫盲,对村里那些不识字的人,晚上集中到村小学校里,由小学语文老师教他们认字,每晚学一小时。郑京干出力的活儿不怕,就怕学写字。好在村里并不考核结果,冬季结束后,其他不识字的村民或多或少都认识了一些字,能读一些小学课文,只有郑京例外,他除了会歪歪扭扭地写出自己的名字,别的字,再也不认识了。

结婚五年后,皇藏峪煤矿刚刚投产,需要大批的煤矿工人,郑京的家离皇藏峪煤矿不到十里地,听说煤矿工资高,郑京报名进矿了。

他在农村学的那些垒房子的活儿,工序跟采煤差不多。郑京学写字不行,可在百米井下的采煤工作面,他的活儿干得漂亮。当初进矿时,他跟师傅干了不到二十天,就能独当一面了。

正因为自己没文化,郑京才对被全区职工称为“秀才”的周春风“另眼相看”,在回收支柱时,郑京一边干一边告诉周春风操作要领,以及为啥要这么干。周春风的悟性很高,一点就透。周春风发现,郑京对他们组段老塘掉落的半圆木料很青睐,一旦发现有木料掉落,他总是想方设法弄出来。这些木料都是其他班的职工在过顶时装上去的,即使不去回收,区里和队里也不会说啥的,毕竟回收木料太危险。可郑京不这样,他对老塘里掉落的木料做到了“块块回收”。

回完老塘里的支柱,见别的组段职工都斜靠在支柱上半躺半卧,闭目养神,周春风以为郑京也得让他歇歇,可没想到郑京却说提前挂梁子。

周春风不解地问:“不是还没放炮吗?咋挂梁子?”

郑京笑了起来:“机头煤壁顶板破碎,必须练练手镐,先挂梁子,挂完梁子再放底炮就行了。”

说完,郑京拎着手镐走到了机头超前棚,瞅了瞅,随后扬起手镐,对着煤壁跟机巷临界的那棵支柱的正前方一下一下地扒了起来。好大一会,郑京扒出了一个梁窝,他用手镐把量了一下。咧着嘴笑了:“秀才,递个梁子过来!”

周春风赶紧从老塘里拽过一个金属铰接顶梁,小心翼翼地递给郑京。

第一个梁子挂好后,郑京又把目光移向机头超前棚最里面的地方,开始用手镐扒梁窝。

周春风见郑京脸上有汗水淌了下来,很不忍心,他对郑京说:“郑师傅,你歇歇,我来扒这个梁窝!”

郑京扭头看了看周春风,又咧着嘴笑了起来:“你不行,你看你的胳膊细的,你的手拿钢笔写文章还行,抡手镐绝对不行。真要让你扒梁窝,万一被江队长看见,他肯定要熊我,弄不好还得扣我的工分。我不累,淌点汗属于正常,一个采煤工一个班下来,不淌一两碗汗水能行吗?”

这次比上次时间还长,终于,郑京喊周春风给他递梁子了。

挂好这个梁子,郑京和周春风到老塘里抬了一块木料,两头搭在煤壁超前棚挂好的梁子上,郑京先用手使劲把木料往煤壁推了推,推不动了,又拿起手镐,使劲砸木料。

几分钟后,他俩又抬了一块木料。这块木料也是搭在挂好了两个梁子上,不过放的位置靠近后面的支柱。郑京喊周春风递一块大笆笆片,摊开了放在两块木料上面,然后让周春风递几块小笆笆片和塘材,把笆片和塘材,用塘材把笆片紧紧地别住在两块木料上。

等这一切刚刚结束,工作面开始放炮了。

周春风和其他工友们走进机巷去躲炮,机巷的链板机、皮带机也开动起来了。

随着一声声炮响,工作面的煤顺着链板机、皮带机一路欢歌笑语,向外面奔去……

工作面的炮断断续续,放了将近一个小时才放完。

周春风走进工作面机头超前棚一看,嘴咧地能伸进一个拳头。他们刚才费了好大的劲挂了两个梁子,垫上了两块木料,还用了大笆,并用塘材把小笆别在木料,一放炮,煤壁的煤所剩无几了,剩下的几个梁子轻而易举地就能挂上,挂上还不需要过顶了,有那两块木料就行了。

挂梁子、攉煤,半小时的活儿。攉完煤,郑京和周春风两个人开始补栽支柱。二十分钟的活儿。这些活儿干完,只等着工作面移运输机了,一旦移过运输机,他们再在运输机机头电机后面补栽几棵支柱,这个班的活儿就干完了,不移运输机,他们没法干活。移运输机,至少得在两三个小时以后。

周春风真不知所措,郑京喊他:“秀才,走,跟我到机巷绞车窝歇着去,没有三个小时,咱们根本干不了活儿!”

坐在机巷绞车窝里,周春风回想着跟郑京一起干活的事情,心中一动,两篇广播稿出来了,一篇人物通讯《百米井下显身手——记采煤二区一队职工郑京》,一篇是消息《采煤二区井下回收复用旧木料》,尽管是腹稿,可这两篇稿子在周春风的脑海里很清晰,他打算好了,上井后马上写出来送到矿广播站。

这两篇稿子在矿广播站播出后,采煤二区的职工没有不佩服周春风的,不少职工跟队长江大勇说,让周春风跟我干吧,我也想爬爬电线杆子!

江大勇呵呵一笑:“别急,我打算好了,让周春风从工作面机头开始干,每个地方干一个星期,下一个地方是机头二节,接下去是三节、四阶,直至工作面机尾!”

一个星期后,周春风果然分到工作面机头二节。二节地段的大工名叫冯沪,周春风发现,冯沪无论在回柱还是挂梁子时,都要认真观察一下顶板,确认无安全隐患时才去干活。冯沪的活儿干得细,细的跟绣花一样。

跟冯沪干了一个星期。周春风写出了三篇稿子,一篇是《冯沪抓安全有奇招》,一篇是《采煤二区严查隐患保安全》,一篇是《采煤二区工程质量标准化创建细在环节》。

采煤二区的职工们再次惊呼,这个周春风脑子里咋有这么多的文章可写,不服高人有罪那!

周春风在采煤工作面干了整整一年。

这一年中,他先后跟陈冀、储豫、魏鲁、蒋晋、沈苏、韩皖、杨浙、高鄂、夏湘、蔡闽、田赣、何黔、吕川、施粤、张桂等人一起干活,跟每一个一起干活,周春风都能跟他们和睦相处。

这一年中,周春风向矿广播站投稿将近二百篇,一篇比一篇精彩。

这一年中,周春风在《淮海矿工报》、《淮海日报》发稿50余篇。

采煤二区的职工们私下议论,周春风估计马上就该当队长了,他在采煤工作面哪是锻炼,那是在镀金。现在一年过去了,区里估计马上就有动作了。

果然不出所料,第二年年初的一天,区长曹建辉和党支部书记彭向阳找到周春风,想让他到三队担任副队长。三队副队长年龄大了,不适合再当队长。

谁知周春风听说区长书记让他当队长,头摇得像拨浪鼓,说啥都不同意,他说自己的目标是写稿子,不想当队长。

消息传出后,采煤二区不少人说周春风写稿子写憨了。其实,周春风脑子一点都不浑,他觉得自己的性格不适合当队长,自己来皇藏峪煤矿的目的是挣钱不假,但这只是其中一个目的,另一个目的是写作。当队长肯定能挣钱,以后会有更大的发展空间,但是那样写稿子的时间就少了,更有可能失去写稿子的机会。

为了自己的爱好,周春风放弃了当队长的机会,他在百米井下采煤一线一干就是五年。

这五年中,周春风饱尝了煤矿的艰辛,亲身体会到了煤矿工人的不易。

这五年中,周春风写出了大量的新闻稿和文学稿。

五年后,采煤副总赵春风当上了采煤矿长,而掘进区的副区长孙春风当上了区长,只有周春风,还在百米井下采煤一线采煤,不过,此时的周春风已经加入了淮海市作家协会,成了矿区小有名气的作家。

周春风的写作一直让采煤二区党支部书记彭向阳牵挂着,不,应该是区长彭向阳。原区长曹建辉两年前调到采煤一区当区长了,党支部书记彭向阳担任了采煤二区区长,副区长李跃军担任了党支部书记,队长江大勇升任副区长。

彭向阳一直纳闷:按说赵矿长五年前就对周春风关爱有加,可他为啥一直暗中告诫我们,让周春风在井下一线锻炼,不然,我和曹建辉四年前就把周春风调到地面担任专职通讯报道员了。彭向阳一个电话打到赵春风办公室。

“赵矿长,我有件事想跟你商量一下!”

“是不是周春风的事?”赵春风在电话里笑了起来。

“赵矿长,你真是诸葛亮啊!你咋知道我为周春风的事?”

“那还用问吗?我看你早就急了,实话告诉你,我这是有意让周春风在井下吃吃苦,锻炼他的耐力的,不深入体验煤矿井下的生活,能有所作为吗?从现在开始,你想咋安排周春风就咋安排!”赵春风在电话里爽朗地笑。

那天,彭向阳和党支部书记李跃军找到周春风,说想把周春风调到地面担任专职通讯报道员,除了负责采煤二区的通讯报道工作,还负责区里所有跟文字有关的工作。

这一次,周春风很爽快地答应了。他说的很轻松,只要有利于我写稿子,让我干啥都行!

当彭向阳谈到采煤矿长赵春风有意让周春风在井下锻炼一事时,周春风淡然一笑:“经历是一种财富。五年前,我在井下机巷开皮带机时,赵矿长就叮嘱我,说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

字数:5280

  评论这张
 
阅读(1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