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蔡进步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1994年初中毕业后开始新闻写作,收获甚微。曾在铁路上干过1年养路工。1995年走进淮北煤矿技工学校,三年后毕业无工作。回萧县庄里乡老家务农。1999年7月加入中国共产党。2000年9月走进淮北桃园煤矿,在采煤一线干了五年。,体会到了煤矿的酸甜苦辣。如今,尽管我离开了采煤一线,可我的心仍然留在百米井下,我时刻牵挂着那些百米井下辛勤劳作的工友们。业余时间,我喜欢写点东西,以自娱(现在安徽濉溪县五沟镇淮北矿业袁店一井煤矿综采二区)。

长篇小说《桃花依旧笑春风》第七章6(作者:蔡进步)  

2016-01-19 09:14:1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周春风自打决定跟好友团结一起干破碎石子的活儿后,每天早上天刚蒙蒙亮,周春风就起床去砸石头。

人勤地不懒。他们早起一会,就能多拉一趟石头,多破碎一些石粉。

四号沟村三面环山,一面临着四号沟。村东有大黑山、大红山,村南有老头泉山、南平山、白米山,村北有银山、簸箕峪,山林面积大,山上乱石头多的是,但是石头最多、最方便四轮车拉的要数黑山山峪沟了。黑山山峪沟里的乱石最多,每年山洪暴发,山上的乱石都会被冲到山峪沟里,石头不算大,大的几十斤,小的三五斤,拉回家稍微用锤砸砸,就可以用破碎机破碎了,省事,比拉那些大石头省劲。

周春风跟团结商量好了,每天早起一会,能多拉一趟就多拉一趟,多拉的石头堆放起来也不碍事,一旦下雨了,咱们照样可以在家里破碎石头。这两年,农民生活水平逐步提高,盖房子不再是草房,而是瓦房、平房乃至楼房,需要大量的石粉,团结和周春风破碎出来的石粉达到了供不应求的地步。

团结在他们破碎石粉的地方搭了一个棚,一是防止破碎机淋雨,二是下雨天他们也能在棚下干活。

每天早上,四号沟村住在团结家附近的村民们还在睡梦中,总能被一阵砸石头的声音惊醒,人们知道,这是周春风在砸石头。尽管砸石头的声音扰得周围的村民无法安心睡觉,可没有一个人埋怨周春风,他们都知道周春风谈的女朋友因两万块钱跟春风不愿意了。春风心里要是不窝火,能拼命去干这出力的活儿。不少人同情周春风,他们仿佛看见周春风穿着单薄的衣服,抡着二锤打石头的情形。也有人埋怨团结,你怪知道享福,在家搂着媳妇睡觉,咋让春风一个人砸石头?其实,团结一开始不知道周春风起这么早去砸石头,他和他媳妇一旦睡着觉,外面打雷了也对他们没有一点影响。几天后,团结才知道周春风早起砸石头的事,他感到很不好意思。劝周春风不要这么早来砸石头,周春风说睡不着。团结一看,只得也早起跟周春风一起砸石头。而后一起开着四轮车去黑山脚下拉石头。

四号沟村一个在煤矿下井的人说,都说煤矿井下的活儿重,可真要跟破碎石子比,煤矿井下的活儿相对要轻快一些。破碎石子确实不是人干的活儿。干了才一星期,周春风就感觉到了,他每天回到家浑身都像散了架,躺到床上就睡着了。他真想放弃这种活儿,可一想到吴桃花问他要两万块钱的事,周春风就咬紧了牙关,再累也得坚持下去。

一个月过去了,周春风慢慢适应了这种单调、枯燥、繁重的活儿。

不过,周春风也瘦了,白皙的面容变得有点黝黑。

第二个月,周春风在干完活以后,又开始写作,不仅写文学稿,也写新闻稿。

年底,周春风在镇广播站发表新闻稿88篇,在县广播电台发表新闻稿72篇,在淮海日报发表新闻稿24篇,在安徽日报发表新闻稿6篇,同时在淮海日报副刊“沱河流韵”发表诗歌、散文、小说38篇。粗略算了一下,周春风一年得到稿费608元,镇政府奖励2000元,加上破碎石子的7000多元,一年收入近万元。这些钱除去日常生活费、人情礼节,周春风存了5600元。周春风心说,照这样干,干四五年,手头上就能存两万多块钱了。收入有了,可周春风的体重直线下降。由原来的146斤,降到108斤,脸上身上几乎没有肉,用瘦骨嶙峋一词来形容恰如其分。用村民们的话说,周春风的脸跟刀刻的一样。周春风1.75米的个头,体重才108斤,走起路来就显得弱不禁风,风大一点,都能把周春风吹倒。

第二年年初,团结的媳妇把表妹梅芳介绍给了周春风,两人相处一段时间后,决定在五一结婚。

周春风把手头的积蓄全部拿了出来。梅芳家的条件不高,把石墙草房推倒,盖三间瓦房就行,如果周春风有能力,可以再盖两间厢房,拉上墙头院。

四号沟三面环山,山上石头多,用石头盖房拉墙头院很方便,也不要花多少钱。

周春风说,盖,院墙也拉。梅芳是个好姑娘,不像狗日的吴桃花要这要那。人家提的条件不高,咋不答应呢。

房子盖好后,一算账,欠了两千多块钱。周春风愁了,光把房子盖好了,家具一件都没买,这可咋办?要知道这样,我就不盖厢房,不拉院墙了。

正当周春风为钱发愁时,好友团结来了,他对周春风说:“钱的事你不要问你,花多少钱你只管开口,我借给你,只要咱弟俩好好干,不出一年,你就能还清这些账。”

离婚期还有一个月,周春风的新房也布置的差不多了。他每天除了跟团结一起破碎石子,仍然写新闻稿,写文学稿。

有一天黄昏时分,周春风正跟团结往车上装石粉,打算给邻村一户人家送去。村党支部书记走了过来,他笑着对周春风说:“我前几天到镇里开会,镇党委书记盯着你呢!他夸你是个人才,听他话的意思,可能想让你去镇里专门写稿子!”

周春风一笑:“只要镇里给钱,我搁家里照样写!”

支部书记说:“那不一样,你要是在镇里上班,前途不可限量!”

周春风不以为然:“写稿子能有啥前途?还不如出力拉两车石头破碎石子卖钱实惠!”

支部书记哈哈大笑:“春风,你真不适合干这种出力的活儿,你天生就是耍笔杆子的料!”

那天,周春风跟团结正在紧张地破碎石子,团结的媳妇哭着跑了过来:“团结,春风,你们别干了,俺表妹梅芳死了!”

说着,她两手捂住脸,嚎啕大哭起来。

“你说啥?梅芳咋了?”团结两眼瞪得一般大,立即停下破碎机。

“梅芳死了!”团结的媳妇泪如雨下。

“梅芳死了?”周春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你个熊女人瞎扯啥?梅芳前天还来问春风穿多大码的皮鞋呢,你再胡扯我揍死你!”团结瞪着眼,一脚把媳妇踢翻。

“嫂子,你说梅芳死了?这是真的吗?”周春风浑身哆嗦起来。

“是真的,我刚才去沱河镇赶集,碰到俺表妹庄上的一个人,那人说一个小时前,俺表妹骑着自行车打算来给你送皮鞋,在她们村口的一个池塘边,看见一个小女孩掉进池塘里,她便跳进池塘救人,她把小女孩推到岸边,自己却沉了下去。等村里其他人把梅芳捞上来,她已经没有命了!”团结的媳妇说完,泪如奔泉。

周春风好像听到一个炸雷响在耳边,他一屁股坐在地上,喊了一声梅芳,顿时昏死过去。

团结和他媳妇一边哭,一边呼喊着周春风。好半天,周春风才苏醒过来,他的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咋也止不住。他为未婚妻梅芳流泪,这么好的一个女孩子,咋说没就没了呢?

周春风边哭边说:“梅芳啊,你给我送啥皮鞋?你要是不给我送皮鞋,能碰到这种事吗?我穿啥皮鞋,不就结个婚吗,弄个布鞋穿着不行吗?这可好,为了一双皮鞋,让梅芳失去性命。”

周春风后悔地用手直抽自己的脸。随后就病倒了,两天没吃没喝也没睡,两个眼珠动也不动,只是呆呆地盯着屋顶。

无论谁劝,周春风都不吱声,像傻了一样。

第三天早上,团结和他媳妇来了,见周春风还躺在床上,谁来了也不理。团结气得狠狠地给了周春风两个耳光:“春风,梅芳今天出殡,你不去看看她?不去送他最后一程?”

周春风的眼泪涌出双眼,他哀嚎一声,一下子坐了起来,任凭眼泪往外涌。

他们先去镇上给梅芳买了花圈、烧纸。半个小时后,周春风和他爹娘跟着团结两口子,骑着自行车赶到了梅芳家。

梅芳村里的人知道周春风听说梅芳出了意外,病倒在床上,人们唏嘘不已。今天,当他们看见周春风和他爹娘一起赶来,尤其是看见周春风那憔悴的面容,红肿的双眼,人们不住地摇头叹息。

周春风脚步蹒跚,一步一挪地走进梅芳家的院子。看见梅芳的爹娘时,周春风紧走几步,双膝一软,跪在二老面前,泪如雨下:“叔,婶子,这到底是咋回事?”

梅芳的爹娘老泪纵横:“春风啊,都怪我们没看好梅芳,你打我们吧!”说着,二老以头触地,同时用手抽打自己的脸。

周春风一见,赶紧拉住梅芳的爹,周春风的爹娘忙去拉梅芳的娘,几个人抱在一起,哭成一团。

哭了一会,他们才止住悲声,周春风哽咽着说:“叔,婶子,梅芳不在了,以后,我还得到这儿来,我想认你们二老做干爹干娘,不知你们能不能答应?”

梅芳爹娘的眼泪又下来了:“春风,我们答应你!”

几分钟后,周春风跪在梅芳的灵柩前,眼泪又不争气地涌出双眼。

埋葬梅芳后,周春风再次病倒,这次得病,周春风在床上躺了将近一个月,不管咋吃药、打针,病就是不见好,而且,周春风面色蜡黄,一点血色都没有。

这一个月中,团结两口子几乎天天来看周春风。

这一个月中,梅芳的爹娘隔三差五地来看周春风。

这一个月中,周春风的爹娘没少了落泪。

是啊,眼看就要结婚了,未婚妻却意外身亡,搁谁谁能受得了?

月底的一天,沱河镇委副书记、镇长、党委宣传部部长一行人来到周春风家,他们告诉周春风,镇里已向县里给梅芳申报“见义勇为”奖,县里打算把梅芳救人的事申报全省十佳精神文明事迹。另外,镇政府原先的宣传报道员调到县里担任县委书记的秘书了,现在镇政府缺少一名宣传报道员,经镇党委研究,决定聘任周春风担任镇党委宣传部宣传员,希望周春风的病尽快好起来,早一天到镇里上班。

周春风其实没啥病,只是精神上受了刺激。梅芳的突然离去,对周春风的打击太大了,精神支柱失去了支撑,他能不病倒吗?药物对他的病情能起到作用吗?

这次,听说镇里给梅芳申报了“见义勇为”奖,县里还向省里申报全省十佳精神文明事迹。这也算对得起九泉之下的梅芳了。想到这儿,周春风鼻子一酸,放声大哭起来。周春风足足哭了十多分钟,才止住悲声。

“春风啊,人死不能复生。梅芳地下要是有知,她不会希望你是现在这个样子。你要振作起来,不然,你爹娘和梅芳的爹娘都不会安心的。好好养病,希望你能早点到镇里上班,沱河镇的宣传报道以后就靠你了!”镇委副书记语重心长地说。

周春风擦了擦眼泪,他对镇委书记说:“等梅芳烧过‘五七’纸,我就去镇里上班!”

几天后,该给梅芳烧“五七”纸了。周春风和团结夫妻俩一起赶到梅芳坟前,想起以前自己跟梅芳相处的一幕幕,如今竟阴阳两隔,周春风的眼泪涌出了眼眶,低落在梅芳坟前。

回到家以后,周春风竟然收到前女友吴桃花从宿城县糖业制品厂寄来的一封信,信中说从周春风在县城的文友那儿得知,周春风要去沱河镇宣传部上班了,又听说周春风的未婚妻梅芳为救人失去了性命,吴桃花想跟周春风重归于好。

周春风简直气疯了,没等把信看完,他三下两下就把信撕了,扔在地上,还狠狠地跺了几脚。周春风咬牙切齿地骂:“吴桃花,你真不要脸!你要早跟我结婚,我哪能认识梅芳?我不认识梅芳,梅芳能为了给我买皮鞋、送皮鞋在村口跳下池塘救人淹死吗?你还想跟我重归于好,做梦去吧!我这辈子不结婚,也不会要你这种货!”

气归气,周春风还是给吴桃花写了一封回信。在这封信里,周春风充满了对未婚妻梅芳的深深地怀念和爱恋,充满着对吴桃花无比的愤恨和鄙视,周春风在信里把吴桃花骂得狗血喷头,损得一文不值。

吴桃花收到周春风的信后,先是一喜,读后差点跳了制品厂附近的环城河。她恨透了周春风,恨不得手持利刃,夜袭四号沟村,把周春风一家人全部放倒。

周春风咋也没想到,一个月后,他竟然在宿城县跟吴桃花不期而遇……

字数:4256

  评论这张
 
阅读(10)|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