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蔡进步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1994年初中毕业后开始新闻写作,收获甚微。曾在铁路上干过1年养路工。1995年走进淮北煤矿技工学校,三年后毕业无工作。回萧县庄里乡老家务农。1999年7月加入中国共产党。2000年9月走进淮北桃园煤矿,在采煤一线干了五年。,体会到了煤矿的酸甜苦辣。如今,尽管我离开了采煤一线,可我的心仍然留在百米井下,我时刻牵挂着那些百米井下辛勤劳作的工友们。业余时间,我喜欢写点东西,以自娱(现在安徽濉溪县五沟镇淮北矿业袁店一井煤矿综采二区)。

网易考拉推荐

长篇小说《桃花依旧笑春风》第七章3(作者:蔡进步)  

2016-01-14 08:26:4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周春风自幼喜欢听故事,打他记事起,他总是缠着爹给他讲故事。每晚,他都在爹的故事中进入梦乡。

周春风上小学时,对语文情有独钟,喜欢背课文,喜欢写作文,更喜欢中午放学回家后在收音机里听评书。他最喜欢听《西游记》,稍大一点时又迷上了刘兰芳的评书,比如《杨家将》、《杨七郎打擂》、《岳飞传》等。

谁都没有想到,初中二年级时,周春风竟然在《辽宁青年》上发表一首诗歌《遥想淮海战役》,凭借这首诗,周春风一举成名,在整个沱河镇乃至宿城县,写诗的人没有一个不知道周春风的。

因痴迷文学,周春风在中考时毫无悬念的落榜了。不少人为他惋惜,有人劝他再复读一年。考虑到家庭经济的困难,周春风选择了务农。

周春风有一个哥哥,一个姐姐,哥哥姐姐都已成家。按说,只有周春风一个人上学,爹娘能供养起。可是,爹娘身体都不好,整天需要吃药,一年种地的收入,除去人情礼节,平时花销,家里根本没有存款。复读一年的学费不贵,180元,可这对周春风的爹娘来说,难,向亲戚朋友借,借不来。不是人家没有钱,而是怕你借了还不起。

周春风不愿意复读,爹娘也没说啥。自己供不起儿子上学,那又有啥办法。反正不能去拦路抢劫,更不能去抢银行。

爹打算好了,暂时让周春风跟着他到地里干农活,锻炼年把半年,就让周春风去学木匠,一旦学会了木匠活儿,以后就是一项吃饭的门路,找媳妇也不愁。当然,周春风不知道爹的想法。他只顾干农活,回到家里就写诗。不到半年时间里,周春风创作出《一树桃花》、《问斜阳》、《牵牛花》、《犁地》、《播种》、《田埂》、《割麦》、《打场》、《红芋》、《树荫下》、《眺望沱河》、《晚霞中的沱河》、《邻居阿旺》、《迎亲路上》、《陪嫁》等几十首充满着泥土气息的诗歌,其中十余首发表在市报《江淮报》副刊“沱水流韵”上,《迎亲路上》发表在《星星诗刊》上。

在田间锻炼半年后,周春风被太阳晒黑了,身体也壮实了,俨然成了一个壮劳力。没等爹把他送去学木工活儿,周春风的一个文友找上门,文友说宿城县一家糖业制品厂缺少一名文秘,月工资600元,问周春风可想进厂当文秘。文友半开玩笑说,这家糖业制品厂里的女工多,其中不乏俊美的姑娘,你真进厂了,还愁找不到媳妇?

周春风沉思不语,他倒不是想在制品厂里找个媳妇,他在想自己写诗的事情。真要能进厂担任文秘,厂方肯定得给他安排一张办公桌,这不更利于写诗吗?

于是,周春风很爽快地答应了。

那位文友是周春风过命的好友,临回县城之前,他对周春风说:“春风哥,咱弟俩关系不错,我听说制品厂招一名文秘,第一个就想到你。你的文采那么好,担任文秘那是屈才,不过,这是一个跳板,以后一旦有好的差事,你再离开制品厂。春风哥,记住,你明天上午9点以前必须赶到厂里报到。千万别去的太晚,第一次得给厂领导留个好印象。明天你去厂里时,还得带300块钱,其中100块钱押金、100块钱给你制作厂服、100块钱伙食费,以后每月的伙食费从工资里扣除。”

送走文友后,周春风把制品厂招工的事告诉了爹娘,爹娘喜得合不拢嘴,可听说得交300块钱押金,爹娘脸上顿时没了笑容。

爹说:“家里还有二十多块钱,等晚黑吃饭时,我到别人家借去!”

周春风说:“看咱家这种情况,哪能借到钱,谁肯借给咱钱?”

娘说:“要不,明个到集上把咱家的猪卖了!”

周春风连连摇头:“那哪行,咱家的猪才多大,还得半年才能够秤,这会卖太吃亏了,况且明个去卖也来不及了,我明个早上就得坐车去城里。”

爹说:“实在没办法,我去你哥家借去,你哥昨天刚卖猪,听说卖了八百多块钱。借三百块钱他还能不给?”

周春风眼睛一亮:“爹,你在家歇着吧。这是我的事,我亲自问俺哥借去,亲兄弟明算账。你去借,这账到时候还得算到你身上。爹借儿子的钱,不还也行,咱别让俺哥嫂害怕。我去借,到时候这账我还。”

夜幕降临后,周春风赶到哥家,哥嫂正在吃晚饭,煤油灯发出微弱的光,看不清哥嫂的表情。

“春风,这会来有事吗?”哥一边吸溜吸溜地喝面条,一边问周春风。

周春风知道哥哥不当家,他把目光转向嫂子:“嫂子,我想问你们借三百块钱!”

嫂子像被蝎子狠狠地蛰了一下,手中的碗差点掉落在地:“啥?你问俺借三百块钱?你借三百块钱干啥?”

嫂子一连用了三个“问号”,好像这钱已被周春风拿在手中一样。

“一个文友给我在县城里找一份工作,需要三百块钱。”周春风激动地说。

“三百块钱能找到工作?哄憨子憨子也不相信,你到时候被人卖了还得帮人家数钱!”嫂子一阵连珠炮,轰得周春风无地自容。

周春风跟嫂子说了好长时间,无论咋说,嫂子就是不愿意借给他三百块钱,一分钱都不借。理由只有一个,你借这三百块钱,就等于扔水里了。

周春风赌咒发誓说:“就算被骗,这钱我早晚得还给你们!”

最后,周春风差点给嫂子跪下了,嫂子就两个字:不借。

周春风见再呆下去也没有意思了,嫂子不愿意借给他钱,他又不能去抢去夺,再说周春风也不知道哥哥的钱放在哪儿。

周春风的眼泪在眼圈里打转,如果再不走,眼泪非流下来不可。周春风一转身,迈步离开了哥家。

一阵晚风从脸上轻轻地吹过,周春风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感,眼泪夺眶而出。他浑身无力,身子软软地靠在路边一棵梧桐树上,用手捂住自己的嘴,不让哭声传出来。

约摸四五分钟,周春风才止住悲声,他用手擦擦眼泪。扶着树站了起来,脚步踉跄地向自己的家走去。

刚走几步,身后传来一个声音,不高,但很清晰:“春风,春风……

周春风一听,是哥哥的声音,他赶紧停住脚步,扭头回望。真是哥哥。

哥哥走得很急,走近周春风后,哥哥愧疚地说:“春风,你别怨哥。我家里有钱,别说三百块钱,五百也有,昨天刚卖了猪,卖了886块钱,可我不当你嫂子的家,你嫂子不愿意借给你钱,我也没办法呀!”

听了哥哥的话,周春风的眼泪几欲流下。他把眼泪瞪回眼圈,哥既然把话说到这份上了,自己还能说啥?哥哥确实不当家,自己咋能让哥左右为难?

想到这儿,周春风对哥哥说:“哥,你回去吧!钱的事我自己再想办法!”

“你有啥办法?”哥哥叹息着。

“我到城里问朋友借!”周春风催促哥赶紧回去,时间长了嫂子别起疑心。

哥哥突然把右手伸向周春风:“春风,这是十块钱,你别嫌少,拿着吧。明个坐车,除去两块钱的车票,剩下的你还能买点别的。”

周春风心里一翻个,心如刀绞:“哥,这钱我不要,要是嫂子知道了,你俩又得吵架!”

哥哥小声说:“春风,你嫌钱少啊!这钱你嫂子不知道,你别磨叽了,赶紧回家吧。记住,到城里找到工作后,一定要好好干,吃口馒头堵口气!”

周春风心里一阵悲痛,这就是哥啊,骨肉亲情,一奶同胞。钱不在多少,那是哥的一片心意,一份牵挂,一种亲情,一丝无奈。周春风接过哥哥手里的钱,紧紧攥在手里,转身迈步向家的方向奔去。

赶到家里时,爹娘都没吃饭,他们在等着周春风。

“你哥借给你钱了吗?”娘问。

“没有!”周春风的声音小的几乎连他自己都听不见。

“啥?你哥没借给钱?我找他去,王八羔子,可有一点一个娘的味了?”爹吼了起来。

“爹,你别咋唬了,俺哥不当家你不知道吗?你要是想让他俩打架,你就去找他们!”周春风声音不高,却像刀子一样剜着爹的心。

爹长叹一声:“唉!怪不得人都说种不好庄稼一季子,娶不好媳妇一辈子。这辈子,你哥算是栽在你嫂子手上了,咋能这样?”

周春风安慰爹娘:“明个到县城后,我找朋友借去,俺哥刚才追我到半路,给我十块钱,够我单趟的车票钱了,剩下的钱还能吃两天饭呢!”

爹说:“我已经料到你嫂子不大可能借给你钱,所以我去你河叔家一趟,你河叔卖麻花攒了几个钱,听说你要去县城上班,他把所有的积蓄都给我了,总共86块钱。回来的路上,我又碰见你沟叔,他经常走村串户给别人剃头,手里也有两个钱,这不,听我说你要进城上班,他借给我104块钱,两下一凑正好二百块钱。你到城里后,再借一百块钱就管了!”

当晚,周春风把借来的钱数好捆好,这些钱有的十元一张,有的五元一张,多数一元一张,也有一毛一张的,一共二百元。

周春风思忖:河叔和沟叔借给我二百块钱,剩下的一百块钱我到哪弄去?思来想去,他猛然想出一个绝妙的办法,不禁喜上眉梢,这一百块钱有着落了。

第二天早上五点多钟,娘就起床了,给周春风煮了十来个鸡蛋,又熥了两个好面馍。

周春风起床后,没吃馍,也没吃鸡蛋。他拿了一个馍,又拿了两个鸡蛋,装进一个塑料袋。

娘问,你咋不吃饭。周春风一笑,到路上再吃,这会吃不下去。

爹骑着那辆除了铃铛不响其它地方都响的破旧自行车,一路吱吱呀呀地把周春风送到沱河镇,镇上有班车去县城,一小时一趟。

不到八点,周春风就赶到了县城,他没去那家糖业制品厂,而是向县医院走去。周春风昨天晚上在家想出了一个绝妙的办法,那就是到县医院卖血,他和哥哥都是O型血,万能输血者。周春风听说了,抽一次血至少能卖一百块钱。自己年轻力壮,卖一次血也无所谓。不到走投无路的地方,周春风咋又能来卖血呢!可不卖血这一百块钱到哪弄去?只能来卖血,暂时度过眼前这一关吧!

周春风很顺利地去抽了血,得到了一百块钱。拿着卖血得来的一百块钱,周春风心里很不是滋味,有一线希望,他也不能走这步路。

周春风离开抽血地点,突然觉得肚子疼痛不已,他赶紧去找厕所。

大约二十分钟,周春风才从厕所里出来。这时,他感觉到饿了。

见前面五米处有一排凳子,周春风走过去坐了下来,掏出塑料袋里的鸡蛋和馍馍,吃了起来。

吃着吃着,周春风猛然一抬头,愣住了,他看见哥哥从抽血室走了出来,哥哥的左胳膊撸得老高。

“俺哥,你咋来县医院里?”周春风站了起来。

“春风,你不是去糖业制品厂上班了吗?你到县医院干啥?”哥有点吃惊。

“哥,我还差一百块钱,所以就来县医院抽血卖,我的钱已经凑够了。”周春风嗫嚅着,他本来不想说,可不给哥说实话,又觉得对不起哥。

“春风,你年纪轻轻的,咋能抽血卖?”哥气得浑身乱颤,吼了起来,恨不得把弟弟拉过来狠揍一顿。

“哥,你这是咋了,病了吗?”周春风见哥生气了,连忙岔开话题。

“给,这是我卖血的一百块钱!昨个黑来你到我家借钱,你嫂子不愿意借给你,我又不当家。我想了一夜,这才决定到县医院卖血帮你一百块钱。我早晨四点就起床了,骑着自行车来的。我怕你嫂子起疑心,还特意邀上坡哥,我给你嫂子说俺俩到城里看能不能找份临时工干干,你嫂子信了,还给我二十块钱!”哥说得很轻松,可周春风的眼圈却红了。他做梦也没想到,家里有钱却不当家的哥哥,为了帮自己的弟弟一百块钱,竟然瞒着自己的妻子来城里卖血,这样的哥哥到哪里找去?

这次,周春风没有拒绝哥哥,他接钱的手哆嗦起来,周春风知道,这不是普通的一百块钱,这是哥哥用自己的鲜血换来的一百块钱。人都说,亲情血浓于水。周春风手里攥着的,的的确确是血,是哥哥刚刚抽掉卖给医院的血,是一辈子也割舍不掉的亲情,有这种亲情护佑着自己,以后再苦再难又有啥可怕的呢?

“哥,你放心,这钱我上班开了工资就还你!”周春风哽咽着,眼里蓄满了泪水。

“还啥还,你要真还这一百块钱,这事不就露馅了,你嫂子知道了能轻饶我?我说过了,这一百块钱是我帮你的,只要你好好上班,就是对哥最好的回报!你赶紧去糖业制品厂吧,我也该走了,坡哥在医院外面等着我呢!”哥说完,一脸灿烂地笑,走了。

周春风呆呆地站着,一直看不见哥哥的身影了,他才擦干眼泪,迈开脚步,向医院外走去……

字数:4490

  评论这张
 
阅读(1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