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蔡进步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1994年初中毕业后开始新闻写作,收获甚微。曾在铁路上干过1年养路工。1995年走进淮北煤矿技工学校,三年后毕业无工作。回萧县庄里乡老家务农。1999年7月加入中国共产党。2000年9月走进淮北桃园煤矿,在采煤一线干了五年。,体会到了煤矿的酸甜苦辣。如今,尽管我离开了采煤一线,可我的心仍然留在百米井下,我时刻牵挂着那些百米井下辛勤劳作的工友们。业余时间,我喜欢写点东西,以自娱(现在安徽濉溪县五沟镇淮北矿业袁店一井煤矿综采二区)。

网易考拉推荐

随笔《爷爷的枣树》(作者:蔡进步)  

2015-09-26 15:35:0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随笔《爷爷的枣树》(作者:蔡进步) - 蔡进步 - caijinbu5566的博客

 

进入9月份,我居住的袁店一矿单身宿舍一号楼和二号楼之间的十多棵枣树挂满了枣儿。枣儿没成熟的时候,好像一颗颗珍珠挂在树上,直晃人眼。

我居住的二号楼107房间门前不到十米,便有一棵枝叶茂盛的枣树。枣儿慢慢变成的过程中,我经常能看见有人去摘树上的枣。每次看到有人去摘枣儿,我眼前总会浮现出小时候爷爷给我送枣的一幕幕。

我父亲有两个哥哥。我的大伯父七个儿子,三个女儿。我二伯父四个女儿,三个儿子。我有三个哥哥,三个姐姐。这样算起来,我爷爷共有14个孙子,而我是爷爷14个孙子中最小的一个。

我家和二伯父家住在小村西头公路边,而大伯父一家人住在离我们家一里外的村中,因为我们村坐落在皇藏峪西山脚下,越往上地势越高。 

我记事的时候曾经听父亲说过,爷爷当初想在大伯父居住的地方给父亲和二伯父盖两处房子,父亲和二伯父考虑大伯父儿子多,以后需要盖房子的地方肯定多,便把那一大片地方让了出来,而是到一里外的村西路边居住。爷爷也没勉强,他留在了大伯父居住的地方。

爷爷当时放了一群羊。其实,爷爷只有四五只羊,其它的羊都是村里人的,他们把羊交给爷爷放,每年给爷爷买些礼物。另外,羊粪留给爷爷做肥料用,爷爷有一个很大的羊圈,能盛很多羊,爷爷就在羊圈门口盖了一间不大的草房。我的奶奶很早就去世了,爷爷便住在那间小草房里,守着一圈的羊。

大伯父居住的地方,房前屋后种植了十多棵枣树,那些树不大,树干只有大人的胳膊粗细,也不高,三四米高的样子,是爷爷的父亲留给爷爷的,每到秋季,树上便挂满了枣儿,白白的,比溜蛋大,形状像村头麦场里的石磙,不过比石磙要小几百倍。枣儿长大的时候,便会有人在远处偷窥这些枣树,尤其是枣儿变红的时候,让人看了眼馋的直流口水。

爷爷不到山上放羊的时候,便会坐在枣树不远处的地方看着树上的枣儿,防止有人去偷。

记得有一年秋季枣儿变红的时候,我和二伯父的小儿子毛子哥一起赶到大伯父居住的地方,打算摘些枣儿吃,那些红红的枣儿太馋人了。

当我们赶到那十多棵枣树下,大伯父家没有一个人看着,爷爷也不在跟前。

见我们在树下仰着头往树上瞅,却不敢爬到树上去摘枣,大伯父的邻居立华哥笑着说:“你们想吃枣咋不爬到树上去摘?”

毛子哥担心地说:“俺大爷逮住了咋办?”

立华哥朗声大笑:“你俩想多了,虽说大爷跟你们分家了,可他也不会在乎你们俩吃几颗枣,你们是他的亲侄子,他会逮你们?”

听立华哥一说,我们觉得有道理,便像猴子一样迅速爬到枣树上。

立华哥叮嘱我们俩小心点,可别失足掉到树下,说完他就走了。

我和毛子哥在树上摘一颗枣儿吃一颗,吃了好大一会,又开始摘枣儿往褂子和裤子口袋里装。

我们快要装满几个口袋的时候,猛然听见有人大声咋呼:“谁在树上?”

我吓了一大跳,差点失足从树上跌落下去。毛子哥此刻已经从树上出溜到树下,还摔了个趔趄。

话到人到,我定睛一看,喊话的是爷爷,这才放心。

爷爷一看是毛子哥,走过去摸摸他的头,关切地问:“摔着没有?”

“没有!”毛子哥怯生生地看着爷爷。

“树上是谁?”爷爷问毛子哥。

“是进步!”毛子哥不敢看爷爷。

“进步,赶紧下来!别掉下来摔着了!”爷爷紧走几步来到我爬的那棵枣树下,仰着脸朝我喊了起来。

等我到了树下。爷爷看了看我,先摸了摸我的头,好像不认识我似的,又看了看毛子哥,后怕地说:“这多危险,以后你们可别再来了,万一从树上掉下来摔着了咋办?赶紧回家吧!”

回到家后,我没敢跟父母说,毛子哥也是,我们怕父母训斥。

三天后的一个黄昏,我和毛子哥正在院中玩耍,猛一抬头,见爷爷拄着拐棍走进院子。

我们吓了一大跳,爷爷怕不是来告诉父母亲我们前天去爬树偷枣的事吧。

我和毛子哥呆呆地看着爷爷,我的心跳得厉害,估计毛子哥也一样。

我俩正不知所措,爷爷已走到我们跟前。爷爷满面笑容,他站住后,竟然从口袋里掏出一把红枣,爷爷把枣儿递给我,又掏出一把递给毛子哥。

“吃吧,我用棍子刚从树上打下来的!”爷爷依然满面笑容。

从那以后,爷爷隔三差五便会给我们送来一些红枣,一直送了好几年。

在我上小学一年级的时候,爷爷因病去世了。

爷爷去世后,我和毛子哥再也没去大伯父家那几棵枣树上摘过枣儿。

三十多年后的今天,在袁店一矿我所居住的宿舍门口,再次看见枣树,看见树上那一颗颗像红灯笼似的枣儿,我不由地想起爷爷给我和毛子哥送枣的一幕幕。

三十多年过去了,我依然记得爷爷送枣的事情,可却记不得爷爷的模样了。我不知道,如果爷爷九泉之下有知,他会不会怨恨自己的小孙子忘恩负义呢!我想,爷爷一定不会的!

 随笔《爷爷的枣树》(作者:蔡进步) - 蔡进步 - caijinbu5566的博客

 
随笔《爷爷的枣树》(作者:蔡进步) - 蔡进步 - caijinbu5566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