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蔡进步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1994年初中毕业后开始新闻写作,收获甚微。曾在铁路上干过1年养路工。1995年走进淮北煤矿技工学校,三年后毕业无工作。回萧县庄里乡老家务农。1999年7月加入中国共产党。2000年9月走进淮北桃园煤矿,在采煤一线干了五年。,体会到了煤矿的酸甜苦辣。如今,尽管我离开了采煤一线,可我的心仍然留在百米井下,我时刻牵挂着那些百米井下辛勤劳作的工友们。业余时间,我喜欢写点东西,以自娱(现在安徽濉溪县五沟镇淮北矿业袁店一井煤矿综采二区)。

网易考拉推荐

蔡进步长篇小说《桃花依旧笑春风》第一章1  

2015-09-01 12:18:1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内容简介

相城县闸河镇龙岗山村男青年赵春风跟邻村女青年钱桃花定了婚。谁知结婚前一天,钱桃花因向赵春风索要六百元的上车礼未果,恼羞成怒,断然悔婚。时隔不久,钱桃花跟邻村村支部书记的儿子结了婚。赵春风一怒之下,离开了龙岗山村,到了百里外的皇藏峪煤矿,当了一名采煤工人。每次回老家遇到钱桃花时,钱桃花都讥笑赵春风,笑赵春风走投无路下了煤窑,这一笑就二十年……

无独有偶,龙城县倒流河镇天门山村男青年孙春风经媒人介绍,跟邻村女青年李桃花定了终身。婚前,因一台洗衣机没买,李桃花大发雷霆,毅然跟孙春风断了“姻缘”。孙春风一跺脚离开了天门山村,走进皇藏峪煤矿,成了一名掘进工人。孙春风每天下井,累得跟狗一样,就差没吐舌头了。因为这,李桃花讥笑孙春风,一笑就是十五年……

宿城县沱河镇四号沟村青年周春风女友吴桃花谈了三年,眼看快要结婚了,因吴桃花索要两万元彩礼,两个人的婚姻走到了“尽头”,周春风无奈之下走进了皇藏峪煤矿,成了一名采煤工人,周春风打算在煤矿“财源滚滚”,没想到却被吴桃花嘲笑了整整十年……

山不转水转。二十年、十五年、十年后的某一天,当年的妙龄女郎钱桃花、李桃花、吴桃花成了半老徐娘,她们竟在皇藏峪煤矿跟矿长赵春风、区长孙春风、作家周春风不期而遇。三位桃花见到三个事业有成的春风后,脸上略过的依然是笑,这笑容里酸甜苦辣咸皆有……

这篇小说塑造了赵春风、孙春风、周春风三个不同年龄段的农村青年的形象,尽管他们在婚姻失败后无可奈何地走进了煤矿,但是他们并没有灰心丧气,而是扎根煤矿,发挥着自己的聪明才智,默默地为煤矿奉献着自己的青春,最终在煤矿有了一席之地。小说中的赵春风、孙春风、周春风是当今农村先进青年的典型代表,亦是当今煤矿先进职工的典型,在他们身上体现的是煤矿工人顽强拼搏、勤劳能干、吃苦耐劳的精神风貌。

小说预计20万字,共分十章,计划4个月完成。

第一章

1

闸河水流到相城县城东南十里处,拐了一个急转,河水停也没停,便马不停蹄,日夜不停地向东流去。

在急转的怀抱中,有了一个不大的村庄,名曰:龙岗山村。龙岗山村百十户人家,村民居住的房屋都是石墙草房,房屋稀稀落落地分布着,像棋盘子里的棋子。龙岗山村三面临着闸河,背靠着龙岗山,一条石子路穿村而过。

龙岗山村大多数姓张,王姓、李姓也有几十户,只有村西头一户人家姓赵。据说这户人家是大宋朝开国皇帝赵匡胤的后代,是不是真的,没有人去考究,也无需考究。

赵家的男主人叫赵云,跟《三国演义》中西蜀的五虎大将同名,长得也俊美。赵云有三子三女,大儿子赵春风高中毕业后没考上大学,便回到家里帮着父母种地。

赵春风面白如玉,细高挑,浓眉大眼,是一个标准的美男子。他在高中时是学校的体育课代表,喜欢打篮球、跳高,最擅长长跑。小伙子还有一个爱好,练习毛笔字、钢笔字。

赵春风喜不喜欢打篮球、跳高、长跑,龙岗山村的人只是听说,并没有人亲眼见过,但是人们却目睹了赵春风的书法。

每到春节,赵春风家里便拥挤着不少人,他们都是来找赵春风写春联的。赵春风来者不拒,还自备墨汁。有时候遇到一些鳏寡老人,赵春风还倒贴不少张红纸。

赵春风还写了不少春联,让爹带到闸河镇上去卖,卖给外村人,遇到亲戚朋友,分文不要。为此,赵春风被誉为“闸河一支笔”,这支笔不是指写文章,是指他写的毛笔字、钢笔字首屈一指。

赵春风不但能文,而且能武。当然,这个武不是说他会武术,而是他精通地里的农活儿。

农村有句俗话:庄稼活不用学,人家咋做咱咋做。其实,这是懒人和不思进取的人才说的一句话。农活儿并不好学,你把种子种到地里,如果不闻不问,到该收获的季节,你就长脸了。比如说扬场,有经验的老农不紧不慢,即便在没有风或者风很小的情况下,人家都能把场扬好。再比如耕地,有经验的掌犁人好像散步一样,悠然自得地掌着犁子,耕出的每一犁都笔直成线,而一个生手去掌犁耕地,尽管也能耕好,可耕出的每一犁地曲里拐弯,跟水波浪一样,这就是功夫。

赵春风毕业两年后,就成了一个干农活的好手,犁耕耙拉,样样精通。他在农活方面的技术,只在爹之上,不在赵云之下。赵春风还有一手绝活,会蒸馍、烙馍。其实,在农村,蒸馍是农家妇女的“专利”,可有些妇女照样不会蒸馍,而一个大男人会蒸馍,而且蒸得相当好,那就让人刮目相看了。赵春风烙馍在龙岗山村堪称一绝,他可以一手擀面,一手翻鏊子上的馍。

龙岗山村不少人感叹:哪个姑娘要是嫁给了赵春风,就落到福地里了,等着享福吧。

在人们的议论声中,赵春风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很快,便有人给赵春风介绍了对象。媒人是邻居张婶,女方住在老头泉山村。

那天,张婶来到赵春风家,满面春风,张婶脸上像盛开的桃花,合不拢嘴:“春风啊,我想给你说个媳妇,你可别不愿意哪!”

赵春风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张婶,你看俺家这么穷,姊妹又多,谁能看上我!”

张婶把脸一沉,故作生气状:“春风,我实话给你说,人家姑娘看上的是你这个人,不是你的家庭。你刚才说的没错,按你家的条件,找媳妇还真困难。不过你放心,我给你介绍的这个姑娘图的就是你本人,人家可说了,看中的就是你春风。你家再穷,她都不嫌弃。这样吧,你上午到闸河镇上买几斤糖果,咱们晚上就去姑娘家,看看这次能不能把亲事定下来。买糖果一定得买些好的,不买些好糖果,人家会说你看不起人!”

赵春风欣喜若狂地赶到闸河镇,买了十多斤好糖果,多数是软糖。

黄昏时分,邻居刚子来了,一边笑一边问赵春风:“俺叔,你买的糖果呢,给我两块尝尝!”

赵春风仅比刚子大五岁,又是刚子的长辈,哪能在乎几块糖果。

刚子吃着糖果,眼睛却盯着堂屋门口草箕里的红芋。

这时,刚子到锅屋里拿来了切菜刀,迅速切开了一块山芋,然后切成几个长条,跟赵春风买来的糖果形状差不多。

刚子捡起地上刚刚丢弃的糖果纸,把切好的山芋长条包了进去。从外面看,就是一块块糖果。

赵春风疑惑地问:“刚子,你弄啥?”

刚子狡黠地一笑:“俺叔,我刚才吃了你的糖果,现在还给你。你放到包里,跟其它糖果搀和在一起,晚上带到老头泉山村去,让他们尝尝咱自己造的糖果!”

赵春风眼一瞪:“刚子,你胡扯啥?哪能干这事!”

刚子说:“俺叔,晚上看你的人肯定不少,有大人也得有小孩,反正红芋也是甜的,煤油灯又不多亮。小孩吃了肯定不知道这是假的,大人吃了谁好意思当面吐出来。咱捉弄他们一下!”

一开始,赵春风说啥也不同意。经不住刚子的软磨硬泡,赵春风才勉强答应。但他规定,只准放两块,多了肯定得露馅。赵春风是这么想的,万一这两块自制的山芋糖果被哪个小孩吃了,这事就过去了,小孩知道啥?

当天晚上七点多钟,背着赵春风一包糖果,跟着张婶和张婶的丈夫一起赶往老头泉山村。

第二天上午十点多钟,张婶怒气冲冲地赶来了。

见到赵春风,张婶劈头盖脸地一顿训斥:“你多大的人了,做事咋这样?你是不是觉着自己犁耕耙拉全会,又会蒸馍烙馍,还能写毛笔字、钢笔字,就看不起人了!要知道你是这样的人,你哭瞎眼我也不给你说这个媒,我现在弄得里外不是人。你给我说说这到底是咋回事?”

赵春风的爹娘一头雾水,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只有赵春风脸红脖子粗,一个劲地苦笑。

原来,昨天晚上去看的人赵春风群中有女青年的大娘。她剥了一块糖果放进嘴里,感觉不对劲,当着众人的面,她想吐又不好意思,便口含糖果说家中有事先走了。

赶到家,她把口中的糖果吐在手中,拿到灯光下一看,气得差点背过气去。这哪是什么糖果,就是一块红芋,打小就吃红芋,吃了几十年了,这还能不认识吗?

当天晚上,等赵春风和张婶走后,女青年激动得睡不着觉,便到大娘家窜门,她问大娘对赵春风的看法。

大娘气呼呼地说:“那孩子不是看不起人,就是脑子不全乎。你要是跟他愿意,这辈子就完了!”

女青年十分惊诧:“大娘,你这话从何说起?”

女青年的大娘向她说起昨晚吃红芋糖果的事。

女青年不相信。几分钟后,她大娘在门口找到那块扔掉的红芋糖果。女青年恼地差点撞了墙。

听了张婶的述说,赵春风的父母面面相觑,旋即破口大骂赵春风。

赵春风委屈地说那是刚子干的事。

爹娘说:“刚子比你少五岁,又是免辈,他不懂事你也不懂事?”

真相大白后,张婶又到老头泉山村去了两趟,无论咋解释,女方都不愿意这门婚事。

刚子做梦也没想到,一块自制的红芋糖果,毁掉了叔叔赵春风的婚姻。他差点就跳了村前的闸河。

张婶起先埋怨赵春风,后来她便埋怨女方及其父母。张婶说,我已经给你们解释了,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是他侄子恶作剧,你们咋就不相信我,他是啥样的人,我能不知道吗。你们不是不愿意吗,我还非得给他说个媳妇不可。

张婶赌气了,她把目光投向闸河对岸的南屏山村。

南屏山村离龙岗山村五里之遥,村里有张婶的堂姐弟弟小孩舅姑姑娘家侄女,姑娘名叫钱桃花,芳龄二十二岁,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了。

张婶到了龙岗山村,也没隐瞒,把赵春风包里搀和着两块红芋糖果的事情和盘托出,说打算桃花介绍到龙岗山村。

钱桃花的爹娘说,先处处吧。

得知张婶又给赵春风介绍了对象,虽说没有立即订婚,可也八九不离十了。刚子高兴,他问赵春风:“俺叔,万一你要是打光棍了,你可怨我?”

赵春风一笑:“怨你啥,那事也怪我,你把两块自制的红芋糖果放到我包里后,我如果在临去老头泉山村前把两块假糖果找出来,还能发生以后的事吗,肯定不能,要怪就怪我自己。这是缘分的问题,命中注定的事情,谁也改变不了!”

赵春风不知道,自己是否跟南屏山村这个叫钱桃花的女孩子有缘,他更不知道,自己何时才能把钱桃花娶进家门......

 

  评论这张
 
阅读(4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