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蔡进步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1994年初中毕业后开始新闻写作,收获甚微。曾在铁路上干过1年养路工。1995年走进淮北煤矿技工学校,三年后毕业无工作。回萧县庄里乡老家务农。1999年7月加入中国共产党。2000年9月走进淮北桃园煤矿,在采煤一线干了五年。,体会到了煤矿的酸甜苦辣。如今,尽管我离开了采煤一线,可我的心仍然留在百米井下,我时刻牵挂着那些百米井下辛勤劳作的工友们。业余时间,我喜欢写点东西,以自娱(现在安徽濉溪县五沟镇淮北矿业袁店一井煤矿综采二区)。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长篇小说《一声枪响》第四章4(作者:蔡进步)  

2015-05-13 11:14:1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簸箕和算盘上初中三年级时,倒流河镇中学转来一个女生,这个女生长得不算漂亮,可她有全校学生比不上的优势:吃商品粮。

这个女生名叫伊珊,来自淮海县,她爷爷奶奶住在南屏山村。一开始,倒流河镇的师生不知道这个女孩为啥放弃城里的学校不上,非要来乡下读书。直到有一天,一个男孩子拎着石头冲进伊珊所在的班,砸烂了一张课桌,师生们才知道伊珊是为了躲避那个男孩子,不得不来到倒流河镇中学。

簸箕和算盘在初中二年级时除了学习,就是玩弹弓、玩猎枪,女孩子在他们心中,暂时排不上位置。

但伊珊的出现,让算盘本来平静的心海掀起了阵阵波涛。算盘竟莫名其妙地喜欢上了伊珊,这种喜欢比他喜欢玩弹弓有过之而无不及。

得知一个男的拎着石头来学校找伊珊闹事,算盘气得直用拳头擂头,他跟伊珊是二世的老表。算盘的爹和伊珊的爹是亲姑舅老表。有人来找表妹的事,就是找他算盘的事。算盘能不气吗?

谁知派出所插手了,那个男孩子被关进派出所。算盘曾经暗藏弹弓,在派出所门口转悠了好几次,想教训一下那个男孩子,一直没有机会见到他。后来,不知啥时候,那个男孩子被送走了。

算盘心里也打着自己的小算盘:“这个表妹虽说长得不多漂亮,可她吃商品粮,是城里人。我们是二世老表,如果她能嫁给我,岂不是亲上加亲,我以后自然也会变成城里人。”

后来,那个男孩子又来倒流河镇找伊珊,听说在镇上手持菜刀乱舞。这次,算盘仍然没赶上,所以又没能英雄救美,是派出所长江大勇治服了那个男孩子,还打断了男孩子三根肋骨。

算盘心说:“江所长心真狠,我是没赶上,我要是赶上了,一顿弹弓,立马让那个熊孩子变成大熊猫!”

算盘想等以后有机会时,托人向表叔提亲,还没等他提亲,伊珊出事了,在一个早上路过倒流河村北大桥时,被狗日的二愣光着身子抱住,要不是扁担出手相救,伊珊这辈子就完了,要真被神经病二愣糟蹋了,我算盘第一个就得跳河。到底咋弄的,表妹伊珊每次出事,我咋就碰不上呢。要是那天早上二愣碰见了我,我非把这狗日的用弹弓射成马蜂窝!

后来,听说伊珊得了精神病,算盘懊恼了好长时间:“恁好的一个人,精神咋就出问题了呢?肯定是被狗日的二愣吓的,二愣,你等着,我早晚得给伊珊出气,弄不好,我把你扔进倒流河大闸里喂王八去!”

世上有想不到的事,没有做不到的事。没等算盘扔二愣,二愣在一天早上,趁家里人不注意,自己逃出了家门,像杜十娘怒沉百宝箱一样,纵身跳进滚滚倒流河中。不同的是,杜十娘当初投江时,随身携带着一个百宝箱。二愣跳河,啥也没带,连一个裤头没穿,光着身子下去了。

二愣一死,算盘心里却有一死悲伤和感叹:“人啊人,谁也不知道一辈子到底能落到哪一步!二愣这个憨熊,为了一个不爱你的桃花,值得吗?你得精神病也好,跳河也好,人家桃花在外面跟那个男人过得好好的,你死的太不值了!”

二愣的死,的确对算盘有一种震撼,他不明白,世上为啥总有一些痴男怨女,一方为了另一方甚至可以付出生命,值得吗?你说不值,可总有人去这样做,而且做得无怨无悔。唉,我看一个个都是憨熊。

算盘叹息之余,心里好像想明白了。看来伊珊不属于我,不然为啥她出事时,我总是赶不上呢,老天爷不给我机会呀。

伊珊得了精神病以后,算盘彻底放弃了娶她的念头:“伊珊再吃商品粮,再是城里人,可她精神不正常,万一有一天也跟二愣一样跳了倒流河,我算盘可真就人财两空了。算了吧,男子汉大丈夫,应该心胸宽阔,该放弃的时候就得放弃,我算盘不是狐狸,也不会跟狐狸学,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

谁能想到,伊珊的精神病居然好了,而扁担这个孬熊英雄救美后,打动了伊珊的芳心。

算盘懊悔不已,不禁仰天长叹:“我又慢一步,扁担的命咋就这么好呢?”

算盘听说伊珊经常去倒流河村扁担家,问扁担要零花钱,算盘的心一动。没事便身藏弹弓和石头子,到倒流河村附近转悠,他倒不是想打伊珊的坏主意,而是想有朝一日,伊珊突然遭遇不测,自己挺身而出,也来个英雄救美。可机会一直没碰到。

算盘又听说伊珊问扁担要666块钱,打算去县城买衣服,还打算照结婚照。算盘真急了,他知道自己以后再也没有机会了,伊珊真的要成为扁担的女人了。急得算盘坐卧不宁,孤枕难眠。

前两天,听说扁担四处借钱,还差一百块钱借不着。算盘窃喜:“但愿扁担借不到钱,只要扁担借不着钱,我算盘就有机会。”那时那刻,算盘好像看到表妹伊珊笑盈盈地迈着步子,扭动腰肢,向他款款走来。算盘在心里乐开花。

算盘打算好了:“只要伊珊跟扁担一散伙,我就立即托人上门提亲。扁担家里盖了三间大瓦屋,我算盘马上就盖四间,还得有锅屋和墙头院。钱对我来说不算啥事,到时候钱不够了,我就去簸箕哥家里去拿,他家里有钱!”

昨天下午,算盘找到簸箕:“簸箕哥,听说倒流河村西面的山上出现了一只獾狗,你到鹰嘴山上把爷爷的猎枪扛来,咱们一起去打獾狗,獾狗值钱啊,你没听说八斤重的罐狗七斤半的油!”

簸箕真地去了鹰嘴山,把爷爷的猎枪扛到村里,爷爷叮嘱簸箕:“打獾狗时注意点,千万别误伤了人!”

今天早上,算盘去找簸箕一起上山打獾狗时,没想到簸箕却不愿意去了。

簸箕说:“我有重要的事去做,今个就不跟你一起去打獾狗了!”

算盘一愣:“有啥事比打獾狗还重要?”

簸箕本不想说,可拗不住算盘的软磨硬泡,簸箕说:“咱村的镰刀想跟我抢青草!”

算盘一听,明白了。簸箕前些日子跟他说过,簸箕看上了邻村的女孩子青草,镰刀也看上了青草。

算盘知道青草长得一般化,个子不高,头发焦黄,脸上还有雀斑。算盘不止一次劝簸箕:“簸箕哥,镰刀看上青草很正常,镰刀正好割青草,你跟他挣啥?你看青草长的,凭你的家庭和长相,你咋能看上她?”

簸箕说:“算盘,你别瞎说,我一定得娶青草!你可知道啥叫情人眼里出西施?”

算盘一笑:“青草要真是西施,你跟镰刀拼命也值得,关键青草不是西施,连西施的一手指头也比不上,说她是东施倒很像!”

无论咋劝,簸箕就是不跟算盘一起去打獾狗,还说今天有可能会遭遇镰刀,弄不好两人之间会有一场“战役”。

算盘说:“簸箕哥,为防止万一,你最好把弹弓带上,实在不行,就给镰刀来一弹弓,把他的脸打开花,看青草还跟他不?”

簸箕一笑:“对付镰刀这种货,哪能用上弹弓,你太小看你簸箕哥了吧!”

算盘扛着猎枪赶到了倒流河西边的山上,转悠了半天也没看见那只獾狗,便坐在一块石头上歇息。歇足了继续找。

时近中午,算盘饥肠辘辘,跑了半天,也真地累了。算盘扛着猎枪,一步一挨地下了山,打算去倒流河村里买点吃的。他知道村北头有一个卖麻花的,一毛钱一根,香的很。按算盘现在的饥饿劲,一口气最少得吃十根麻花,喝两大碗茶。

离倒流河村还有二三百米时,算盘突然看见一伙人手持器械,吵吵嚷嚷往村里直奔。

算盘赶紧躲到一棵树后,定睛观望,咦,领头的咋像老头泉山村的毛蛋,他们手拿铁锨、木棍、抓钩等物,这是要干啥去?咋跟鬼子进村一样?

毛蛋他们冲进村子不久又出来了,一群人依然吵吵嚷嚷,向倒流河镇方向赶去。

算盘想了半天,也没想出毛蛋带着人到底为啥来到倒流河村。他便扛着猎枪去了村北头那个卖麻花的人家,吃了整整十根麻花,喝了三大碗茶。本打算还吃,卖麻花的老者说:“年轻人,麻花好吃不假,可不能多吃,吃多了容易出事。你没听说小张庄村曾有一个人跟人家打赌吃麻花,吃了整整一百麻花,结果刨了整整三天三夜的地,一刻也不敢歇,只要坐下休息,他立马就得撑死!”

算盘对老者的话深信不疑,这个故事他不止一次听村里的老人讲过。

算盘对老者说:“再给我拿十根麻花,我现在不吃,等会到山上吃!”

老者疑惑不解:“你到山上干啥?”

算盘说:“逮獾狗,听说你们村西山上出现一只獾狗,可我找了半天没找到!”

老者一笑:“獾狗肯定有窝,你不能盲目去找,我给你说,这片山獾狗能藏身的地方只有那个名叫桃花峪山头,那儿山石多,石窟也多,你多看看石窟门口,只要有獾狗的脚印,獾狗就一定藏在石窟里!”

算盘听得呆了,估计这位老者年轻人也是一位猎人,不然,他不会对獾狗藏身之处分析地这么透彻。

算盘起身刚想走,却见一个年轻人骑着自行车匆匆从倒流河方向赶来。

老者一见年轻人,大声问:“明子,慌那么很干啥?”

年轻人几乎哭了:“四老爷,狗日的老头泉山村的毛蛋不知为啥,带着人到镇上把简意爹娘的摊子掀了,还打人,我看不惯,这才来村里喊人!”

没等老者表态,村里突然传来一阵嘈杂声。

算盘寻声望去,只见从村里涌出一大群人,他们手持木棍、铁锨等物,一路喊着,像一阵旋风刮了过来,领头的是狗蛋。

原来,毛蛋带着人把简意的家砸了,村里有人发现后,立即去村南鱼塘找狗蛋,狗蛋正和几个年轻人在那儿炸鱼,听说老头泉山村的毛蛋带人来村里闹事,狗蛋大吼一声,带着人就往村里赶,一找,没见毛蛋,有人说毛蛋走了,他们嚷嚷着说去镇上找简意的爹娘了,估计这会应该在半路上。

狗蛋赶紧召集了村里五六十个年轻人,还有不少中男人,人们操着铁锨、木棍、洋镐、抓钩等,叫喊着冲出村子。

刚到村口,正好遇见明子。一听明子说简意的爹娘已被毛蛋打了,狗蛋等人急了,恨不得肋生双翅飞到倒流河镇,跟毛蛋那些人进行一场厮杀。

老者一听狗蛋要带着人去找毛蛋拼命,忙制止:“狗蛋,毛蛋光天化日之下行凶,有派出所治他们,你们别去添乱了!真要弄出事,不好收场!”

“能弄出啥事,狗日的毛蛋胆子不小,竟敢大白天带着人来咱们村闹事,这分明是不把我狗蛋放在眼里,今天不给他点颜色看看,这孩子以后说不定还能干出啥事呢!”狗蛋一声招呼,众人呼喊着,像一阵旋风,眨眼间就刮走了。

算盘也想跟着去,他心说:“我看这个狗蛋也不咋的,在倒流河镇,我根本就没听说过狗蛋这个人,毛蛋不是能吗?他可敢去我们簸箕峪村,借他十个胆子,他也不敢。他要真去,我让他爬着离开我们村。不是我说大话,今天只要我算盘往街上一站,毛蛋看见我就得哆嗦成一个,不尿裤子算他胆子大!”

算盘又一想:“我跟简意无亲无故,真要是毛蛋欺负我表妹伊珊,那讲不了说不清,我上去就给他一枪,不打断他的狗腿,算他的腿长得结实。我管这闲事干啥,上山捉獾狗去!”

想到这儿,算盘扛着猎枪,二次上了倒流河村西的那座山。

 

  评论这张
 
阅读(100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