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蔡进步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1994年初中毕业后开始新闻写作,收获甚微。曾在铁路上干过1年养路工。1995年走进淮北煤矿技工学校,三年后毕业无工作。回萧县庄里乡老家务农。1999年7月加入中国共产党。2000年9月走进淮北桃园煤矿,在采煤一线干了五年。,体会到了煤矿的酸甜苦辣。如今,尽管我离开了采煤一线,可我的心仍然留在百米井下,我时刻牵挂着那些百米井下辛勤劳作的工友们。业余时间,我喜欢写点东西,以自娱(现在安徽濉溪县五沟镇淮北矿业袁店一井煤矿综采二区)。

网易考拉推荐

长篇小说《一声枪响》第三章4(作者:蔡进步)  

2015-04-20 17:17:1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龙城县公安局长钱进在倒流河镇醉君亭饭店宴请扁担和医院院长和医生护士,感谢他们对金枝四个人跳河后的救助

走进醉君亭饭店二楼“有缘厅”,钱进和派出所长江大勇坐在主座位上,金枝挨着钱局长,父母不在身边,钱叔就是最亲的人。

自从走进包间,金枝就一声不吭,只是低着头想心事。

美芝紧挨着金枝,吴慈仁挨着美芝,他旁边坐着花瓶,本来吴慈仁想让花瓶和美芝坐一起,可花瓶说啥都不愿意,花瓶知道吴慈仁和美芝已经定了亲,咋能让他俩分开坐。别看金枝和美芝是情敌,通过这短短几个小时的近距离接触,这两个女孩子之间尽管还是有点“敌意”,但她们的心却靠得很近,不然,也不可能挨着坐。

花瓶和金枝的心情一样复杂,她们都曾经疯狂地爱着简意,没想到这种“单相思”式的爱恋被无情的现实击碎,像冬天的落叶,再也无法回到树的枝头。

救人英雄扁担紧挨着派出所长江大勇,他身边是倒流河镇医院院长,接着是医生、护士,不多不少,整整十个人。

每个人面前都摆着一大一小两个酒杯,钱局长说:“大家都用小杯喝,一定要尽兴,但绝不能多喝!酒是好东西,可喝多了伤身体!”

酒宴开始前,钱局长端起酒杯,郑重地说:“今天这场酒,我首先敬扁担一杯,没有扁担,金枝四个人现在估计已经不在人世了!”

说完,钱局长站了起来,满面笑容,向扁担举起了酒杯。

扁担受宠若惊,他赶紧端着酒杯站了起来:“钱局长,您别这样,这是我应该做的,换谁都会这样!”

两个酒杯一碰,钱局长和扁担一仰脖,两只酒杯眨眼间就空了。

“好!”众人鼓起掌来。

钱局长又倒满一杯酒,开始敬医院院长。

院长跟扁担一样,显得很拘束,连声说:“分内的事,应该做的,应该做的!”

钱局长又先后敬了医生护士。

几分钟,钱局长敬完了参与救人的几个人。他笑着对派出所长江大勇说:“江所长,咱们互相找一找,你从右开始,逆时针进行,我从左开始,顺时针进行!”

钱局长第一个要敬的是金枝,见金枝愁眉不展,钱局长开导金枝:“侄女啊,遇事一定得想开点!叔今天得批评你,我跟你爸是好朋友,不然,我也不可能把慈仁介绍给你,谁知你竟然给我和慈仁来个烧鸡大窝脖。当然,这事也不全怪你,要是慈仁提前告诉我他是省作协会员,已经在杂志上发表诗歌五百多首,也许不会发生后来的事情。可慈仁不是显摆的人,他说自己对诗歌只是一种爱好,绝对不会拿自己是作家的身份到处显摆,到处唬人。你呢,处男朋友是为了以后过日子,不是为了写诗,反正不能靠写诗过日子吧!你也看得很清楚,美芝和慈仁已经定亲了,他们之间是纯粹的爱情关系,一点其他元素都不掺。慈仁已给我说了,他看中的不是美芝的相貌,不是美芝的家庭条件更不是美芝的哥哥在人民日报社当记者,而是美芝这个人。美芝看中的不是慈仁上了大学,吃商品粮了,也不是慈仁会写诗,是作家,她看中的是慈仁的人品。这一点,你和美芝的观点不一样,这也许是你和慈仁有缘无分的原因吧!”

金枝静静地听着,眼里含满了泪水,她哽咽着举起酒杯:“钱叔,您放心,有了这一次经历,我懂得了以后的路该咋走,我不会再做糊涂事了!”

钱局长一听,呵呵笑了起来:“侄女啊,这就对了,你师范学校的那个同学简意不比慈仁差,我看你跟他挺合适的。我刚才说了,你找对象是为了过日子,不是为了写诗。我建议你们继续相处下去!”

金枝杏眼圆睁:“钱叔,不要再提他了,不知道,我们几个人跳河时,简意就在大闸上,一听说他爹娘被人打了,他根本不去想下河救人的事,坐着自行车就走了。这种人我能跟他处下去吗?”

“真有这事?”钱局长睁大双眼。

“不信你问问花瓶,刚才简意的爹带着简意到了抢救室,简意的爹让简意给花瓶赔礼道歉,简意亲口说的,美芝和慈仁都听见了,简意最后还给花瓶跪下了,想请花瓶原谅他!”金枝气呼呼地说。

钱局长惊讶地望着花瓶:“金枝说的是真吗?”

“是真,我们跳河时,简意的确在大闸上,他是坐县城的车来的,一车人都围到大闸上往河里看,只有他离开了现场,这种人再有本事,我也不会原谅他,更不会嫁给他!”花瓶哭了起来。

钱局长愣了,派出所长江大勇也愣了,他们不敢相信这是真,咋这么巧呢?要不是扁担,这四个人还真就危险了。看来这个简意人品是有点问题。

包间里沉默了足足一分钟。

钱局长笑了笑:“这件事过去了,大家以后不要再提!”

随后,钱局长对金枝:“侄女,你放心,你的婚事包在我身上,我一定给你找个比慈仁还优秀的男朋友,咱们龙城县帅气的小伙子多得很!”

金枝立即破涕为笑,细心的美芝发现,金枝脸上依然露出一丝忧伤。美芝猜测,这忧伤应该是为了吴慈仁,金枝一时半会肯定走不出失去吴慈仁的阴影。

美芝正想着心思,突然见钱局长笑着把酒杯伸向她和吴慈仁:“美芝啊,我外甥慈仁以后就交给你了,别的啥都不说了,我这个当舅舅的提前祝福你们,来,慈仁,咱爷仨喝一杯!”

吴慈仁和美芝端起酒杯,一起站了起来,红着脸说:“谢谢舅舅!谢谢舅舅!

三个人一饮而尽。坐下的一刹那,美芝发现金枝的眼里流露出无限的羡慕之情。

当钱局长把酒杯举向花瓶时,花瓶立即站了起来:“钱局长,我敬您!

说完,一饮而尽,看得钱局长愣了十多秒钟。

这时,花瓶突然倒了一小杯酒:“钱局长,我您一杯!”

钱局长愣了一下,旋即明白了,花瓶一定有事相求,不然,她不会主动自己酒的。

钱局长笑了:“花瓶啊,你先别敬我,是不是有啥事啊?你先说说你的事,不然这杯酒我没法喝!”

花瓶小声问:“钱局长,我想打听一下,俺村的毛蛋带人到倒流河村打简意的爹娘,又跟他们村的人打了起来,这事咋处理的?”

钱局长暗挑大指:“罢了,这姑娘有心计!”

“花瓶姑娘,你放心。百十口子聚众打架,按说不是一件小事,幸亏没造成严重后果,只是简意的爹娘伤重点,不过没伤骨,只是破皮伤,其他受伤的人也是皮外伤,在医院住几天就好了。这件事我跟所长说过了,先由你们村的村干部和倒流河村的村干部出面协商,如果协商不了,再由江所长出面,退一万步说,如果江所长讲不好,我这个公安局长再出面。据我了解,倒流河镇的老百姓都很通情达理,为这点事,他们不会记仇的。我相信,一旦我出面了,他们会给我面子的!至于怎样处理打架者,目前只把双方几个带头的关在派出所,其他人都放回家了,两村村干部协商好了,看咋给伤者出医药费,就把剩下的那几个人也放回家,这样处理,你满意吧?”钱局长灿烂地笑。

花瓶一听,脸上露出久违的笑容:“满意,满意,谢谢局长,谢谢所长!”

钱进提议:“由金枝、美芝、吴慈仁、花瓶四个人共同敬扁担一杯,谢谢扁担的相救!”

四个人一听,一起站了起来,扁担也站了起来:“不必客气,不必客气!”

接着,四个人又敬院长和医生护士,包间内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谁都没有想到,花瓶突然举起酒杯,再次敬扁担:“扁担哥,谢谢你救命之恩,救命之恩,终生难忘!我敬你一杯!”

扁担脸一红:“小事,小事!”

就在花瓶敬扁担酒的时候,金枝也倒了一杯酒,红着脸,脉脉含情地对吴慈仁说:“慈仁哥,谢谢你下河救我,更谢谢你能当着女朋友的面给我做人工呼吸!”

在场的人都感动了,他们为这场错综复杂的感情能顺利化解而高兴。高兴归高兴,金枝和花瓶的婚姻咋办?听她们话的意思,都不会跟简意相处下去。她们的命运将走向何方,谁也猜不透,也没法猜。

公安局长钱进不愧是警察出身,他发现,刚才花瓶和扁担四目相对时,双方眼睛里都闪过一丝让人觉察不到的光芒,这光芒只有他俩能读懂、看透。

钱进心中一动:“这两个年轻人倒很般配,如果他们能走到一起,一定会很幸福!”

钱进正不知咋撮合花瓶和扁担,突然包间外有女孩子大喊大叫:“扁担,你在哪里?你出来!”

众人都愣住了,扁担侧耳细听,忙站了起来:“你们继续喝酒,我女朋友伊珊来了,我出去看看!”

还没等扁担离座,包间的门开了,服务员领着一个女孩子走了进来。

众人眼睛一亮,门口这位女孩虽说没有金枝、美芝和花瓶三个女孩子漂亮,可穿着打扮十分得体,圆脸大眼,留着两条大辫子,身高超过一米六,往门口一站,宛若冬天里绽放的一支腊梅。

女孩见包间里坐满了人,她并不怯场,大大方方地说:“我是扁担的女朋友,我叫伊珊。伊能静的伊,珊瑚的珊。大家要是不好记我的名字,我告诉大家记住只重衣衫不重人这句话,就能记住我了!”

一席话引得众人哄堂大笑。

女孩接着问扁担:“听说你在倒流河大闸上救了四个人,镇里奖励你一千块钱,你赶紧拿出来,我明个坐早车去龙城赶古会去,打算买几身好看的衣服!”

所有的人都愣住了,扁担更是一头雾水,他问伊珊:“这哪跟哪啊,我救四个人不假,你看,就这四个人,可镇里啥时候奖励给我一千块钱了?”

伊珊一听急了,两眼瞪得一般大:“扁担,我问你,我让今个晚上八点前送给我666块钱,留我到龙城古会上买衣服,你的钱凑齐了吗?”

扁担立即像泄了气的皮球,小声说:“还差一百元,我跑了一上午都没借着!要不是钱局长请我吃饭,我现在估计已经借到这一百块钱了!”

伊珊冷笑:“扁担,你接着编,你哄谁,拿我当三岁小孩了,大喇叭里都广播了,先是广播你在大闸上救了四个人,又广播公安局长在醉君亭饭店请你们喝酒,最后广播镇里决定奖励你一千块钱。你刚才承认自己救了四个人,现在又在这里喝酒,前两件事都是真地,跟大喇叭里广播的一样,证明我没说瞎话,咋一提到奖励你一千块钱,你就说没有这回事?今天不说清楚这件事,咱俩就散了!”

扁担信誓旦旦地说:“镇里真没奖励我一千块钱,在场的人都可以作证!”

大家立即异口同声地说:“扁担说得没错,真没奖励一千块钱,连一分钱也没奖励,大喇叭里咋胡扯呢?”

伊珊见大家都帮扁担说话,不禁怒火中烧:“扁担,你别觉得自己救了人就了不起,你不是不承认这一千块钱的事吗?你不愿意给我钱花,有人愿意给!咱俩的事到此为止!”说完,转身走了。

扁担呆若木鸡,好久才回过神来,不由得跺足捶胸:“这是咋回事啊?大喇叭里咋胡说八道,镇里啥时候奖励给我一千块钱了?”

大家只顾盯着扁担,谁也没有注意到,此刻,座位上的花瓶眼里早已含满了泪水。

稿件字数:3979个

  评论这张
 
阅读(37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