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蔡进步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1994年初中毕业后开始新闻写作,收获甚微。曾在铁路上干过1年养路工。1995年走进淮北煤矿技工学校,三年后毕业无工作。回萧县庄里乡老家务农。1999年7月加入中国共产党。2000年9月走进淮北桃园煤矿,在采煤一线干了五年。,体会到了煤矿的酸甜苦辣。如今,尽管我离开了采煤一线,可我的心仍然留在百米井下,我时刻牵挂着那些百米井下辛勤劳作的工友们。业余时间,我喜欢写点东西,以自娱(现在安徽濉溪县五沟镇淮北矿业袁店一井煤矿综采二区)。

随笔《一碗鸡肉》(作者:蔡进步)  

2015-03-17 16:14:3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二十年前初春的一天,得知二姐生病了,我和母亲匆匆赶往二姐家。

二姐居住的北河西村离我们小蔡村五里之遥,步行仅需半小时。那时,二姐夫在当地一家小煤窑上班,月工资八九百块钱。

我和母亲赶到二姐家时,二姐正躺在床上,二姐的三个孩子尚小,二姐生病,他们只能默默地看着,根本没有能力送二姐去医院。

二姐一见我和母亲,哭了起来,说自己已经病四五天了。

看着躺在床上的二姐,我和母亲眼里也噙满了泪水。母亲气呼呼地问二姐姐夫哪去了?二姐说,他上班去了。

母亲十分恼火:“家里有病人不知道吗,咋光想着挣钱?”

我也恼火,咬牙切齿地对二姐说:“二姐夫咋这样,万一你有个好歹,我绝不能跟他拉倒,他咋这么没有人情味?等他下班来了,非说说他不可!”

二姐见我和母亲生气了,不再流泪,忙替二姐夫说情。我知道二姐的心情,二姐孩子多,家庭经济不好,所以想让二姐夫多上班,多挣钱。

我准备好了平板车,把二姐拉到十二里外的永堌镇医院。医生说无大碍,吊两天水就好了。

两个小时后,我把二姐拉回家,扶二姐躺到床上,二姐精神好多了。

母亲对二姐说:“你病了四五天,得吃点好的,干脆把家里的老母鸡杀一只吧!”

二姐沉吟片刻,同意杀鸡。

母亲杀好鸡后,我烧锅,母亲开始炖那只老母鸡。

二姐的锅屋是草房,又低又小,墙壁被烟熏得黑乎乎的,刚开始烧时,屋里烟雾弥漫,呛得眼泪不住地往下淌,几乎啥都看不见。

好大一会,屋内的烟雾还慢慢散去,能见度好多了,也不再呛人了。

母亲不时掀开锅盖看看。母亲每掀一次锅盖,便有一股香味钻进我的鼻空里,真香啊!那时那刻,我馋得直咽唾沫。

锅里鸡肉的香味把外甥龙龙、外甥女小妮和妍妍三个小孩引进锅屋。他们一字排开,站在锅前,两眼直盯着那冒着热气的锅。

母亲掀锅盖时,三个小孩便不约而同地往前挪动脚步,伸长了脖子,两眼一眨不眨地往锅里瞅。

母亲有点生气,一个个把他们往外撵。

时间不长,他们又悄无声息地回到锅屋。母亲三番五次地撵他们,他们又三番五次地回来。

那只鸡终于炖熟了,母亲掀开锅盖盛鸡肉时,三个小孩脖子伸得更长了,恨不得把碗里的鸡肉抓过来猛啃几口。

母亲见状,又发火了:“去,去,赶紧出去玩,你妈病了,这鸡肉是给你妈吃的,你们别想着吃!”

听了母亲的话,我心里酸酸的,在母亲心里,病中的二姐最让她担心,最让她牵挂,不然,她怎么会对几个孩子发火。

母亲把鸡肉端到二姐床前,催着二姐赶紧趁热吃了。

三个小孩鱼贯而入,他们站在床边,眼睛盯着二姐端着的碗。二姐每吃一口鸡肉,三个小孩便不约而同地咂咂嘴。

母亲见了,再次撵三个小孩:“你们出去玩吧,等会再来!”不由分说,母亲把三个小孩撵出屋。

没过多久,三个小孩又先后走进屋,走到二姐床前,眼睛直盯着二姐的碗。

这时,二姐眼里略过一丝让人察觉不到的光芒,她放下碗,想起身。

母亲问:“咋得了?”

二姐说:“外屋墙角还有几件衣服没洗,我现在好多了,得把衣服拿到河边去洗洗!”

母亲一听,气就不打一处来:“你在床上睡了几天,这会刚好点,咋还想着洗衣服?”

二姐说:“没事,我能下床!”

见二姐非要下床,母亲赶紧制止:“你先把鸡肉吃完,吃好后好好躺着,衣服我去洗!”

母亲说完,用脸盆端着几件衣服,向百米外的倒流河走去。

母亲走后,二姐重新端起碗,用筷子夹起一块鸡肉对我说:“进步,给你一块吃!”

虽然我很想吃那块鸡肉,可想想二姐仍然在病中,母亲杀这只鸡是给二姐补身体的,我哪能吃。

二姐见我不愿意吃,把那块鸡肉递给了龙龙。小妮和妍妍一见,急忙向前。

二姐分别给三个小孩每人两块鸡肉:“吃完后赶紧出去玩吧,别让你姥看见!”

二姐再三叮嘱我:“进步,别对咱娘说我给龙龙他们鸡肉吃,咱娘知道了会生气的!”

    我扭过头,眼泪不争气地涌出双眼。

二十多年过去了,我一直牢记二姐的叮嘱,没向母亲说过二姐给三个小孩鸡肉吃的事情。

我想,二十年后的今天,如果母亲知道这件事,她也许会生二姐的气,也许会暗自流泪。

我想,二十年后的今天,如果外甥和外甥女记得这件事,他们一定不会记恨母亲的,因为他们能体会到这血浓于水的亲情。

 


  评论这张
 
阅读(176)|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