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蔡进步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1994年初中毕业后开始新闻写作,收获甚微。曾在铁路上干过1年养路工。1995年走进淮北煤矿技工学校,三年后毕业无工作。回萧县庄里乡老家务农。1999年7月加入中国共产党。2000年9月走进淮北桃园煤矿,在采煤一线干了五年。,体会到了煤矿的酸甜苦辣。如今,尽管我离开了采煤一线,可我的心仍然留在百米井下,我时刻牵挂着那些百米井下辛勤劳作的工友们。业余时间,我喜欢写点东西,以自娱(现在安徽濉溪县五沟镇淮北矿业袁店一井煤矿综采二区)。

网易考拉推荐

长篇小说《桃花依旧笑春风》第四章6(作者:蔡进步)  

2015-12-04 09:41:5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龙城县城向西南行五十六里,有一个镇子叫倒流河镇,属于平原地貌,全镇16个行政村,33个自然村,人口接近三万。镇子境内一条河从南自北流淌着,全镇33个自然村,有21个村庄坐落在倒流河两岸。

倒流河镇以种植水稻为主,养殖业以牛羊猪唱主角,倒流河的香稻米闻名全县乃至全省。这里的人们勤劳、善良、淳朴,文化底蕴深厚,不少人喜欢书法绘画,是龙城县名副其实的“书画之乡”。倒流河镇境内还有一处名胜古迹——天门寺,寺庙为明朝所建,古朴典雅,每年都吸引着大批的游人来天门寺观光。

天门寺北边两里地处有一个小村,名曰天门山村。虽然名为天门山,方圆几十里内却无山。

天门山村一百多户人家,五六个姓氏,其中孙、刘姓氏最多。据说这个村是三国时代东吴孙权和西蜀刘备的后人。

村子东南有一户孙姓人家,孙老汉夫妻俩育有四子,大儿子是冬天出生,取名东(冬)风。二儿子春天出生,取名春风。三儿子秋天出生,取名秋风。小儿子夏天出生,取名夏风。

孙老汉家境贫寒,眼看四个儿子一天天长大,一个个壮实的跟小牛犊一样,四个人的个子都在一米七以上,一个比一个漂亮。孙老汉夫妻俩却高兴不起来。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大儿子东风已到了结婚年龄,却没有姑娘愿意嫁给他。不是东风长得不好,东风的相貌虽然比不上《三国演义》里东吴大都督周瑜周公瑾,比不上西蜀五虎大将赵云赵子龙,但他绝对是倒流河镇排名前十的漂亮小伙。因家里太穷了,所以没有姑娘愿意嫁给他。二十多岁的大小伙子,连件像样的衣服都没有,穿着裤子,里面连裤头都没有。不少姑娘都说,长得再俊有啥用,俊又不能当饭吃。

孙老汉没少托亲戚朋友给儿子说媳妇,可女方一听说孙东风兄弟四个人,都摇头了。她们说,宁嫁白头翁,不嫁孙东风。

姑娘们“宁嫁白头翁,不嫁孙东风”的话语传到了孙东风耳朵里,气得孙东风嗷嗷叫,他发誓,这辈子不娶媳妇,也不找倒流河镇的女子。

两年后,孙东风离开家乡去了云南,他说去云南找媳妇去。有人劝他,花钱买一个多省事。孙东风说,买来的姑娘没有感情,我要去云南大理蝴蝶泉边,寻找我的另一半。谁知这一走,孙东风再也没有回来。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孙老汉夫妻俩哭得死去活来。南飞的大雁飞来又飞走,可儿子东风一直不见踪影。

一转眼,五年过去了。孙东风依然杳无音讯,二儿子孙春风又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了。孙春风也想追寻哥哥的脚步,孙老汉夫妻俩说啥都不同意。前车之鉴,后车之师。大儿子没看住,这三个儿子就算这辈子都打光棍,也不能让他们再走哥哥的路。

孙老汉夫妻俩商量好了,要不就花钱给二儿子买一个媳妇。村里不少男子都买了媳妇,不管那些女子愿不愿意,反正挖到篮子里的就是菜。你们不是不愿意吗,一顿棍子和拳头下去,看看是你们的身子硬还是棍子和拳头硬。其实,棍棒和拳头之下,再硬的女子也得俯首称臣,甘做媳妇。

孙老汉夫妻俩正打算给二儿子买媳妇时,村里的一个媒婆登门了,要给春风说媳妇,女方是邻村的李桃花。孙老汉夫妻俩高兴地差点疯了,他们都知道,这个李桃花可不是一般人,长得漂亮不说,还做得一手好针线活儿,纳个鞋底,缝个鞋垫,做件衣服,对李桃花来说是小菜一碟。李桃花的哥哥李杏树还是村计生专干。孙老汉人老几辈子也没当过干部,真要跟村计生专干攀上了亲戚,走路都得仰首挺胸,说话也硬气。

这几年,孙老汉带着三个儿子风里来雨里去,腰包渐渐鼓了起来,他们的日子一天比一天好。孙老汉不仅把原先的草房变成了瓦房,还在别处盖起了三间宽敞明亮的平房,并拉上了红砖院墙。栽下梧桐树,为引金凤凰。孙老汉夫妻就等着儿媳妇上门了。

媒人的眼睛不揉沙子,孙老汉家的变化她看得一清二楚。她知道,孙老汉一穷二白的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了,按他们家现在的生活水平,在天门山村能排在前列。

媒人到底是媒人,嘴皮子的功夫就是厉害。她真要去说书,估计连著名评书演员刘兰芳也得甘拜下风。媒人往男方女方家跑了两趟,三说两说,婚事成了。婚期定在三个月后。媒人喜得嘴咧多大,两条一二十斤重的大鲤鱼到手了,能不高兴吗?

人逢喜事精神爽。三个月的时间刺溜一下就过去,一转眼,离孙春风结婚的日子还有三天。

李桃花让媒人捎话给孙春风,彩电、冰箱、洗衣机,一样都不能少。金项链、金戒指、金手镯,一样都不能缺。

孙春风愁啊,这六样东西得多少钱?我哪有这么多钱?家里的存款剩的不多了,还得留着买菜买酒办几桌呢。

算来算去,孙春风最后把洗衣机去掉了。按说,一台洗衣机也不算贵,可孙春风觉得农村买洗衣机就是浪费。离村子不到半里地就是倒流河,多少衣服洗不了。祖祖辈辈洗衣服都去倒流河,买洗衣机不是浪费是啥?

那天上午,当孙春风迎接的队伍赶到李桃花家里后,媒人把三金递给了李桃花。看着金光闪闪的项链、手镯、戒指,李桃花脸上立即绽放着一株桃花,又如春风吻上了她的脸。她顾不上害羞,紧紧抱住孙春风,还趁孙春风不注意,亲了孙春风一下。

喜悦过后,李桃花有点不放心,她问孙春风:“彩电、冰箱、洗衣机买了吗?”

孙春风心里发虚,却不露声色地说:“买了!”

善于察言观色的李桃花一眼就看出其中有诈。她提高声音问孙春风:“你真买了吗?”

“真买了,这还能有假?”孙春风咬着后槽牙说。

“爹,娘,现在先不要发嫁,我骑着自行车到天门山村看看去,看看孙春风可买彩电、冰箱、洗衣机没有。如果买了,立即发嫁。如果没买,今个这个嫁就不发了,啥时候把东西买全啥时候发嫁!”李桃花言语中带着寒气,直逼孙春风。

孙春风的脸一阵红,一阵白,听说李桃花要去他家看看三件家用电器的购买情况,孙春风的面部瞬间变得扭曲起来。

“你不要去了,洗衣机我没买?”孙春风吼了起来。

“啥?你没买洗衣机,为啥不买?”李桃花不禁恼羞成怒。

“我的钱花完了,而且我觉得买洗衣机没有用,想洗衣服到倒流河里去洗,人家不都是去倒流河里洗衣服吗?”孙春风理直气壮地说。

“以前是以前,以前还点煤油灯呢,还吃红芋干子面做的馍呢。现在可有点煤油灯的了,可有吃红芋干子面做的馍了?你看看年轻人还有几个去倒流河边洗衣服的,不买洗衣机,今个我就不出这个门!”李桃花盛气凌人。

孙春风心里挂倒劲,他把心一横,胆小不得将军做。你李桃花不是别我的象眼吗?不是不愿意发嫁吗,那你就在家里等着吧!我就是有钱,我也不买洗衣机。死了屠户还能连毛吃猪,没有你李桃花,我孙春风这辈子照样娶媳妇。

想到这儿,孙春风把手一挥,大声对前来迎亲的亲戚朋友说:“走,这个婚我不结了!李桃花,从今以后,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

“好,孙春风,你别觉乎自己长得好,长得好能当饭吃。不是我李桃花看扁你了,你看你们兄弟四个,个个长得愣头呆脑,一看就憨不拉叽的。要是不憨,你大哥咋到云南领媳妇没回来,憨人才做这种憨事,他真把自己当成大理王爷段正纯了。你说啥,没有我李桃花,你这辈子照样娶媳妇。孙春风,我以前看不起你,现在依然看不起你,将来还是看不起你,这辈子我都看不起你,我看你早晚得走你大哥的路,谁嫁给你谁就瞎了眼!”李桃花不愧是李桃花,连损带遭讥,把孙春风说得一文不值,体无完肤。

打人不打脸,骂人不揭短。李桃花的每一句话都像针一样扎在孙春风心上。孙春风不敢相信,这么恶毒的话李桃花也能说得出口,应了那句话,最毒莫过妇人心。

孙春风气得浑身直哆嗦,他真想冲过去狠狠揍李桃花一顿,可他没敢。他不是当年的赵子龙,真要来一次大战长坂坡,孙春风不进火葬场,就得进医院。好汉不吃眼前亏,孙春风不憨。

孙春风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他眼圈里有泪水。

“李桃花,咱们走着瞧。你不是看不起我,看不起我们家吗?今个我把话撂在这儿,十年之内,我孙春风要不混出个人样来,我自己去跳倒流河!”孙春风说完,疾步走出李桃花的院子。

孙春风听得清清楚楚,李桃花冷笑:“我看你能混出啥人样子,别混来混去混到监狱里!你们孙家老坟上可冒那股青烟没有?”

孙春风气得肺都要炸了,任凭媒人怎么呼喊,他连头都没不回,径自走了。

孙老汉夫妇听说因为一台洗衣机李桃花不愿意发嫁,儿子孙春风还跟李桃花争吵起来,孙老汉气得要揍孙春风。

孙春风啥话都没说,跑了。跑到二十里外的皇藏峪镇他姑姑家去了。

孙老汉又去央求媒人,说不就一台洗衣机吗?春风不愿意买,我们去买,要不,你问问桃花一台洗衣机值多少钱,我们给她钱,等结婚后让她自己去买。

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婚。媒人比孙老汉还急,一旦这门婚事散了,对媒人以后的说媒肯定有影响,她再想吃大鲤鱼就难了。听孙老汉答应给买洗衣机,媒人赶紧去了李桃花家。

李桃花一开始说啥都不愿意,她信誓旦旦,好马不吃回头草。

媒人不气馁,一天不行,两天,两天没说通,三天。到第四天中午时分,经过媒人的好说歹劝,李桃花才答应她跟孙春风可以“从头再来”,不过孙春风得跪在面前给她赔礼道歉。另外,再给两千块钱的名誉损失费。否则,免谈。

孙老汉听说李桃花愿意重做孙家的媳妇,感动地老泪纵横,他哭着对媒人说:“如果春风不愿意给桃花下跪,我去跪在桃花面前,只要桃花愿意嫁给俺春风,她要我这条老命,我连眼都不眨!”说完,孙老汉骑着自行车,急匆匆赶往皇藏峪镇妹妹家找儿子孙春风。

孙老汉万万没想到,短短几天时间,儿子孙春风竟然去皇藏峪煤矿下井了。妹妹说春风昨天下午才接到矿上的录用通知,今个一大早就走了。听说皇藏峪煤矿这次面向社会,公开招了一百多人,都是附近方圆几十里内的农村人,这次招工招的是采掘一线的工人,只要身体健康,无犯罪前科,谁都可以报名。春风听说消息后,立即去报了名,经过面试,真就招上了。

孙老汉跟着妹妹去了皇藏峪煤矿找孙春风。孙春风一听说李桃花答应跟他重归于好,也高兴,可一听说洗衣机还得买,还让他跪在李桃花面前,给她赔礼道歉。孙春风恼了:“我凭啥给她赔礼道歉?跪在她面前,她李桃花以为自己是谁啊,让她等着吧,啥时候太阳从西边出来了,我再去跪在她面前!”

无论孙老汉咋劝,孙春风就是不愿意,他铁了心在煤矿下井了。孙老汉跺足捶胸:“春风啊,你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你早晚有后悔的时候!”

孙春风到皇藏峪煤矿培训了三个月,系统学习了煤矿井下各类知识,尤其是安全知识,不懂安全,别想下井。

三个月过后,孙春风和十多人新工人分到了采煤二区。孙春风到采煤二区后,惊奇地发现,区长姓赵,也叫春风,这倒有点意思。两个春风弄到一块了。

在井下掌子面干了一个月,孙春风撑不住劲了,采煤真累哪,一个班不仅要攉十来吨煤,还得抱一二十棵重120斤的单体液压支柱,一个班不知要抱多少遍,铁人也受不了。

师傅告诉孙春风,时间长了,你就习惯了,也能适应了。

孙春风一天也撑不下去了,他都不知道这一个月是咋熬过来的。月底的最后一天,孙春风走进了区长办公室,把一份申请报告递给区长赵春风。

赵春风一看申请报告,笑了。赵春风高中毕业,文笔不错,一看这份申请,他吃了一惊,眼前这个孙春风钢笔字写得娟秀中带着苍劲,既像出自女孩子之手,却透出男子汉的阳刚之气。

“孙春风,咱们都叫春风,你想调到掘进区。这事先放在一边,我问你,看你长得细皮嫩肉,咋到煤矿下井来了?”

孙春风本不想说以前的事,可为了想调到掘进区,必须得跟区长套套近乎,咋套?只有把自己到煤矿来的原因跟区长说清楚,也许赵区长念在自己婚姻不幸的份上,就能把给他签字,只要赵春风在申请报告上签了字,自己就有调走的希望。

赵春风静静地听着,他觉得孙春风不是在说自己,而是在说他赵春风。孙春风的经历跟赵春风曾经的经历如出一辙。

听完孙春风的诉说,赵春风唏嘘不已。末了,赵春风问:“我给你签了字,你有把握调走吗?”

孙春风有点受宠若惊:“赵区长,你签了字,我再去找掘进矿长,他是我姑父同学表哥叔叔二大爷的外甥女婿。”

赵春风笑了:“拐了这么多弯,我都糊涂了!春风啊,你在这等着我,我去找采煤矿长,采煤矿长不签字,掘进矿长不会签字的。”

孙春风没想到区长赵春风不但给自己签字,还主动去找采煤矿长签字,他感动地不知说啥好,赶紧跑到矿门口买了两包黄山烟,打算等会给区长,以表谢意。

时间不大,赵春风拿着孙春风的调动申请回来了,满面笑容:“春风啊,采煤矿长一开始不愿意给签,我好说歹说,他才给签了字,还把我熊了一顿。我又去掘进矿长那儿,他也给签字了。你跟掘进矿长的关系拐了这么弯,我担心他不给你签字,所以顺便找他把字给签了。你别说,掘进矿长真给面子。现在你拿着调动申请,直接去掘进区报到吧,记住,到掘进区后,一定要好好干,干出个样子给李桃花看,别让她看不起你!”

孙春风感激地掏出两包香烟,赵春风说啥都不愿意要。他叮嘱孙春风,一定要记住你在李桃花家的誓言,活出个样子给自己看!

    字数:5018

  评论这张
 
阅读(1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