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蔡进步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1994年初中毕业后开始新闻写作,收获甚微。曾在铁路上干过1年养路工。1995年走进淮北煤矿技工学校,三年后毕业无工作。回萧县庄里乡老家务农。1999年7月加入中国共产党。2000年9月走进淮北桃园煤矿,在采煤一线干了五年。,体会到了煤矿的酸甜苦辣。如今,尽管我离开了采煤一线,可我的心仍然留在百米井下,我时刻牵挂着那些百米井下辛勤劳作的工友们。业余时间,我喜欢写点东西,以自娱(现在安徽濉溪县五沟镇淮北矿业袁店一井煤矿综采二区)。

网易考拉推荐

长篇小说《桃花依旧笑春风》第六章3(作者:蔡进步)  

2015-12-28 09:28:3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赵春风骑着自行车回老家相城县闸河镇龙岗山村,给已故的爷爷奶奶上坟烧纸,竟然在离家二里地的乡村路上跟前女友钱桃花不期而遇。

赵春风离开老家十年了,每年清明节都要回一趟老家,却从来没遇见过钱桃花。

冤家路窄,鬼使神差,十年后的今天,赵春风在村外碰到了钱桃花,还被钱桃花羞辱一番。赵春风真想跳下自行车跺钱桃花两脚,可他忍住了。好男不跟女斗,自己再有理,一旦动手打了钱桃花,那就真跳进村西头的闸河都洗不清了。

赵春风跟钱桃花斗了几句口,跳上自行车,匆匆向龙岗山村赶去。

离家还有老远,赵春风就看见娘站在家门口向村口张望。见到娘的一刹那,赵春风差点流下眼泪。本来今个高高兴兴的,可这好心情被钱桃花给搅散了。

娘看见大儿子春风真的来家了,脸上立即堆满了笑容,心疼地不得了,问这问那。

赵春风把自行车推到院子里,爹刚刚把院子扫了一遍。看见大儿子,爹脸上也满是笑容。

赵春风掏出一品黄山烟,递给爹一支。

爹笑了:“你装着吧,我吸老烟袋,你那烟呛人!”

娘拿出一瓶相城大曲酒,喜滋滋地说:“春风,累了吧。赶紧洗洗脸,陪你爹喝两盅。你叔刚才来过一趟了,他已经吃过饭了,问你可来没?你们赶紧吃饭吧,吃过饭跟你叔一起到山上去添坟。”

吃饭的当儿,赵春风依然回想着刚才见到钱桃花的一幕,不悦之色溢于言表。

“春风,你咋了,咋看起来不大高兴,跟媳妇吵架了?”爹问。

“没有!”赵春风恨恨地说。

“那你到底咋了?矿上有事?”爹追问。娘也在旁边焦急万分。

赵春风本不想说,可他怕爹娘担心,便一边吃饭,一边把刚才在村外路上遇到钱桃花的事说了一遍。

“这个不要脸的女人,我们都你断绝关系十年了,你咋还追着俺春风不放?”娘骂了起来。

爹安慰春风:“你现在在矿上当干部了,别跟她一般见识。这个女人仗势欺人,她男人靠着拉票当上了支部书记,谝啥?”

娘愤愤不平:“花钱当的书记,我看早晚也得被弄掉!”

爹说:“钱桃花的老公公原先是她们村的支部书记,退了快十年了。一家人都是官迷,前几年农村实行公开选举村主任,他便让儿子参选,说是公开选举,狗屁!全是请客送礼拉选票。”

赵春风疑惑地问:“那镇里不知道吗?”

爹叹息着:“咋能不知道?现在不都这样,谁的户门大,人多,谁占便宜。镇里只看选票结果,不看过程。你不知道,钱桃花的男人选村主任时,他为了拉选票,怀了揣着一把杀猪刀,挨家挨户去跑票。每到一家,他把杀猪刀往人家案板上一把,再笑着给人家掏一棵烟,让人家给他投几票。你说谁敢不同意,杀猪刀就摆在人家案板上,谁也犯不上跟他较劲,谁当村主任都无所谓。靠着这种下流的手段,钱桃花的男人当上了村主任。这样的村主任能为老百姓做事吗?肯定不能。”

爹喝了一口酒,叨了一粒花生米放进嘴里,一边嚼一边继续说:“前年,村里选书记,竞选书记必须是党员才符合条件。跟钱桃花男人竞争的对手有两个人,一个是村计生专干,一个是村民兵营长。计生专干是个女的,户门小,平时抓计划生育抓得严,得罪了不少人,老百姓对她印象不好,她根本竞争不过钱桃花的男人,倒是民兵营长户门大,人缘也好。第一轮选举时,他跟钱桃花的男人只悬殊一票,这让钱桃花的男人吃睡不安。后来,民兵营长给全村党员每人买了一大袋十斤的洗衣粉,尽管这事违反规定,可镇上也没过问。镇领导说的很明白,只要不采用暴力手段去拉票,他们不过问,还说外国竞选总统,也是到处演说拉票。镇里不过问,可钱桃花的男人坐不住了,听说民兵营长给每个党员买了一袋洗衣粉。钱桃花的男人立刻租了一辆车,跑到相城县百货大楼,给全村党员每人买了一床太空被。洗衣粉哪能打过太空被,所以,钱桃花的男人毫无悬念的当上了村支部书记。”

赵春风静静地听着,一脸的不屑一顾,原来是这样,这样的支部书记当不当又有啥?花钱当的干部,上台后肯定光想着咋样捞钱了,早晚得栽倒了钱眼里。

爹笑了:“春风,咱没必要跟钱桃花这种人怄气,你在煤矿一定要好好干,干出个样子给自己看,更给那些看不起你的人看!”

赵春风知道,爹说的那些看不起他的人,其实就是指钱桃花这类人。

赵春风给爹倒了一杯酒,呵呵笑了起来:“爹,您放心,我不会计较这事的。钱桃花的男人就算当上镇长,我也不稀罕他!”

娘在一旁接过话说:“春风哪,你当初多亏没娶钱桃花,真要娶了她,娘恐怕这会早被气死了!”

赵春风一脸迷茫:“娘,您这从何说起?”

娘恨恨地说:“钱桃花跟咱们不是一路人。你这十来年不在家,你不知道钱桃花自打她男人当上村干部,眼里简直没有人了。她们村一户人家的猪跑到她菜地里吃了几棵小白菜,她追着打猪,追到人家家里,把猪腿给打断两条,这还不算,她还按一棵小白菜十块钱,让人家赔了一百多块钱。集镇上一毛钱能买将近二十棵小白菜,你说这不是讹人吗?这事谁不知道,太过分了!”

爹说:“还有更过分的呢。钱桃花的儿子在学校跟一个小孩打架吃亏了,她跑到学校里,逼着那个小孩给她儿子跪下,还让她儿子朝那个小孩脸上来回打了十几下,把那个小孩打得鼻子直窜血。你说可气不可气?”

赵春风惊得目瞪口呆:“那个小孩的父母不问吗?”

爹说:“咋问?俗话说,光棍不斗势力,钱桃花的男人是村干部,谁敢惹?”

娘又说:“钱桃花听说她们村一个妇女说她的坏话,堵着人家家门口骂了两天,最后那个妇女的男人当着钱桃花的面,把那个女的狠狠打了一顿,脸都打肿了,门牙也大被打掉了,钱桃花才算完事!”

赵春风暗自庆幸自己没跟钱桃花结婚,心说,世上竟有这么歹毒的女人,蛇蝎心肠哪,这种人咋不遭报应呢?

经爹娘一顿劝,赵春风心中的怒气消失地无影无踪了,他在心里更加看不起钱桃花了。赵春风心说,你钱桃花看不起我,我更看不起你,你猪狗不如!

赵春风和叔叔、父亲给爷爷奶奶添好坟,已快中午了。

吃过中午饭,赵春风又在家跟爹娘聊了一个多小时,他给爹娘说了,明天上午就得回皇藏峪煤矿,中午还打算下个井。

娘说,你赶紧走吧,还有四五十里的路,路上不要骑得太快,天黑之前能到家就行。

赵春风说,一个小时就能赶到西关山村。

爹催促赵春风,你赶紧走吧。记住了,到家后给我和你娘打个电话。

赵春风这才推着自行车走出了院子。在父母牵挂的目光中,赵春风离开龙岗山村,骑着自行车向西关山村赶去。

第二天早上7点多钟,赵春风坐上了去龙城县的中巴车。

一个小时后,他在龙城县汽车站坐上了去皇藏峪镇的一辆中巴车。

快到倒流河镇的时候,赵春风突然发现前面大约二百米处的路上聚集了不少人。他心里一惊:“难道出车祸了?”

中巴车离那群人越来越近,最后在离那群人不到十米的地方停了下来。

赵春风猛然发现有几个穿着警服的人围住一个男人,那个男人背对着赵春风这辆车。

有人打架了,车上不知谁喊了一声。

无论司机怎样摁喇叭,路上那群人动了不动,司机只好走下车。赵春风知道一时半会这辆车走不了,他也跟着下了车,车上不少乘客想看看热闹,也一个接一个走下车。

赵春风走近人群,才发现路中间躺在一个妇女,她身边地上还淌了不少血。赵春风心里一惊:“难道真出车祸了,那个女的被车轧死了?可肇事车辆在哪儿?”

再往路边看,一个男的满脸、满身都是血,坐在地上不住地呻吟。

“这是咋回事?”赵春风小声问旁边一个男子。

“打架。你没看见路上躺着的那个女的吗?她被人打倒了,估计受伤了,躺在地上装死,说啥都不愿意起来。那个坐在路边的男子是女子的男人,他听说媳妇挨打了,赶过来跟人家拼命,可是没打过人家,你看看他的样子,也被打了。这不,镇派出所的人来了,正在调查这事呢!”

“因为啥打架?”赵春风又问。

“躺在地上的那个女的是我们镇的李桃花,那个揍她的男子是天门山村的孙春风,现在在皇藏峪煤矿上班,听说当副区长了。也不知为啥,他们在这儿碰到了,听说李桃花遭讥孙春风,才挨的打,揍得不轻哪!”一个老者说。

一听说是孙春风,赵春风的脑袋顿时大了三圈,他太熟悉孙春风了,也知道孙春风跟李桃花的事。

赵春风赶紧挤进人群,向那几个民警走去。

“孙春风,这到底是咋回事?”赵春风大声问孙春风。

几个民警正在向孙春风询问事情的经过,听见有人大喊,他们不约而同地扭头回望。

“赵总,你这是从哪来?”孙春风看见赵春风,又惊又喜。

“我回老家给爷爷奶奶添坟刚回来。你到底为啥打人?”赵春风急了。

“赵总,这不怨我。今个上午我从矿上骑着自行车回老家给爷爷上坟,没想到在这儿碰到李桃花,她看见我二话不说,连讽刺带挖苦,说煤矿工人下了井就是死的,上来才是活的。她还说我在煤矿下井早晚得被矸石砸死。你说,我不揍她揍谁?他丈夫来到这儿,不问青红皂白,当胸就给我一拳,我能吃这个亏,一气之下,我连他一起揍了起来。派出所咋处理我我都认了,但我有言在先,如果派出所处理不公,我肯定不服,我肯定上诉!”

赵春风想到自己昨天回老家遇到钱桃花时,被钱桃花羞辱的事,心里对孙春风怒打李桃花之事暗挑大指,活该,这种货就该揍,不揍她不长记性。赵春风顿时感觉躺在地上装死的不是李桃花,而是钱桃花。

这真是一件大快人心的事情,赵春风越想越解气,可转瞬又愁容满面。现在是法治社会,光天化日之下,孙春风把李桃花和她丈夫打伤了,这事李桃花绝不会善罢甘休的,镇派出所也不能不闻不问。既然自己赶上了,就得想方设法帮着孙春风把这件事摆平。可咋摆平?愁人哪,这毕竟不是在皇藏峪煤矿,这是在倒流河镇,也许孙春风自己能摆平,他是倒流河镇人,熟人也多。

想到这儿,赵春风把孙春风喊到一边,小声问:“孙区长,这件事你打算怎么办?”

孙春风满不在乎地说:“瞎子放驴随它去了,我得看看派出所咋处理这件事,他们真要一碗水端平,我就认了,他们真要处理不公,我就上诉!”

赵春风一听,知道孙春风没有能力处理好这件事。看来必须自己出头,不然,真不知孙春风能落个啥下场。可自己该咋样帮助孙春风?

正一筹莫展时,赵春风突然眼睛一亮,他想到自己高中时的一个同学江大勇。看来,这事非江大勇出面不可。只要江大勇出面,满天云彩就散了。

字数:3939

 

 

 

  评论这张
 
阅读(124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