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蔡进步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1994年初中毕业后开始新闻写作,收获甚微。曾在铁路上干过1年养路工。1995年走进淮北煤矿技工学校,三年后毕业无工作。回萧县庄里乡老家务农。1999年7月加入中国共产党。2000年9月走进淮北桃园煤矿,在采煤一线干了五年。,体会到了煤矿的酸甜苦辣。如今,尽管我离开了采煤一线,可我的心仍然留在百米井下,我时刻牵挂着那些百米井下辛勤劳作的工友们。业余时间,我喜欢写点东西,以自娱(现在安徽濉溪县五沟镇淮北矿业袁店一井煤矿综采二区)。

网易考拉推荐

长篇小说《桃花依旧笑春风》第五章4(作者:蔡进步)  

2015-12-11 09:36:1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龙城县倒流河镇老头泉山村的李桃花芳龄二十一岁,细高挑、瓜子脸,细细的眉毛,眉梢有点上挑,匀称的身材,浑身上下都充沛着一种朝气蓬勃的活力。

李桃花是倒流河镇有名的美女,几乎天天都有媒人登门保媒。不知为啥,李桃花对那些人不屑一顾,她不止一次说,我没生活在古代,不然,四大美女肯定重排座次,我肯定有一席之地,要不就是五大美女。生不逢时,所以我也不想嫁什么英雄豪杰,但是歪瓜裂枣我肯定不嫁,我择偶的标准:一要身材魁梧,长得没有三块豆腐高,蹦三蹦都不能给蚂蚁带上镯子的,你哭瞎眼我看都不看;二要五官端正,长得嘴歪眼斜,尖嘴猴腮,赶紧滚一边去;三要细皮嫩肉,齿白唇红。长得膀大腰粗,黑的跟木炭一样,我理都不理;四要眉清目秀,气度潇洒。站没站相,坐没坐相,病秧子一个,我能踢死你。

数月前,媒人给李桃花介绍了一个小伙子,家住邻村天门山村的孙春风。孙春风身高1.75米,五官端正、细皮嫩肉、气度不凡,天门山村的村民都说,看看春风这孩子,人家父母是咋生出这样的孩子的,咱没见过三国时期的赵云,没见过唐朝的罗成,更没见过北宋的杨六郎,看看春风,就能猜出赵云、罗成、杨六郎长得啥样了。

自古美女爱英雄,俊女爱靓男。李桃花也不例外,当她第一眼看见孙春风时,骨头几乎酥了。没等父母开口,李桃花满口答应了这门婚事。孙春风成了李桃花的男朋友。时间不长,两个人把婚期定了下来。

李桃花人样子长得美,这一点全村人都公认,但她最大的缺点就是爱慕虚荣,攀比心太强,好讽刺挖苦人。

一开始,孙春风不知道李桃花有这些缺点,相处一段时间后,李桃花的缺点便一一暴露出来。这让孙春风很不自在,却有口难言。

孙春风心说,等结婚后,我说啥都得把李桃花的这些缺点给改掉,这么好的一个女孩子,咋能有这些缺点?

孙春风迎亲那天,爱慕虚荣的李桃花因孙春风没买洗衣机,恼了,毅然决然地跟孙春风断绝了关系。好端端的一桩婚姻断送在一台洗衣机上,让不少知情人唏嘘不已。

后来,孙春风的爹娘求媒人登门劝说李桃花,答应给买一台洗衣机。李桃花同意重新跟孙春风联姻,但有言在先,孙春风必须跪在她面前赔礼道歉。

尽管条件苛刻,孙春风的爹娘却满口应允。孙春风的爹情绪激动地说:“春风要是不愿意跪在桃花面前认错,我跪!”

谁知一找孙春风,人没了。四处打听才知道,孙春风先是跑到皇藏峪镇他姑姑家,后来竟招工进了皇藏峪煤矿,当了一名采煤工人。孙春风的爹到矿上去了八趟,也没劝得“春风归”。如果李桃花不说让孙春风跪在她面前赔礼道歉,也许孙春风能回心转意。

孙春风一听说李桃花提出非礼的条件,气得几乎吐血,暗自咬牙切齿:“李桃花呀李桃花,你长得再俊我也不娶你,你根本不配做一个人,是人都不会提出这样的条件,这辈子谁娶你谁就倒了八辈子的血霉了!”

李桃花在家等着孙春风登门赔礼道歉,她仿佛看见孙春风跪在她面前的可怜相,心说我李桃花治不好你孙春风,我就白活二十一年。

可左等孙春风不来,右等孙春风不到。李桃花沉不住气了,向媒人一打听,媒人吼了起来:“你就算等到头发白了,也等不到孙春风登门去给你赔礼道歉了!”

李桃花一愣:“到底咋回事?”

媒人说:“孙春风到皇藏峪煤矿当工人去了,他根本不吃你这一套!”

李桃花原想看孙春风的笑话,把他当猴子一样耍耍,没想到孙春风爱矿山不爱美人,给李桃花来了个烧鸡大窝脖,气得李桃花两天没吃饭,三夜没睡觉。她倒不是觉得失去了孙春风这样一个俊男靓哥,而是认为自己的自尊心受到了伤害。要是换别的男孩子,别说给李桃花跪下,即便再苛刻的条件,也会很爽快地答应,可这个孙春风竟然不吃这一套,李桃花能不恼火?

恼归恼,李桃花择偶的标准依然没降,反而又增加了,除了身材魁梧、五官端正、细皮嫩肉、眉清目秀这四个条件,还得对她李桃花言听计从,敢说一个不字,滚一边去。

瘸驴不愁拉不着破磨,乌龟早晚能配上王八,何况李桃花这样的“绝代佳人”,倒流河镇不光孙春风一个男孩子长得漂亮,媒人别的本事没有,想物色几个漂亮的男孩子,那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媒人虽说没有千里眼,顺风耳,却有一般人没有的本事,时间不长,媒人就给李桃花物色到一个很优秀的男孩子,相貌比孙春风稍微逊色一点。

一听说媒人给他介绍的对象是李桃花,那个男孩子眼光顿时绿了,他信誓旦旦,桃花妹妹让我打狗,我绝对不去撵鸡,让我跪着给她洗脚,我绝不站着给她洗脸。

李桃花跟男孩子相处几天后,便认准了这个男孩子就是她今生要等的人,不由地心花怒放。

男孩子叫袁华,家住倒流河镇南平山村,跟李桃花家相距十五里。袁华人长得漂亮,家境殷实,父母在倒流河镇上做小生意,据媒人说,袁华家里存款超过一万元。

李桃花那个喜呀,乐呀,高兴地几乎辨不清东南西北了。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如果不跟孙春风分手,能找到这么好的一个男朋友吗?真要跟孙春风结婚,这辈子就掉火坑里了,你看孙春风那个样,别觉得自己长得好,长得好为啥去下井,走投无路才下煤窑,你孙春风要不是走投无路,能到煤矿去,煤矿井下的活儿是人干的吗,你孙春风就是一个无能之人,不去煤矿下井出憨力还能干啥?

自从跟袁华确定了关系,李桃花隔三差五地就去袁华家。袁华的父母不愧是生意人,小算盘打得啪啪响。只要李桃花去了他们家,好吃好喝的,可劲地买。只要李桃花高兴,要啥给啥。十天半月的还给李桃花买身衣服。人靠衣服马靠鞍,李桃花本来长得就漂亮,再穿上新买的衣服,更加楚楚动人了。

李桃花有时去袁华家,居然住下来不走了。据说两个人已经同居了。

双方父母一商量,干脆把两个人的婚事办了吧,以免他们未婚先育,真要这样,双方父母和他们本人面子上都过不去。

袁华的父母找人给袁华看好了结婚的日子,定在国庆节那天。

婚期定好后,双方都在准备结婚的事。李桃花置办嫁妆,张罗酒席。袁华家忙着摆弄新房,原先的瓦房推倒盖平房,还得盖两间厢房,拉上院墙。

因为忙着准备结婚的事情,李桃花去袁华家的次数少了,由原先的两三天去一趟到现在的一星期去一趟。

袁华的父母为了李桃花来往方便,还专门到龙城县城里给李桃花买了一辆崭新的凤凰牌大链盒自行车,喜得李桃花每天都要骑着自行车在村子附近的公路上转几圈。

这辆大链盒自行车是李桃花的私家车,虽说跟美国总统的专机空军一号相差十万八千里,但在老头泉山村乃至整个倒流河镇,这辆自行车是蝎子的尾巴——独一个。不是人们买不起,而是觉得买这样的自行车骑着浪费,农村买东西讲究实用,买一辆自行车至少得能带人,能带重物,所以,一般人家都买加重永久牌自行车,车架大,负重强,不像大链盒自行车,小巧玲珑,好看却不堪负重。

李桃花的自行车没有人去借,谁去借也借不来,李桃花根本不借。

每天早晨太阳刚刚升起或黄昏夕阳西下时,李桃花都要骑着自己的大链盒自行车到村口路上去兜风。

李桃花时而穿着一身红衣服,时而穿着一身白衣服,时而穿着一身黑衣服。无论穿啥衣服,上衣和裤子颜色始终一样。李桃花骑着自行车到村口兜风,成了老头泉山村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人们感慨,赤兔胭脂马只有关羽才配骑,青龙偃月刀只有汉寿亭侯才配用。你看人家桃花骑着那辆大链盒自行车,多养眼,换别人骑,那是侮辱大链盒自行车。

那天黄昏时分,李桃花穿着一身红衣服,又骑着自己的大链盒自行车在村口公路上兜风,却巧遇南平山村一个人,这人是袁华的邻居,他告诉李桃花,今个上午十点多钟,袁华想看看自己的平房垒得咋样,便爬上了脚手架,跟几个垒墙的匠人闲聊起来,谁知一脚踩空,从三米高的地方摔了下去,幸亏下面是一堆土,不然,非得腿断胳膊折不可。

李桃花一惊,忙问:“摔伤了没有?”

那人说:“头上摔烂了一个口子,缝了十针。左腿肚子上划破一道口子,没啥大事,正在镇医院住院呢!”

李桃花一听,心急如焚,她跳上自行车,两脚一使劲,只见一团红云急速地向镇上刮去,眨眼间就消失在夕阳的余晖里。

自从未婚夫受伤住院后,李桃花一天往镇医院跑两趟,有自行车,来往也方便。

袁华心里美气,瞧,未过门的媳妇多疼自己呀,这个媳妇算是找对了。见李桃花天天来医院,袁华很心疼,他怕李桃花累着,便劝李桃花:“桃花,你不要天天来医院,一来一回十几路,太辛苦了。医生说我再过三天就能出院,等我出院那天你再来吧!”

李桃花答应了,一连两天都没去医院。

到了袁华出院的日子,李桃花骑着自行车赶到了镇上,给袁华买了一箱子酸奶,又买了几斤苹果和香蕉。其实,李桃花买这些东西是多余的,袁华上午吊完水就能出院,买这些是累赘,可她还是买了。

推开病房的门,李桃花一眼就看见了正躺在床上吊水的孙春风,她先是一惊一愣,旋即笑了起来:“咦,这不是孙矿长吗?咋还吊起水了,病了吗?咦呦,手指上咋还包着纱布,是在井下拼搏时受的伤吗,伤的咋样?”

孙春风看见李桃花,头好像大了三圈,脑袋嗡嗡作响,顿时像失去了知觉似的,他不知道李桃花咋能来镇医院。可以肯定地是,李桃花绝对不是来看望我的。

正在疑惑不解,临近床上的那个男青年满面笑容地说:“桃花,我今个上午就出院了,你咋还买这么多东西?”

李桃花把手里的东西放到男青年床头的茶几上,问了几句后,拿出一个香蕉,剥了皮,递到男青年嘴边,一脸灿烂的笑,两眼含情脉脉地说:“华哥,吃个香蕉吧!”

男青年没拒绝,顺从地张开嘴,轻轻咬了一口,一边嚼一边含糊不清地说:“好吃,你也咬一口!”

李桃花没客气,真地咬了一口。就这样,他们你咬一口,我咬一口,一个香蕉很快消失了。

李桃花拿起床头上的毛巾,给那个男青年擦了擦嘴。

这时,李桃花好像想起啥似的,嘴角浮现出一丝冷笑,她放下毛巾,又拿起一个香蕉,却没剥皮,一转身,一扬手把香蕉撂向孙春风:“孙矿长,听说你到皇藏峪煤矿发展去了,我得提前恭喜你,你以后肯定能当区长、矿长甚至是局长,暂且先称呼你孙矿长,你不介意吧。今个巧遇,没啥好表示的,给你个香蕉吃。你以后真要当了矿长、局长,我说不定还得麻烦你呢,到时候你可别不给面子,不帮我忙哪!”

那个被扔出的香蕉啪地一声掉落到孙春风胸口处,孙春风没想到李桃花能来这一手,当众扔香蕉,当众喊他孙矿长,这比打他两耳光还难受。孙春风差点气哭了,他真想跳下床跺李桃花两脚,更想抽李桃花两巴掌,但他没这样。也不敢这样,当着李桃花男友的面捶她,自己恐怕就会被人当成苍蝇拍倒在地。

孙春风感觉肺都要炸了,气得胸脯一起一伏,他看看吊瓶里的水还有大半瓶,急忙大声喊护士,护士不知出了啥事,慌慌张张地跑了进来。

“护士,给我起针?”孙春风怒吼。

“还有一半水,你咋要起针?”护士吃惊地问。

“你不要管这么多,赶紧起针!”孙春风带着哭腔说。

护士沉吟片刻,弯腰把孙春风手上的针头起掉。孙春风用手按住吊水的地方,轻轻闪掉盖在身上的被子,慢慢坐起来,穿上鞋,站起来大踏步向外走去。

出了病房门,孙春风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了,眼泪夺眶而出,他暗恨自己,悔不该听矿医院医生的话回家来吊水,更不该来镇医院吊水,如果在矿医院吊水或者在村卫生所吊水,哪还会有今天李桃花羞辱自己的一事。

孙春风暗下决心,李桃花呀李桃花,我孙春风不会忘记今日受辱之事,我一定要在煤矿好好干!当区长、当矿长我没那本事,但我会用实际行动来证明自己的能力,我要在煤矿干出个样子给你李桃花看!

字数:4456

  评论这张
 
阅读(1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