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蔡进步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1994年初中毕业后开始新闻写作,收获甚微。曾在铁路上干过1年养路工。1995年走进淮北煤矿技工学校,三年后毕业无工作。回萧县庄里乡老家务农。1999年7月加入中国共产党。2000年9月走进淮北桃园煤矿,在采煤一线干了五年。,体会到了煤矿的酸甜苦辣。如今,尽管我离开了采煤一线,可我的心仍然留在百米井下,我时刻牵挂着那些百米井下辛勤劳作的工友们。业余时间,我喜欢写点东西,以自娱(现在安徽濉溪县五沟镇淮北矿业袁店一井煤矿综采二区)。

网易考拉推荐

长篇小说《桃花依旧笑春风》第四章4(作者:蔡进步)  

2015-11-29 17:02:2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赵春风是个很爱面子的人,为了给二牛和表姐张玉琴订婚,他在皇藏峪镇杏花村饭店摆了一桌。赵春风知道,这桌饭没有四百块钱拿不下来,他一个月的工资才一千多块钱,这桌饭耗去了赵春风三分之一的月工资。为了表姐,赵春风认了,钱是人挣的,只要表姐能跟二牛结婚,再多弄一桌饭赵春风也不心疼。

饭桌上,赵春风当面问表姐是否看中了二牛。表姐毫不隐瞒,说她看中了。

谁知,二牛竟当场拒绝跟张玉琴结婚,这让张玉琴很没面子。张玉琴再也坐不下去了,哭着离开了“缘分厅”。

赵春风几乎气疯了,他让妻子李秀莲赶紧去追表姐。

李秀莲刚走,赵春风再也按捺不住内心的愤怒,他猛地站了起来,对着二牛的脸左右开弓,打得二牛嗷嗷叫。

赵春风气懵了,他抓住二牛的脖领子,咬牙切齿,怒目而视,破口大骂:“狗日的二牛,给脸不要脸,你以为我这是给你闹着玩的,我真是瞎了眼,咋想起来把俺表姐介绍给你!”

说完,赵春风对着二牛的胸口就是一阵猛捣。二牛顾不上疼痛,连声说:“春风兄弟,你听我解释!”

“你不是人,猪狗不如,我听你解释啥?”赵春风没停手。

见二牛的嘴角和鼻子里淌出了鲜血,彭向阳赶紧上前拉住赵春风。

“赵队长,你听他解释,如果他说不出个理由来,再揍他不迟,到时候咱俩一起揍这个狗日的孩子!”彭向阳冲着二牛直瞪眼。

赵春风停住了手,嘴里依然不干不净地骂着。

“春风兄弟,我想问一下,你表姐是不是本地人?”二牛一边擦嘴角的血,一边问赵春风。

“不是本地人还能是哪里的人?”赵春风怒不可遏。

“春风兄弟,你去问问你妻子吧。问问你表姐到底是哪儿的人?我为啥不愿意跟你表姐结婚,不是她长得不好,不瞒你说,我第一眼看见她时,整个人都酥了,这辈子真要能跟她结婚,让我少活二十年我都无怨言。可我为啥不愿意跟她结婚,因为她长得太像我死去的嫂子了。在没有弄清你表姐的真实身份后,你打死我我也不会答应跟她结婚的!”二牛眼里有泪水在流动。

赵春风一惊奇,彭向阳一愣。

赵春风好像听妻子李秀莲说过,她表姐张玉琴不是姑姑亲生的。姑姑和姑父结婚后,不知咋的,一直没有孩子。李秀莲只比张玉琴小两岁,她恍惚记得,自己两岁时到姑姑家,姑姑家还没有小孩。她三岁时又去姑姑家,姑姑家里竟然多了一个小女孩,就是她表姐张玉琴。

后来有一次,李秀莲问张玉琴:“我以前咋没见过你,张玉琴说我是从很远很远的地方来的,我家里还有一个妹妹。那天,我和妹妹在家门口玩,一个男人抱起妹妹就走,妹妹乱哭乱喊,还狠狠咬了那个男人的手一下,那个男人疼得放下妹妹,却把我抱走了。我就来到这儿了!”

李秀莲又问:“你知道你的家在哪儿吗?”

张玉琴说:“不知道,我只知道我叫婉春,俺妹妹叫婉秋。我和妹妹一起出生的,我比她大几个小时。”

赵春风这才想起表姐张玉琴不是李秀莲的亲表姐,是她姑姑抱养的,或者说是花钱买来的。具体从哪里买来的,他不知道,妻子李秀莲也不知道。只有李秀莲的姑姑姑父知道,可现在二位老人已经去世了。

“二牛,你为啥要打听我表姐的身份?”赵春风稍微平息了心中的怒火。

“春风兄弟,不瞒你说,我觉得你表姐长得太像我死去的嫂子了,连说话和一举一动都像,我怀疑她是不是我嫂子的亲人,你想想,这件事弄不清楚,我能答应跟你表姐结婚吗?”二牛眼圈红了。

赵春风如梦方醒,他连声问:“二牛,你嫂子的老家在哪里,她叫啥名字?”

二牛哽咽着说:“她叫王婉秋,可她只说自己家在四川,却一直不愿意说出自己的家乡住址。所以,嫂子被俺哥杀死后,连县公安局都不知道俺嫂子住在哪里,不然,能把嫂子埋在俺村外田野里吗?”

赵春风紧紧拉住二牛的手,愧疚地说:“二牛哥,我错怪你了。你和向阳在这儿等着,我这就去问问表姐。我记得我妻子说过,表姐叫婉春,她还有个妹妹叫婉秋,如果真是你那死去的嫂子,这可太不可思议了!”

赵春风转身奔出了“缘分厅”,去追赶妻子李秀莲和表姐张玉琴。

出了杏花村饭店向西大约一百米,赵春风就看见表姐张玉琴蹲在206国道旁边,可能在哭呢。妻子李秀莲弯腰去拉扯表姐,表姐说啥都不愿意起来。

赵春风走了过去,他对张玉琴说:“表姐,二牛不是不答应这门婚事,只是他有一个心结,这个心结解不开,他不敢跟你结婚!

 张玉琴抬头看了一眼赵春风,疑惑地问:“他有啥心结?”

“表姐,我问你,你是不是姑姑的亲生女儿?”赵春风问。

张玉琴一愣:“春风,你问这干啥?”

李秀莲狠狠瞪了赵春风一眼,怒问:“你瞎问啥?”

“表姐,我听秀莲说,你的小名叫婉春,对吗?”

“是的,这又咋样?”

“表姐,二牛的哥哥大牛几年前买了一个四川女子,因那女子不愿意跟大牛结婚,大牛一气之下,把那女子杀死了!”赵春风两眼直盯着张玉琴。

“这跟我有啥关系?”张玉琴问。

“表姐,这个女子叫王婉秋,听二牛说她跟你长得一模一样,连声音和一举一动都相似,二牛怀疑那女子跟你有啥关系,所以不敢同意这门婚事!”赵春风声音不高,却像炸雷响在张玉琴耳边。

“春风,你说二牛的嫂子跟我长得一样,她叫王婉秋?”

“是的,我以前听二牛说过他哥杀死他嫂子的事,二牛恼恨他哥,以至于他哥被枪毙了,二牛都不愿意把他哥埋起来。二牛是个好人哪,他说要是弄不清你真实身份,他就不能答应这门婚事!”

赵春风正跟表姐说二牛的事,无意间一回头,惊讶地发现,二牛和彭向阳跟四号沟村的村长一起走来,他们身后还跟着三个警察。

“你是张玉琴吗?”一个高个子民警走近了张玉琴问。

“嗯,你们是?”张玉琴有点害怕,她不知道警察找她干啥。

“我是龙城县刑警队的,我们昨天抓获一个人贩子,他说二十多年前从四川拐来一个五岁的小女孩,卖给皇藏峪镇的张黄山,我们调查过了,张黄山就是你爹,现在你爹娘都去世了。我们想找你核实一下情况!”高个子民警一脸严峻。

张玉琴呆呆地站在那儿,好半天没说话。她朦朦胧胧地记得,二十多年前,自己和双胞胎妹妹婉秋在门口玩耍,一个男子把妹妹抱起来就走,却被妹妹狠狠咬了一下左右,那男人疼痛不已,把妹妹放下来后,竟然把她抱走了。后来就来到皇藏峪镇北汪沿村,她至今还能记得那个抱走她的男人,更记得妹妹的模样。

这时,二牛走了过来,他小声对赵春风说:“春风,刚才俺们村村长来告诉我,这几个民警来找他,说他嫂子的娘家住址已经打听清楚了,龙城县公安局已经跟四川警方联系了,俺嫂子的娘家人最近两天就来到咱这儿,他们准备把俺嫂子的尸骨运回四川!我问清楚了,你表姐就是俺嫂子的双胞胎姐姐!”

赵春风不敢相信这是真的,直到那个高个子民警告诉他拐卖张玉琴和王婉秋的是同一个人贩子,那个人贩子已经交代了,这是真的。

张玉琴静静地听着,当得知双胞胎妹妹几年前被二牛的哥哥大牛杀死了,她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放声大哭起来。

二牛眼里早已含满了泪水,见张玉琴哭成了泪人,二牛走过去,双膝一曲,头一低,跪在张玉琴面前,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

张玉琴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二牛,百感交集,又恨又感激。她恨这个男人的哥哥残忍地杀死了自己的同胞妹妹,却又感激他这么多年来每年清明节都能给妹妹上坟烧纸。再说,又是这个男人不远千里跑到南京,抓住了撞死自己丈夫的肇事司机。看来,自己注定跟这个男人有缘分,不然,赵春风咋偏偏能给我介绍他呢,不然,妹妹咋偏偏卖给他哥哥呢?冤、怨、缘,也许,老天爷早已安排好了。

想到这儿,张玉琴扶起二牛,哭着说:“二牛,我想去你家看看我妹妹的照片,更想去看看我妹妹的坟,你能答应吗?”

二牛说:“愿意,等你的家人从四川来后,你们随时都可以把你妹妹的尸骨运回四川!”

三个民警一见事情的来龙去脉全部了解清楚了,便回了龙城县公安局。

二牛带着赵春风几个人去了他家。

张玉琴在二牛家里看见妹妹的照片时,眼泪又下来。照片上的人正是她的胞妹婉秋,虽说女大十八变,可还能辨认出妹妹的模样。张玉琴把妹妹的照片捂在胸口,失声痛哭起来。

哭了好大一会,张玉琴又仔细打量二牛房间里的一切,她隐约能感觉到,这屋里的所有东西上面,都有妹妹的气息,想想妹妹曾经在这里生活过,张玉琴眼前又浮现出妹妹的音容笑貌。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她在心里呼喊,妹妹,姐姐现在就在你曾经住过的地方,你能感觉到吗?

半小时后,二牛带着赵春风等人赶往村外王婉秋的坟前。

路过村中小店时,二牛还买来两卷烧纸。

出了四号沟村往东走不到半里地,二牛指着一个坟头说,那就是我嫂子的坟,再往东五十多米远那两座是我爹娘和哥哥的坟。

张玉琴几乎是挪着步子来到妹妹坟前的,妹妹的坟上长满了野草,一阵风吹过,野草一起一伏,像是在低声哭泣。

张玉琴来到坟前,猛地扑倒在坟上,嚎啕大哭起来。

赵春风、李秀莲、彭向阳、二牛四个人站在旁边,跟着流泪,他们不知道这对张玉琴来说是件喜事还是件悲事。四个人谁都没劝张玉琴,任凭张玉琴痛哭。

过了好长时间,张玉琴才止住悲声。

见二牛正给妹妹烧纸,张玉琴拿起几张纸,点燃了,眼泪又下来了:“妹妹,姐姐来看你了。咱爹咱娘等两天也来看你,他们会把你带回老家的!”

又一阵风吹过,刮得烧纸乱飞,差点点着了坟上的野草,坟上的野草被风吹得沙沙作响,仿佛王婉秋在哭泣……

字数:3600个

  评论这张
 
阅读(2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