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蔡进步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1994年初中毕业后开始新闻写作,收获甚微。曾在铁路上干过1年养路工。1995年走进淮北煤矿技工学校,三年后毕业无工作。回萧县庄里乡老家务农。1999年7月加入中国共产党。2000年9月走进淮北桃园煤矿,在采煤一线干了五年。,体会到了煤矿的酸甜苦辣。如今,尽管我离开了采煤一线,可我的心仍然留在百米井下,我时刻牵挂着那些百米井下辛勤劳作的工友们。业余时间,我喜欢写点东西,以自娱(现在安徽濉溪县五沟镇淮北矿业袁店一井煤矿综采二区)。

GACHA精选

小小说《来,咱们喝酒!》(作者:蔡进步)  

2015-01-02 08:47:0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四号沟煤矿采煤区的梅新决定报复安监员吴庆。

梅新的活儿干得好。队长曾不止一次说:吾之有梅新,犹鱼之有水也。队长知道,再难干的活儿只要交给梅新,保准能干好。梅新连续十年被矿评为五好职工,还被评为局劳模和市劳模,梅新的这些荣誉,在整个四号沟煤矿是蝎子的尾巴——独一个。

工友们都说,梅新当五好职工,我们服。换别人,不配。

人是最容易骄傲的,梅新连续十年被矿评为五好职工,还获得了局劳模、市劳模,他有时也飘飘然。

梅新飘飘然之后有时便违章操作。一周前,梅新在井下工作面机巷抹帽时,使用了一棵慢漏液的单体支柱。

十年前,梅新班里的一个工人因使用慢漏液的单体支柱,结果支柱突然倒下砸伤一位工友,砸断三根肋骨。

梅新也想把这棵支柱换掉,可机巷没有好的支柱,好的支柱必须到风巷去扛,往返路途太远不说,一路上到处是“障碍”,没有一个小时,根本扛不来。所以,他便用那棵慢漏液的支柱。梅新想的很好,我用这棵支柱时它是好的,谁能知道我走后它漏液了,我总不能二十四小时在机巷看着这棵支柱吧?

梅新的做法被安监员吴庆看的一清二楚。梅新在试验那棵支柱时,吴庆就在四五米远的地方看着,他知道工人最怕安监员在身边监督自己干活,那样影响工人干活的情绪,容易让他们分心,吴庆装作没看见。

等梅新把那棵慢漏液的支柱补设好后,吴庆悄无声息地出现在梅新身后。梅新,你这棵柱子是坏的,赶紧换掉,不然,我就把你送进“三违”学习班。

梅新吃了一惊,他做梦也没想到安监员能知道这棵支柱是坏的,本想分辨几句,可心里发虚。梅新嘟囔着说,离风巷太远了,扛一棵支柱不容易,再说这棵支柱漏的不很,两个班就过去了。

吴庆说梅新你是老工人了,还是五好职工,局劳模,市劳模,你就这样对待工作的吗?说虽不多,句句似刀子刺着梅新的心,让梅新痛苦不已。

最后,梅新“跋山涉水”,经历了“千山万水”,终于在一个小时后从风巷扛了一棵好的支柱。此时,下一班的职工已经来到快一个小时了。

走在上井的路上,梅新咬牙切齿,在心里暗骂吴庆,恨不能把吴庆拉过来胖揍一顿。

三天前,梅新在机巷抹帽时,悬挂在巷道帮上的瓦斯报警仪响个不停。梅新知道瓦斯超限了,必须采取措施及时处理。可那样既耽误干活,还得多出一半的力。

梅新眉头一皱,计上心来,他把瓦斯报警仪往外挪了米把,瓦斯报警仪便“缄口不言”了。嘿嘿,还是我聪明,梅新正自鸣得意,没想到安监员吴庆又像个幽灵似的不知啥时候出现在他身后。

梅新,你这是严重违章!我问你,你知道瓦斯报警仪为啥响吗?

瓦斯超限了。梅新嗫嚅着,心里好像揣了一只小兔子。

那你说说瓦斯爆炸的三个条件?吴庆步步紧逼。

第一,瓦斯浓度在5—16%;第二,氧气浓度在20%以上;第三,点火温度在650—7500C。梅新背得很熟。

现在咱们呆的这个地方氧气的浓度就在20%以上,刚才瓦斯报警仪响了,说明瓦斯浓度已经超限,万一你干活时把工具碰到铁梁上碰出了火花,瞬间的温度就能达到六七百度甚至更高,瓦斯爆炸的三个条件一旦同时具备,就有可能爆炸,一旦炸了,今天在这个工作面干活的所有工人一个也跑不了,几十口的性命要是全部交代了,谁能承担这个责任?吴庆厉声斥责梅新。

梅新嘴上没说,心里却不以为然,切,我在井下干了十多年,哪天没听到报警仪响,哪天没见到火花,十年了瓦斯也没爆炸过。你刚才说的就是纸上谈兵。

这一次,吴庆毫不客气地把梅新送进了“三违”学习班,使梅新损失一千多块钱。梅新还在各单位周五安全例会上巡回现身说法,弄得梅新“既丢面子又丢票子”。恨得梅新真想从副井口跳下去,可他没敢,八百多米深的副井,跳下去就得粉身碎骨。

梅新决定报复吴庆。那天中午,他打电话叫来好友毛蛋、狗子、三刀,四个人在矿外的狗肉馆边喝酒边聊天。

酒桌上,梅新把自己的遭遇一五一十地向好哥们倾诉,说到动情处,梅新哽咽住了,现在矿区经营形势不好,我上个月累死累活,才开了两千二百块钱,狗日的吴庆一下子就弄掉了我一千块钱,是可忍,孰不可忍。

三个好友听了梅新的诉说,沉吟片刻,他们开始劝梅新,说吴庆是好心,不能报复他。

梅新一个劲地摇头,说想不通,明明这是吴庆故意找茬,不出这口气绝不罢休。

一个多小时过去了,梅新依然坚持自己的意见,说你们要是怕事,我自己去。

毛蛋、狗子、三刀面面相觑,束手无策。

这时,狗子轻轻拍了一下梅新的肩头,同时用手指了指饭店门口。

梅新顺着狗子手指的方向望去。隔着玻璃门,几只麻雀正在门外走来走去觅食、嬉戏,门内不远处,一只大花猫正蹑足潜踪地朝那些麻雀挪去。

麻雀们只顾觅食、嬉戏,丝毫不知一只猫正朝它们靠近。

离麻雀们还有半米远时,大花猫突然来了个“饿虎扑食”的动作冲向麻雀,只听咚地一声响,大花猫的头实实地撞在玻璃门上,门外的麻雀扑棱着翅膀,一飞而散。

足足十来秒钟,大花猫才从地上爬起,坐在地上愣愣地看着玻璃门。

梅新若有所思,端起酒杯,笑着对三个人说,来,咱们喝酒!

  评论这张
 
阅读(68)|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