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蔡进步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1994年初中毕业后开始新闻写作,收获甚微。曾在铁路上干过1年养路工。1995年走进淮北煤矿技工学校,三年后毕业无工作。回萧县庄里乡老家务农。1999年7月加入中国共产党。2000年9月走进淮北桃园煤矿,在采煤一线干了五年。,体会到了煤矿的酸甜苦辣。如今,尽管我离开了采煤一线,可我的心仍然留在百米井下,我时刻牵挂着那些百米井下辛勤劳作的工友们。业余时间,我喜欢写点东西,以自娱(现在安徽濉溪县五沟镇淮北矿业袁店一井煤矿综采二区)。

随笔《一面之缘》(作者:蔡进步)  

2014-10-28 15:07:5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026上午,我在宿州市作家QQ群里得到一个噩耗:宿州市青年作家戴上海遭遇车祸身亡。

看到这个消息,我愣住了,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咋可能呢?我半个月前还跟戴上海在一起开会呢,仅仅一面之缘,还没跟他说过一句话,握过一次手呢,他咋突然就走了?

1011上午,我从百里外的袁店一矿坐车赶往宿州市。前天晚上,好友孙明华告诉我,我的小说《半身不遂》在宿州市作家协会和安徽粤航装饰工程有限公司联合举办首届“粤航杯”宿州市小说散文大赛中获小说类三等奖,颁奖仪式在1011日上午举行。因为当时很激动,也没顾得上问孙明华颁奖在什么地方举行。

当天上午8点半,我赶到了明华在南关派出所的居住地。房门开着,我等了一会,不见明华,打电话一问。他说颁奖在“徽湘情”大酒店举行,让我坐18路车前去。

离开南关派出所,我步行赶到南关菜市场南头,我知道菜市场南头向东不远有一个18路车的停靠站。

二十分钟后,我赶到了南方国际花园小区门口。下车后,跟明华一联系,他说你所处的位置向南走五十米,路东就是“徽湘情”大酒店。

三两分钟后,我赶到了“徽湘情”大酒店西边,透过路边的灌木丛,我看见明华站在酒店门口,他身边还站着一个瘦高个青年,衣着很朴素,不问用,他们肯定是在迎接获奖作者的。

我知道,这次小说散文大赛参赛者来自埇桥区、砀山、萧县、灵璧、泗县,像砀山、泗县的获奖者路途比我还远,他们现在肯定还没来到。

走近明华后,我说路上晒玉米的多,不然早就来到了。明华笑着说,三楼大厅,你去歇着吧,还有一些人没来到。他们摸不着地方,我得在这儿等他们。

本来,我应该让明华给我介绍一下站在他身边的那个人是谁,跟他说两句话,握一下手。但我转念一想,既然那人能跟明华在一起迎接获奖作者,就说明他跟明华关系不一般,等颁奖活动结束后,我再让明华给我介绍那人。退一步来说,就算这次不介绍,以后肯定还有机会见面。

像宿州市几位著名作家侯四明、韩旭东、刘楚仁、李晓江、史红山、马庆洲、陈曙光,一开始光听明华提起他们的名字和写作情况,根本不认识他们,后来跟明华一起跟他们聚了几次后。明华说,我跟他们的关系非同一般,你得喊他们一声哥。明华还说,像高正文、孟青禾、梁长峨,得喊他们老师。我说那是当然。

通过几次交往,我发现侯四明、韩旭东、刘楚仁、李晓江、史红山、马庆洲、陈曙光跟明华的关系的确非同一般。如今,我从内心深处已经把几位当成了自己的哥哥,把高正文、孟青禾、梁长峨当成了老师。

我知道,这次,我还会认识到一些新朋友,但我不知道是不是有明华平时向我提起的那些作家,应该有吧。四县一区的作家很多,这次谁能来呢?就像眼前这位瘦高个,一看就知道跟明华关系也不一般,他到底是谁呢?以前我咋没见过?等会再让明华介绍吧。

跟明华寒暄两句,我匆匆走进酒店。

开会期间,我忙着拍照片,记会议召开情况。

在颁发小说类一等奖时,我惊奇地发现,一等奖获得者就是刚才跟明华一起站在酒店门口的那个瘦高个青年,他叫戴上海,宿州市青年作家,这次他参赛的作品《下雨那天》获得小说类一等奖。我思忖,我也喜欢写小说,等会喝酒时,得跟这个叫戴上海的喝一杯,好好聊天,再跟他合个影。能获得一等奖,写作水平一定不一般,我跟他没法比。

吃饭时,明华跟戴上海还有萧县的黄荣昌、赵闪亮几个文友一桌,我和晓江哥、红山哥、卜献华大姐、梁长峨老师、于吉瑞教授、赵东老师几个人一桌。

后来,我和晓江哥每人倒了一杯酒,到明华那桌跟他们喝酒,本来,我们想跟他们每人喝一杯。晓江哥说,这样喝来不了,还是喝一杯酒代表吧。

所以,我没有跟萧县的几位老乡单独喝,也没有跟戴上海单独喝,我知道,以后的机会肯定多的是。

吃过饭后,大家忙着赶路,也没来的及合影留念。

万没想到,时隔半个月,戴上海竟然遭遇车祸,我们阴阳两隔。

我知道,从此以后,我永远失去了跟戴上海喝酒喝、握手和聊天的机会。

如果时光能够倒转,我一定在酒店门口给戴上海握握手,一定跟他聊几句,一定给他合个影,一定在酒桌上跟他多喝几杯。

然而,一切的一切都在回忆中。

上海啊,你咋走的这么突然?你可知道,你的突然离去,给你的亲人留下多大的伤痛和牵挂,给你的朋友留下多少心痛和怀念?

上海老弟,一路走好!但愿天堂里没有车祸!

随笔《一面之缘》(作者:蔡进步) - 蔡进步 - caijinbu5566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568)|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