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蔡进步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1994年初中毕业后开始新闻写作,收获甚微。曾在铁路上干过1年养路工。1995年走进淮北煤矿技工学校,三年后毕业无工作。回萧县庄里乡老家务农。1999年7月加入中国共产党。2000年9月走进淮北桃园煤矿,在采煤一线干了五年。,体会到了煤矿的酸甜苦辣。如今,尽管我离开了采煤一线,可我的心仍然留在百米井下,我时刻牵挂着那些百米井下辛勤劳作的工友们。业余时间,我喜欢写点东西,以自娱(现在安徽濉溪县五沟镇淮北矿业袁店一井煤矿综采二区)。

随笔《那一台红灯牌收音机》(作者:蔡进步)  

2014-09-09 11:27:4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小学二年级的时候,收音机里正在热播评书《杨家将》和《西游记》。我对《杨家将》不太感兴趣,对《西游记》却情有独钟。

 那时,收音机在农村还没普及,我们小蔡村百十来户人家,有收音机的却仅有三家。

村东南的中星叔家有一台,村东北的三庞叔家有一台,他们两家离我们家大约一里路左右。我邻居家也有一台。

我们村的人都喜欢收听徐州人民广播电视文艺台的节目,这个台喜欢播评书节目,《西游记》每天中午十二点半准时开播,而《杨家将》则在下午一点开播。

我所在的村小学离我家不到二百米,每天上午十一点半放学。农村的饭比较晚,放学回到家,母亲还不能做好饭。我先写作业,等作业写完了,母亲也差不多做好饭了。这个时候,《西游记》也该开播了,我便端着碗赶往邻居家,一边吃饭一边听《西游记》。多数时候,等我听完了《西游记》,母亲才能把饭做好,喊我吃饭的时候,半个小时的小说刚刚能播完。

   一开始,邻居只是对我每天中午按时听小说的行为感到好笑,不理解,时间一长,邻居有点反感,我能看出来。

   时隔不久,有一天我去邻居家听《西游记》时,发现收音机不响了。眼看《西游记》的播出时间到了,我反复拧着开关,收音机就是不吱声。

我急得团团转,没有办法,我离开邻居家,撒腿向村东南的中星叔家跑去,跑到那儿一看,中星叔家房门紧锁。透过门缝,我看见他家的那台收音机就摆在屋子正中间的桌子上。

一问中星叔的邻居,才知道中星叔和婶子上午到十里外的秀蓉姐家去了,中午估计不回来了。

我急得恨不得把中星叔的门锁撬开,但我没那么做。毕竟他不是我亲叔。私自撬人家的锁,派出所肯定不愿意。

我转身向村东北的三庞叔家跑去。跑到那儿才知道,三庞叔到山上放羊去了,把收音机也带在身边。我知道三庞叔也喜欢听小说,收音机里正播《杨家将》呢。

我问三庞叔在哪座山上放羊,他的家人说一般情况下都在银山上,也可能去红山、黑山或老头泉山。银山离我们村最近,一里多路,其他几座山至少都在三里以外,山路,看着挺近,一走就远了,正可谓:看山跑死马。

问清三庞叔放羊的大概位置,我开始向银山跑去。银山不大,山也不高,在我们村东北,是一座独立的小山,它的东边山根连着红山,红山跟黑山、老头泉山连着,不分彼此,这些山除了石头就是野草,没有什么高大的树木,只有一些不足半人高的灌木。我不知道那三座山的地界在哪儿,反正村里人都这么分的。

从银山山南边转到山西边,我不但没看见三庞叔,连一个人影都没看见。又转到山北边,也没有人。我马不停蹄赶到山东边,还是没有人。

我开始登红山,到了红山山顶,我看见黑山和老头泉山搭界的地方有几个人,他们身边有不少羊。

我沿着红山山顶急速向黑山和老头泉山搭界的地方赶去。

等我找到三庞叔时,三庞叔有点吃惊,他说小说早就播完了。我急得差点哭了。

我问现在几点了,三庞叔说没有两点也差不多了。

想着下午两点半还得上课,我沿着那条蜿蜒的盘路向山下跑去。

三庞叔几个人叮嘱我小心点。我一边答应着,一边向山下跑。

等我赶到家里时,母亲正四处找我吃饭。见我满头大汗,母亲忙问我干啥去了。

听说我为了听《西游记》,先后去了中星叔家,三庞叔家,又漫山遍野的去找三庞叔,母亲心疼地不得了。

那天,我连饭也没顾上吃,就背着书包向学校跑去,好在下午第一节课是体育课。

第二天中午再去邻居家,收音机仍然不响。

我跟母亲说了一声,又向中星叔家赶去,在中星叔家听完了《西游记》。

第三天中午,我又去邻居家,收音机还是不响。我趁邻居不注意,打开了后盖,这才恍然大悟,收音机的电池被拿掉了,没有电池,再牛的收音机也不会响的。那时那刻,我才知道邻居对我每天去他家听小说已经到了“忍无可忍”的地步,不然也不会出此下策,把电池从收音机里拿掉。

回到家,我跟父母说了邻居不想让我去他家听小说把收音机里电池拿掉之事。

沉吟半晌后,母亲对父亲说,明个你到庄里集上买台收音机去。

我知道一台收音机得将近四十块钱,我一学期的学费才三四块钱哪!

见中午饭还得一会,我又向中星叔家赶去。

下午放学回到家,我看见堂屋的桌子上摆着一台崭新的红灯牌收音机。

跑到锅屋里一问母亲,母亲说这是父亲下午到集上买的,三十八块钱。

那时那刻,我喜悦的心情无法用语言表达。

母亲笑着说,以后你就不要天天跑这么远去听小说了。

如今,那台红灯牌收音机已经沉默二十多年了,没有维修价值了。

每次回老家看到这台“名存实亡”的收音机,我便会想起自己小时候翻山越岭去找三庞叔听小说的情景。

随笔《那一台红灯牌收音机》(作者:蔡进步) - 蔡进步 - caijinbu5566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43)|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