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蔡进步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1994年初中毕业后开始新闻写作,收获甚微。曾在铁路上干过1年养路工。1995年走进淮北煤矿技工学校,三年后毕业无工作。回萧县庄里乡老家务农。1999年7月加入中国共产党。2000年9月走进淮北桃园煤矿,在采煤一线干了五年。,体会到了煤矿的酸甜苦辣。如今,尽管我离开了采煤一线,可我的心仍然留在百米井下,我时刻牵挂着那些百米井下辛勤劳作的工友们。业余时间,我喜欢写点东西,以自娱(现在安徽濉溪县五沟镇淮北矿业袁店一井煤矿综采二区)。

网易考拉推荐

小小说《一瘸一拐》(作者:蔡进步)  

2014-08-03 09:00:0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皇藏峪煤矿安监员张安全当安监员快十年了,他做梦也没想到,职工赵一平竟然在井下揍他,而且把他打得鼻子窜血。

进入下半年,矿区接二连三出了几起重伤事故。面临严峻的安全形势。矿区开展了“反‘三违’、反形势主义、反好人主义,稳定安全形势”活动。

张安全知道,在煤矿抓安全抓得再狠都不过分。矿区以往发生的事故,都是血的教训。每一起伤亡事故发生后,便会有一两个家庭从此破碎,老人失去了儿子,妻子失去了丈夫,孩子失去了父亲。还有一些尚未结婚的青年职工,因在井下违章操作而失去了年轻的生命。

张安全从当上安监员的第一天起就下定决心,只要他干一天安监员,就绝不允许自己管辖范围内的职工违章操作。他是这么说的,也是这么做的。

皇藏峪煤矿建矿三十年了,大大小小的安全事故也出了不少,有死亡,有重伤,轻伤更多。

张安全清楚地记得,八年前,一名职工在井下大巷被矿车挤伤,没抬到地面就失去了生命。

张安全还记得,五年前,一名职工在井下乘坐送人车途中把头探出车厢外,结果被挤伤头部身亡。

张安全更记得。三年前,一名职工在一个斜巷下口把勾时,正在上行装满重物的矿车突然放大滑,飞速下行的矿车撞到下口一名把勾工身上,造成那名职工当场死亡。

自从走进煤矿,张安全看到的听到的安全事故太多太多。

所以,每一次到井下,张安全便一门心思地去查隐患,去反“三违”。张安全也知道,现在有些职工把好心当成了驴肝肺,你制止违章是为他好,这些职工不但不买账,还说风凉话,捏怪腔。更有甚者,嘴里不干不净地骂人。明眼人一听就知道骂谁的。这还不算,碰到一些愣头青,当场就敢揍你安监员。

就拿今天来说,张安全赶到采煤区回采的8218工作面风巷,见几名职工正在抹帽。

8218工作面风机巷高度大,职工在风巷或机巷抹帽时,必须站在铁制的凳子上,不然,摘铁梁子,升支柱不够高。

张安全走进8218工作面风巷抹帽棚时,职工赵一平正站在凳子上摘梁子。张安全一眼就发现,赵一平没系安全带,三米多高的巷道,万一站在凳子上一失足栽下来,后果不堪设想。

“你赶紧下来,把保险带系上再干。我认识你,你叫赵一平,你这种行为属于违章操作,上窑后到安监处学习去吧!”张安全十分恼火。

赵一平一见是张安全,脑袋都疼。在皇藏峪煤矿,一提起安监员张安全,无人不知,这人很倔强,只要被他发现的三违人员,一个都别想“漏网”。你说好话,他不听。你要请他喝酒,他说不会。他的最终目的就是把你送进安监处“三违”学习班。进一次“三违”学习班,得损失好几百块钱。拿张安全的话说,不让你掉毛你不长记性。

张安全一见赵一平脑袋也疼。在皇藏峪煤矿,一提起职工赵一平,也算是家喻户晓,妇孺皆知,这个人脾气暴躁。你一旦惹上他,轻则对你拳打脚踢,重则让你住进医院。单位职工送赵一平一个外号“鬼见愁”,不但职工惧怕三分,连队长、区长都对赵一平“高抬贵手”。

赵一平从凳子上下来后,脸上满是笑容,他紧紧拉住张安全的手,一口一个张师傅,叫得那个亲呦。

张安全尽管知道赵一平难缠,却没买他的账。张安全明白,一旦放过了赵一平,自己就失职,就是对赵一平的放纵,更会让其他职工说他张安全欺软怕硬。

赵一平好话说了一箩筐,张安全依然坚持让他上窑后到安监处学习。

赵一平火了,猛然一拳捣在张安全脸上,打得张安全鼻子里直窜血。接着又是一阵拳头雨落到张安全身上。

张安全捂住鼻子,大声说:“你打死我我也得报你‘三违’!”

赵一平气得直哼哼。正应了那句话,横的怕愣的,愣的怕不要命的,拳头耳巴子打几下无所谓,真要下死手把张安全打毁了,赵一平也知道后果,他没这个胆量。

赵一平不再理会张安全,他迈开脚步向抹帽棚走去。他打算好了,上窑后割头骟蛋随便了。

赵一平站在凳子继续干活。突然,他一脚踏空,失足从一米多高的凳子跌落下来。

赵一平大叫一声,疼死我了,我的脚脖子断了。

工友们围了上去,张安全也赶了过去。

几分钟后,赵一平站了起来,疼得呲牙咧嘴,满头是汗。

“能不能走路,你试探着走几步看看!”张安全关切地问。

赵一平满面羞愧,他站起来,连声说,右脚脚脖子发酸,酸得要命。

人们看见,赵一平手扶着右腿膝盖,弯着腰往前走去,一瘸一拐的。

  评论这张
 
阅读(5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