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蔡进步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1994年初中毕业后开始新闻写作,收获甚微。曾在铁路上干过1年养路工。1995年走进淮北煤矿技工学校,三年后毕业无工作。回萧县庄里乡老家务农。1999年7月加入中国共产党。2000年9月走进淮北桃园煤矿,在采煤一线干了五年。,体会到了煤矿的酸甜苦辣。如今,尽管我离开了采煤一线,可我的心仍然留在百米井下,我时刻牵挂着那些百米井下辛勤劳作的工友们。业余时间,我喜欢写点东西,以自娱(现在安徽濉溪县五沟镇淮北矿业袁店一井煤矿综采二区)。

小小说《三姐割麦》(作者:蔡进步)  

2014-06-09 09:44:4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三十年前的麦季前,三姐嫁到我们村十里外的一个村子。

三姐的婆家在那个村子里算是大户,三姐夫弟兄五人,三姐夫排行在三,他两个哥哥,两个弟弟。

三姐嫁过去没几天,就到了麦收时间。

那天上午,三姐妯娌三人和三姐夫兄弟三人,以及三姐的公爹,一起赶往村南麦地割麦。

赶到地头,数了一下,一人六垄,正好分完。六个人一次排开,开始割麦。

三姐的公爹是一个胖子,他弯腰都费劲,所以不割麦,只是站在地头看儿子儿媳割麦。

妯娌三人依次排开,说笑声中,她们开始割麦。

拧麦要子、割麦、捆麦、麦个子站好,每个人都得经过这一套程序。

三姐的大嫂割麦的速度不紧不慢,二嫂却争强好胜,一边说话,一边在镰刀上加速。时间不长,便把三姐和大嫂落在后面。

三姐一开始没注意,等她发现时,二嫂已经割出了四五米远。

三姐眉头紧锁,看了看身旁大嫂,大嫂依然不紧不慢地割着。

三姐向三姐夫那边看去,见他们三兄弟割麦的速度差不多,相差不到半米。

三姐本想加快割麦的速度,可她怕大嫂面子上过不去,便耐着性子跟大嫂保持着一样的速度。

此时,三姐的公爹在地头盯着儿子儿媳们割麦,不住地摇头叹息。

大嫂朝三姐使了使眼色,看看公爹,又看看正在奋力割麦的老二媳妇,小声对三姐说,老头看着咱们呢,你听听他正唉声叹气,肯定对咱割麦的速度不满意。

三姐听了,笑了笑,大嫂,我也想割快,可我怕你有想法。

大嫂一笑,你要是能割快就割快,能超过老二媳妇更好,我了解她,她这个人好出风头,你说割个麦,又不是比赛拿冠军,至于这样吗。

三姐笑了笑,没吱声。

分把钟后,三姐朝着前面的二嫂大喊,二嫂子,歇一会,喝口茶,磨磨镰刀再割。三姐又朝三姐夫兄弟三人喊了起来。

随后,三姐和大嫂向地头走去,二嫂和三姐夫兄弟三个也向地头走去。

众人说说笑笑,吸烟的吸烟,喝茶的喝茶,磨镰刀的磨镰刀,地头不时传来阵阵欢笑声。

十多分钟后,众人离开地头,走向麦田。

三姐弯下腰,她手中的镰刀像一阵风刮过,风过之后,成片的小麦倒了下去。一捆又一捆麦个子站在三姐身后。

时间不大,三姐追上了二嫂。她一边割麦,一边跟二嫂聊天。

三姐手中的镰刀好像一阵又一阵的风刮过她那六垄麦,眨眼间就把二嫂甩在身后十多米,尽管二嫂使出浑身解数,咋也赶不上三姐,三姐始终把二嫂甩在身后十多米,且不紧不慢。

大嫂看呆了,三姐夫兄弟三人看呆了,地头三姐的公爹看呆了,附近麦地里割麦的人也看呆了,二嫂额头上冒了汗。

再次歇息时,三姐的公爹对三姐刮目相看,三姐夫三兄弟对三姐刮目相看,大嫂喜得合不拢嘴,二嫂则脸红脖子粗。

好半天,二嫂不好意思地问三姐,你割麦的速度咋这么快,你在家经常割麦吗?

三姐一笑,经常割麦。每到麦季割麦时,我们生产队五十多个男女劳力一字排开,队长一声令下,大家便开始割麦,那时割麦就是比赛,谁割得快谁就多拿工分,我在俺们生产队割麦的速度一直排在第二名,比第一名只差半米远。

  评论这张
 
阅读(24)|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