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蔡进步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1994年初中毕业后开始新闻写作,收获甚微。曾在铁路上干过1年养路工。1995年走进淮北煤矿技工学校,三年后毕业无工作。回萧县庄里乡老家务农。1999年7月加入中国共产党。2000年9月走进淮北桃园煤矿,在采煤一线干了五年。,体会到了煤矿的酸甜苦辣。如今,尽管我离开了采煤一线,可我的心仍然留在百米井下,我时刻牵挂着那些百米井下辛勤劳作的工友们。业余时间,我喜欢写点东西,以自娱(现在安徽濉溪县五沟镇淮北矿业袁店一井煤矿综采二区)。

小小说《吃救济》(作者:蔡进步)  

2014-06-23 08:58:2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天夜班,倒流河煤矿采煤区职工胡焦在区会议室公开栏内看到一份公示:本月困难职工补助名单,赵依200元,钱尔200元,孙彡200元,李斯200元。

不看则已,一看公示,胡焦恨得两眼喷火。他气呼呼地说:乖乖,我进矿十来年了,一次救济都没吃过,轮也该轮到我了。不行,我得去找郑主席去,下个月我也得吃救济。

胡焦走进了车间工会主席郑直的办公室,愤愤不平地说:“郑主席,我刚才看到会议室公开栏内贴着困难职工补助名单,每人二百块。现在矿区经营形势不好,工人工资下降。我进矿都十来年了,连一回救济都没吃,下个月可能让我也吃一回救济?”

郑直笑着说:“每个月的困难职工,都是事先摸底,核实确定家中确实困难的,才往矿工会申报。救济是救急,不是救贫,更不像你说的轮流吃救济。比如说这个月申报的四个职工,有的是母亲病故,有的是妻子得病,有的是本人得病,他们家里的的确确遇到了困难,应该给予补助,虽说只是二百块钱,但能让他们感受到企业大家庭的温暖。”

胡焦一听不大高兴,他对郑直说:“我要是吃不上救济,我就去矿上找。”

郑直心平气和地说:“不符合条件的,肯定不会给你申报,每个月申报的困难户,都得在区会议室公开栏内公示,如果随便报几个困难户,职工看到后肯定会说三道四,这种事区里绝对不会做!”

胡焦无言以对,心里却窝着火。

开班前会时,郑直问胡焦是不是还想不通。

胡焦气呼呼地说:“肯定想不通!”

郑直脸一沉:“你这属于十一种隐患人,带着气下井不安全,你今天这个井不要下了。啥时候想通了啥时候再下井,赶紧回家吧!”

一听说不让下井,胡焦急了,这个月产量不错,一个班至少得三百多块钱,我不能因为二百块钱的救济被区里停了班。

胡焦赶紧笑了起来:“郑主席,我刚才是开玩笑,我已经想通了。”

“真的想通了吗?”郑直问。

“真的想通了!”胡焦满脸赔笑。

    走在井下大巷里,一工友问胡焦,真对吃救济的事想开了?

胡焦骂了起来:“妈的,这辈子我都想不通,我为啥就吃不上救济,明天我非去矿工会找不可,我不信我吃不上救济,吃不吃救济还不是单位的事情,说你困难你就困难,矿上哪知道!”

胡焦边走边说,两眼盯住那个工友的脸,手还不停地比划着,一副饱受委屈的样子。

突然,他脚下一滑,一个趔趄跌倒在地。

身边工友赶紧去搀扶胡焦。胡焦疼得嗷嗷叫,说左腿膝盖处疼得钻心,站不起来了。

有人汇报给队长,队长小心翼翼捋开胡焦的左裤腿,发现胡焦左膝盖处红肿高大。

“你感觉咋样?”队长问胡焦。

胡焦脸上的汗淌了下来,痛苦不堪地说:“疼,疼得不让摸!”

队长立即派两个工人把胡焦搀扶上井。

胡焦住进了矿职工医院。一检查,肌肉损伤,至少得半个月不能上班。

第二天上午,郑直和队长一行四人来医院看望胡焦。

他们问了问胡焦的伤情,安慰胡焦安心养伤。

这时,郑直从口袋里掏出二张百元大钞递给胡焦:“这是我刚刚从矿工会给你批的二百块钱救济,钱不多,你别嫌少啊!”

胡焦看着面前的二百块钱,羞愧地低下头,他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评论这张
 
阅读(22)|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