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蔡进步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1994年初中毕业后开始新闻写作,收获甚微。曾在铁路上干过1年养路工。1995年走进淮北煤矿技工学校,三年后毕业无工作。回萧县庄里乡老家务农。1999年7月加入中国共产党。2000年9月走进淮北桃园煤矿,在采煤一线干了五年。,体会到了煤矿的酸甜苦辣。如今,尽管我离开了采煤一线,可我的心仍然留在百米井下,我时刻牵挂着那些百米井下辛勤劳作的工友们。业余时间,我喜欢写点东西,以自娱(现在安徽濉溪县五沟镇淮北矿业袁店一井煤矿综采二区)。

小小说《如果矿灯会说话》(作者:蔡进步)  

2014-05-26 15:22:1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2岁那年,张安全走进了四号沟煤矿采煤区。

从进矿第一天起,师傅就告诉安全,下井必须带矿灯、自救器、安全帽,绝对不能带点火物、香烟、电子表下井。

师傅说,不带矿灯,到井下寸步难行。一旦发生瓦斯、着火事故,自救器能救命。

张安全嘴上没说,心里却不嘀咕,说不带矿灯下井寸步难行我信,可要说自救器能救职工的命我不敢苟同,真发生重大瓦斯爆炸事故,自救器也爱莫能助。

说是说,张安全对师傅的话牢记于心。

张安全进矿的时候,矿上购进一种新型的矿灯充电设备,只要把矿灯往灯架上一放,灯架上的红绿指示灯便闪烁不停,红灯代表正在充电,绿灯代表已经充足了电。

师傅感慨地说,矿灯以前由灯房的人一一分发,充电设备也落后,矿灯不到点是常事,所以经常有充电不足的矿灯被带到井下,既影响干活,还不安全。现在好了,全矿职工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灯号、灯架、钥匙,只要走进灯房,打开锁把矿灯、自救器往架子上一放再锁上,充电的事就不要操心了。

张安全也感慨,确实是这么回事,他进矿六年多了,从来也没发生过矿灯充电不足的事情,更没听说全区哪个职工的矿灯不到点就没电了。

感慨设备先进的同时,张安全却发现矿灯架设计的不足之处,那就是相邻两个矿灯之间的距离太近,确切地说是矿灯灯头充电装置离得太近。一旦有职工取自己的矿灯、自救器,必须把靠近自己矿灯右边的矿灯灯头扭转一下,扭转后,那个矿灯就处在不充电的状态。

所以,你把自己的矿灯、自救器从灯架上取下来,必须把右边的矿灯灯头拧一下,使它恢复充电状态。这个动作只是举手之劳,大多数职工都能做到,也应该做到,可也有职工不这样,把别人的矿灯拧过去,却不给拧回来,造成无法正常充电。

那天,张安全换上工作服去灯房拿矿灯,发现自己的矿灯处在不充电状态,他心里十分恼火。这一排灯架上,只有自己左边的矿灯不见了,不用问,肯定是这个人拿矿灯和自救器时,把他的灯头拧过去却没拧回来。

张安全气得骂了一句。一拧自己的灯,亮度还可以,他心中的怒火才渐渐熄灭。

过了两天,张安全又发现自己的矿灯处在不充电状态,他左边的矿灯不见了,肯定还是这个人所为。张安全心中的怒火被再次点燃,他开始盘算怎样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那天上井后,张安全发现左边的矿灯正在灯架上充电,那闪烁不停的灯光仿佛在嘲笑他。

张安全一想到自己的矿灯两次被拧偏了,心中的怒火油然而生,他把自己的矿灯、自救器锁好,然后伸手把左边的矿灯灯头稍微拧偏了,矿灯立即处在不充电状态,可不注意看根本看不出来。

张安全嘿嘿一笑,来而不往非礼也。

第二天,张安全到灯房取矿灯时,发现自己的矿灯灯头被人拿掉扔在地上,那长长的灯线从灯架上一直垂落在地,像一只被主人遗弃的风筝。

张安全气得简直要发疯,日他奶奶,谁敢这样对我。是可忍孰不可忍。咱们这疙瘩算是结上,我要不报复你我把张字倒过来写。

从那以后,张安全跟左边那个矿灯的灯主人暗中较开了劲,今天你把我的灯头拿掉扔在地上,明天我就把你的矿灯灯头拿掉扔在地上。

这种事情一直持续了一个多月,可两个人谁都没把事情反映给矿灯房。张安全不知道左边这个人是谁,这对他来说并不重要。不过他心里清楚,这个人应该是他们单位的。

张安全所干的工作很惬意,就是从地面把单位井下所有的材料跟到工作面,一来一回三四个小时足矣。况且井下大巷里有荧光灯,张安全的矿灯开与不开都一样。所以,他不在意每天矿灯能不能充电,他在意地是东风怎样压倒西风,怎样让左边矿灯的主人对自己“俯首称臣”。

月底的一天,张安全在井下大巷里正在查看单位装料的矿车,突然发现几个人抬着一个受伤的矿工,急冲冲向井口赶去。

一连两天,张安全发现自己矿灯左边的那个矿灯没再下井,他自己的矿灯再没被扔在地上。

张安全后来得知,掘进单位一名青工在井下因矿灯充电不足出了重工伤,肋骨被掉落的矸石砸断五根,脾被切除,目前还没脱离危险。这名青工据说以前跟张安全一个单位,但不一个班,在采煤区呆了不到一个月,便调到了掘进单位。

张安全惊讶地长大了嘴巴,除了那名受伤的青工,只有张安全知道青工矿灯不到点的原因,那是两个人暗中较劲的结果。

如果矿灯会说话,它一定会对张安全说,安全哥,值得吗,退一步海阔天空。针尖大的一点小事,你却弄成了一起重伤事故。你们俩较啥劲,较劲较断了人家五根肋骨,较劲较掉了人家的脾,较劲差点较去人家的生命。你还叫张安全呢,干脆改名叫张危险算了,要么叫张鼠肚,或者叫张鸡肠。

  评论这张
 
阅读(27)| 评论(2)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