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蔡进步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1994年初中毕业后开始新闻写作,收获甚微。曾在铁路上干过1年养路工。1995年走进淮北煤矿技工学校,三年后毕业无工作。回萧县庄里乡老家务农。1999年7月加入中国共产党。2000年9月走进淮北桃园煤矿,在采煤一线干了五年。,体会到了煤矿的酸甜苦辣。如今,尽管我离开了采煤一线,可我的心仍然留在百米井下,我时刻牵挂着那些百米井下辛勤劳作的工友们。业余时间,我喜欢写点东西,以自娱(现在安徽濉溪县五沟镇淮北矿业袁店一井煤矿综采二区)。

散文《二十年前的笔友》(作者:蔡进步)  

2014-04-22 15:53:4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4月21下午三点多钟,我接到矿团委副书记朱峥嵘的电话,他说找我有点事,还说一会到我办公室来。我一头雾水,朱峥嵘找我能有啥事?

大约十分钟,朱峥嵘来到我办公室。客气几句后,朱峥嵘说他受朋友之托,我二十年前的一位笔友正在寻找我。

“二十年的笔友正在找我,这是谁呢?”我既惊讶又惊喜。

“他叫颜真坤,家住宿州,现在在山西工作。”朱峥嵘说着打开自己的笔记本。

我看了一下朱峥嵘笔记本上,写着“颜真坤”三个字,还有手机号码。

我仔细搜寻着二十年前的记忆。1993年,我初中毕业后在老家萧县庄里乡小蔡村务农。

那时,收音机正受人们的青睐。当时,宿州人民广播电台和淮北人民广播电台都有一档文艺节目。

我喜欢听这两个电台的文艺节目,也认识了宿州人民广播电台的梁丽君、赵斌、陈华、夏婷、张桂茹、闫云霞和淮北人民广播电台的周荃、王珂、李琪、王艳、孙莉。在这两家电台的文艺节目中,都开办了交友栏目。

我的详细资料在节目中播出后,收到了萧县、宿州、淮北、濉溪、永城、砀山等地朋友的交友信。其中有一位是濉溪县双堆镇张圩村闫庄的闫大正,他是一位在校学生,跟我一样喜欢文学。

因为当时收到的交友信特别多,一天能收到十多封甚至更多,我除了第一封给他们回复外,后来便重点选择了其中十多个。闫大正便在其中,他的钢笔字写得很好,正楷。一个十六岁的学生能写出这样的字,的确不简单。鉴于他是一位初三在校学生,我在信中劝他以学习为重,不要把心思放在交友上。大正回信说他一定会用心读书,只保留几个笔友。

1994年,我离开家乡到了淮北矿务局铁路运输处下属的一家轧钢厂工作。到厂后,我把新的通讯地址告诉了几位关系很“铁”的笔友。

不久,一位来自宿州市祁县镇的工友王杰问我:“你认识闫大正吗?”

我很惊讶:“认识,你咋知道他的名字?”

王杰一笑:“闫大正是我的表弟,他家离我家不远,隔着一条河,上次回家时,大正到我家跟我聊天时,得知我在铁运处轧钢厂上班,便向我打听你。”

那时我才知道宿州市祁县镇跟濉溪县双堆镇离得不远。自从知道了王杰跟闫大正的关系,我觉得自己跟王杰亲近了不少,王杰也是这样。工作中如果有哪位工友跟我过不去,王杰便上前袒护我。

两个月后的一个周六,王杰告诉我,闫大正来了,在他租住的地方呢。

那天,我终于见到了通信一年之久的闫大正。他个子不高,瘦瘦地,不善言谈,跟信中的他完全两个样。

那天中午,我和王杰举杯畅饮,大正说自己不会喝酒。我也没介意,毕竟他还是一个初中生。

1995年,我到淮北煤矿技校上学去了。从那时起,我便跟所有的笔友断绝了联系。但经常在宿州和淮北两家电台给他们点播歌曲送祝福。

1998年,我技校毕业后因没找到了工作,便回到萧县老家。

20009月份,我来到淮北桃园煤矿采煤一区,成了一名采煤工人。桃园煤矿坐落在宿州市南十公里处的北杨寨乡和毗邻的桃园镇境内,想到桃园镇、北杨寨、祁县镇、西寺坡、芦岭镇、永镇乡都有我的笔友,工作之余便想登门拜访,但又没有勇气,毕竟煤矿工人在世人眼里名声不太好,我感到自卑。

桃园煤矿离祁县不远,我曾去过多次,也一直想去寻找闫大正,可一直未能如愿。

2011年底,我调到了袁店一矿。袁店一矿地处濉溪县五沟镇和韩村镇境内,这儿离孙疃镇、杨柳镇、五铺镇、四铺镇、百善镇、白沙乡都不远,我知道,这几个地方也有我不少笔友。虽然心中也曾产生过拜访笔友的念头,可转念一想,都二十多年了,人家还能记得你吗?别自作多情了。

真没想到,二十年过去了,还有一位笔友一直在惦记着我,牵挂着我,寻找我。到底是谁呢?“颜真坤”,我笔友中没有这样一个人哪!

朱峥嵘笑着说:“你再仔细想想?”

我说笔友中有一个姓闫的不错,但不叫颜真坤,也不是这个“颜”。

朱峥嵘说:“既然他找你,肯定是你的笔友!”

我一笑:“那也不一定,你上百度搜索一下,叫蔡进步的人全国多了去了,可在淮北地区恐怕只有我一个。”

朱峥嵘说:“你跟他联系一下吧,朋友托我这件事,我得给他办成。”

我说:“你放心,就凭这位笔友二十年了还一直记着我,我都得跟他联系!”

随后,我跟那个叫“颜真坤”的发个短信,把自己的姓名、手机号码、QQ号都告诉了。

十分钟过去了,没有回音。

半小时过去了,仍然没有回音。

我思忖:“看来情况跟我所想的一样,人家只是随口说说吧!”

一夜过去了,手机上仍然没有回音。

我淡然一笑:“权当这是一个小插曲。”

422上午,我打开电脑,登陆了自己的QQ号码。有一个陌生的号码要加我为好友。打开时一看,是那个叫颜真坤的发来的。

他问我:“猜猜我是谁?”

我脑子里立即闪出一个熟悉的名字:你是闫大正吗?

那人立即回复,是的,我是闫大正。

那时那刻,我又惊又喜,真没想到,二十年过去了,闫大正还记得我。

短短几句聊天中,我仿佛看到闫大正二十年一路走来。

他先是在濉溪县双堆职业高中上了一年,后转到濉溪县孙疃高中,三年后考上了宿州师范专科学校。毕业后到了中煤七十二处工作,2007年调到河北邯郸,2009年调往北京工作,2011年调往山西朔州工作,现在从事文秘工作。

聊天中,闫大正称“袁奇策”为“奇策”,我甚感惊奇。袁奇策现在是淮北矿业团委副书记,党委宣传部副部长。闫大正居然称呼他为“奇策”,简直不可思议。

后来我才得知,闫大正和袁奇策在上海浦东干部学院学习时是同班同学。

也许,矿团委书记朱峥嵘是受袁奇策的委托,帮着闫大正寻找我,也可能受其他朋友的委托。一句话,这几个人都是受闫大正的委托寻找我的。

聊了一会,我打开闫大正的QQ空间,发现里面有他的毛笔书法字和几篇诗歌、随笔。看他的毛笔字,我惊呆了,没有十年的功底,写不出这样的字。诗歌和随笔更让我叫绝、赞叹。

散文《二十年前的笔友》(作者:蔡进步) - 蔡进步 - caijinbu5566的博客
 
散文《二十年前的笔友》(作者:蔡进步) - 蔡进步 - caijinbu5566的博客
 
散文《二十年前的笔友》(作者:蔡进步) - 蔡进步 - caijinbu5566的博客
 

他又发给我几张照片,一点都没有二十年前那个瘦弱木讷的男孩子模样,而是文质彬彬,很成熟,很自信,很成功的青年形象。我感慨: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

散文《二十年前的笔友》(作者:蔡进步) - 蔡进步 - caijinbu5566的博客
 
散文《二十年前的笔友》(作者:蔡进步) - 蔡进步 - caijinbu5566的博客
 
散文《二十年前的笔友》(作者:蔡进步) - 蔡进步 - caijinbu5566的博客
 

大概是觉得QQ聊天不过瘾,闫大正拨打了我的手机,电话里传来他熟悉而又陌生的声音,操着一口普通话。

大正说,这二十年来,他一直在寻找我,没想到竟然真的找到了。

二十年弹指一挥间,二十年我们两个人都有一段不同寻常的经历,但我们都一直牢记着对方的名字。最终,我们找到了二十年的笔友。

推开窗户,外面一阵暖人的春风吹到脸上。我真想高歌一曲,我想此刻,远在千里之外的大正,一定跟我现在的心情一样。

  评论这张
 
阅读(1921)| 评论(2)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