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蔡进步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1994年初中毕业后开始新闻写作,收获甚微。曾在铁路上干过1年养路工。1995年走进淮北煤矿技工学校,三年后毕业无工作。回萧县庄里乡老家务农。1999年7月加入中国共产党。2000年9月走进淮北桃园煤矿,在采煤一线干了五年。,体会到了煤矿的酸甜苦辣。如今,尽管我离开了采煤一线,可我的心仍然留在百米井下,我时刻牵挂着那些百米井下辛勤劳作的工友们。业余时间,我喜欢写点东西,以自娱(现在安徽濉溪县五沟镇淮北矿业袁店一井煤矿综采二区)。

散文《腰酸腿疼》(作者:蔡进步)  

2013-10-22 11:22:5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周五下午,我从袁店一矿回到桃园矿工人村家里。

妻子告诉我,岳父到江苏泗洪县打工去了。给人家装太阳能,管吃管住,一天工资105元。

我一笑:“可以啊,比我的工资还高。现在煤炭行业效益不好,我现在一个月的工资三千块钱左右,只管吃不管住!”

妻忧伤地说:“家里还有半亩开荒的地没犁好呢,俺娘一个人啥时候能刨好这些地?”

妻子的担心不是没有道理,岳父没出去以前,再多的地岳母也不用发愁,家里有四轮车,有犁耕耙拉的一套农具。岳父的四轮车开得也好,每逢春种秋收,岳母只是给岳父打打下手。

女儿周六下午要去宿州学习外语,妻子没法前往娘家帮着刨地,只能我一个人去。

桃园矿工人村离妻子的娘家大约十六七路,路况不错,我骑着自行车用了不到半小时。

赶到小村西北的那块地,岳母正忙着刨地。见到岳母时,我心里很不是滋味,岳母六十多岁的人了,本该在家享福的,却在这儿抡着抓钩刨地。放眼周围,除了几个放羊的人,再也没有其他人。更没有第二个人像岳母一样抡着抓钩刨地。

人都说,一个女婿半个儿。在岳母眼里,我就是她的儿子,每次到岳母家,不管多忙,她和岳父都不让我多干活,他们知道我吃不了这份苦。

其实,我以前在老家,对地里的农活并不陌生。有一次在地里锄草,我最早一个出现在地里,却最后一个离开。村里最能干的二才事后逢人便说:“我觉得我干活够可以的了,但是最后还是没进步能熬住时间!”他们哪里知道,我一边干活,一边听收音机,干一天也觉不着累。

2000年从老家到桃园矿后,一直在井下采煤一线呆了五年,啥苦都吃过,啥罪都受过。那时再看地里的农活儿,小菜一碟。有一次到岳父家,正遇到他们从场上往家里拉运小麦。一口袋百十斤重的小麦,我轻而易举地就抱了起来。岳父岳母很是吃惊,他们哪里知道,在采煤队,我一个班要抱几十棵一百二十斤重的单体支柱,一口袋小麦何足挂齿!

然而,自从2005年调到地面,我的体重直线上升,从原先的108斤变成了现在的140斤。平时工作主要靠着钢笔和电脑,所以再干地里的活儿,真有点力不从心了。

在我的老家萧县刨地,主要依靠一种叫作“付锸”的工作,“付锸”的齿比抓钩粗一倍,跟把成直线,不像抓钩的齿跟把成直角状。用“付锸”刨地,尽管也累人,但不需要用多大的劲。

百里不同俗,十里改规矩。萧县离宿州百十里路,我们那儿有“付锸”,宿州这地儿却没有。我们老家是山地,地里面经常能碰到石头,用抓钩会损坏的机会很大,但妻的娘家属于宿州的平原地带,地里根本没有石头,根本用不着“付锸”。

今天刨地,我使用了一把不算大的抓钩。一开始半小时,我干得很卖力。渐渐地,我就心跳得厉害,有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

岳母不时让我停下来歇息一会。不歇还好,一旦停下来歇息。再拿起抓钩,感觉有点举不起来了。

下午,我咬着牙继续干。但速度明显没有上午快,我知道自己这是强撑着。

510分,我骑着自行车赶往桃园矿工人村家里。来时半小时的路程,我回去时用了整整五十分钟的时间。太累了!

第二天上午,我和妻子女儿坐着妻妹的电瓶车,继续赶往岳母家帮着刨地。

妻妹身边还有一个一到一周岁的孩子,她不能下地帮着干活。

我和妻子赶到地里时,岳母已经刨了不少。看见我们时,岳母脸上满是笑容。

妻子好像觉得自己昨天没能来刨地,有一种愧疚之感,更有一种“后来者居上”的之态。她抡起抓钩,奋力地刨了起来。

我笑了笑:“老鼠拉木锨,大头在后面!不要着急,一天的时间早着呢!这半亩地,一时半会也刨不完,你慌那么很干啥?”

妻说:“明天你就回袁一矿了,我也没有时间来帮着刨地,今天得多干一些!”

最多干了二十分钟,妻子扶着抓钩把站在那儿,不刨了。不用问,肯定是累了。

我催促妻子:“站啥?赶紧干!看一上午可能干完!”

妻子没看我,自言自语:“唉,活不是好干的,谁干累谁呀!”

周一早上返回到袁店一矿时,我感到腰酸腿疼,尤其是后背右侧的地方,不知咋的隐隐作痛。

在办公室里电脑前用手按键盘的按键时,手都有点不听使唤了。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周二上午才结束。

这个双休日,尽管我累得厉害,但我却并不抱怨,也不后悔。我知道,剩下的那些地,岳母轻轻松松地,用一天的时间就可以刨完。如果我和妻子不前去帮着刨地,岳母至少得十天或者半个月才能刨完。

散文《腰酸腿疼》(作者:蔡进步) - 蔡进步 - caijinbu5566的博客

 

散文《腰酸腿疼》(作者:蔡进步) - 蔡进步 - caijinbu5566的博客

 

散文《腰酸腿疼》(作者:蔡进步) - 蔡进步 - caijinbu5566的博客

 

散文《腰酸腿疼》(作者:蔡进步) - 蔡进步 - caijinbu5566的博客

 

散文《腰酸腿疼》(作者:蔡进步) - 蔡进步 - caijinbu5566的博客

 

散文《腰酸腿疼》(作者:蔡进步) - 蔡进步 - caijinbu5566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570)|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