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蔡进步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1994年初中毕业后开始新闻写作,收获甚微。曾在铁路上干过1年养路工。1995年走进淮北煤矿技工学校,三年后毕业无工作。回萧县庄里乡老家务农。1999年7月加入中国共产党。2000年9月走进淮北桃园煤矿,在采煤一线干了五年。,体会到了煤矿的酸甜苦辣。如今,尽管我离开了采煤一线,可我的心仍然留在百米井下,我时刻牵挂着那些百米井下辛勤劳作的工友们。业余时间,我喜欢写点东西,以自娱(现在安徽濉溪县五沟镇淮北矿业袁店一井煤矿综采二区)。

散文《我眼中的三哥》(作者:蔡进步)  

2013-10-11 09:49:3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十五年前,三哥离开老家前往千里外的江苏无锡,在华侨城谋得一份电工的工作。

三哥离家后两年,我也离开了老家。到了宿州市境内的淮北桃园煤矿,成了一名煤黑子。从那以后,我跟三哥见面的机会屈指可数。

三哥在我的心目中,是一个了不起的能人。在我们小蔡庄,三哥是我最佩服的一个人。他虽然只有初中文化,却能把收音机修理好。

那时,农村还没用上电,谈不上有啥家用电器,但几乎家家都有收音机。一开始,乡亲们的收音机出现故障,便到五里外的庄里集去修。后来,人们听说三哥也能修理收音机,都不大相信,有人抱着试试看的心情,把坏了的收音机拿给三哥。时间不长,沉默不语的收音机突然间“放声高歌”。

从那以后,三哥成了乡亲们的义务维修工。三哥修理收音机从来不收钱,乡亲们过意不去,要么给三哥买两包大团结烟,要么请三哥吃顿饭。给烟,三哥不要。请吃饭,三哥不去。他说,小事一桩,不值得这样。

记得有一年冬季,一村民的四喇叭录音机坏了,也抱给三哥修理。三哥面露难色,他从来没接触过录音机,他知道录音机的结构要比收音机复杂地多,自己没有把握修理好。  

那位村民一笑:“没事,你就拿这台录音机当做试验品来练习吧,修不好我不怪你!

三哥仍然不敢动手,他放不下思想上的包袱。

经那人再三请求,三哥才决定动手一试。他先是认真地看录音机的电路图,边看边思索。好大一会,三哥才打开录音机。他用螺丝刀小心翼翼地戳戳着、戳戳那。

半个小时过去了,录音机一声不响。

一个小时过去了,录音机默默无语。

三哥额头上见了汗。

那位村民一边给三哥递烟,一边鼓励三哥,别急,慢慢查。

三哥又拿起电路图,眉头紧锁。好半天,他放下电路图,用螺丝刀再次轻轻敲击一些零件。这一次,三哥检查的速度放慢了,眼睛紧紧地盯着他所检查的每一个零件“腿部”。

大约十分钟,三哥的目光停在一个身体矮且胖的零件上,他用螺丝刀轻轻地按了一下那个零件,眼里流露出一种欣喜。

三哥把电源插上,打开录音机开关,再小心翼翼地用螺丝刀按住那个零件。录音机像一个刚刚降生的婴儿,敞开了自己的喉咙。

故障找到了,三哥脸上露出了笑容,那个村民更是欣喜若狂,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三哥拔掉录音机电源,插上电烙铁的电源。他说那个矮胖的零件腿部轻微“虚焊”,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重新用电烙铁焊上就行了。分把钟后,三哥用烙铁点了一点焊锡,焊住了那个矮胖的零件。

再次试验,录音机身体完全康复,里面的乐曲声传出老远。

那位村民高兴地差点跳了起来,一个劲地夸赞三哥。

两年后,我们村用上了电,小村里两家富裕的村民先后购买了黑白电视机。

三哥开始把目光盯在黑白电视机上。后来,他到合肥一个家电培训班学习了两个月。培训期间,三哥系统地学习了收音机、录音机、黑白电视机的原理和维修技术,还有幸接触到彩色电视机。三哥的技术突飞猛进。

原说回到家乡后开一个家电维修铺,但是那时的三哥不得不为自己刚刚组建的小家庭考虑,他最终选择了外出。

十年后,三哥离婚了。离婚后的三哥心灰意冷,再也无心在外面游荡,他面对的是两个上学的孩子。外面的世界很精彩,也很无奈。孩子高昂的学费,让三哥再次面临着人生的选择。几经考虑,他选择了煤矿。

20106月,在外漂泊了十三年的三哥,来到我工作的桃园煤矿,成了一名煤矿工人。不过,三哥不属于淮北矿业集团正式职工,而是一个在煤矿井下施工的外包队。当时,三哥已经超过四十岁,所以无法走进“淮北矿业职工队伍中”。20108月,三哥调到淮北矿业青东煤矿。

2011年底,我所在的桃园矿综采二区181人,全部调到百里外的袁店一井煤矿,离家远了,离三哥却近了,两矿相距不到二十里。

去年夏季的一天上午,我到青东矿看望三哥,三哥要带我去饭店吃饭,我没愿意。在出租房里,三哥炒了一盘鸡蛋,又到楼下拿了一袋花生米和两袋冷冻水饺。

那天中午,我和三哥一边喝着啤酒,一边闲聊。吃得开心,聊得也开心。

去年底,三哥所在的外包队调到了颍上县刘庄煤矿,那个矿隶属于淮南矿业集团。

每次跟三哥通电话,他言语中总是流露出一种自暴自弃,说自己现在混得不如人。

我便对他说,啥叫不如人。现在离婚的人多得很,人家不也活得好好地吗?上帝为你关上一扇门,必定要为你打开一扇窗。三哥便叹息!

我真的不知该怎样安慰、劝勉三哥。我只希望三哥早日振作起来。

“泪眼看花花憔悴”是一种心境;“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是另一种心境。

但愿三哥能够回到十五年前的那种心境中,那时候的三哥在我眼里是一个很阳光的青年。

无论时光如何转变,我眼里的三哥永远都是一个与众不同的人。

  评论这张
 
阅读(59)|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