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蔡进步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1994年初中毕业后开始新闻写作,收获甚微。曾在铁路上干过1年养路工。1995年走进淮北煤矿技工学校,三年后毕业无工作。回萧县庄里乡老家务农。1999年7月加入中国共产党。2000年9月走进淮北桃园煤矿,在采煤一线干了五年。,体会到了煤矿的酸甜苦辣。如今,尽管我离开了采煤一线,可我的心仍然留在百米井下,我时刻牵挂着那些百米井下辛勤劳作的工友们。业余时间,我喜欢写点东西,以自娱(现在安徽濉溪县五沟镇淮北矿业袁店一井煤矿综采二区)。

网易考拉推荐

小小说《想揍技术员》(作者:蔡进步)  

2013-08-23 15:06:3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甄成想揍技术员的念头越来越强烈了。

甄成是沱河煤矿采煤区一名技术响当当的采煤工人,采煤工作面上没有能难住甄成的活儿,要不是文化程度低,甄成早就当采煤队长了。

煤矿井下作业环境特殊,水、火、瓦斯、粉尘、顶板五大自然灾害时时威胁着每一位下井矿工的生命安全。甄成从进矿的第一天起,师傅就告诉他:煤矿规程血染成,不能再用血验证。每次到井下,师傅都不厌其烦地叮嘱、告诫甄成,无论啥时候、啥地点,都要严禁违章操作。否则,灾难会随时降临到你头上。后来,甄成当了师傅,他也这样叮嘱、告诫自己的徒弟。

进矿二十年了,甄成耳闻目睹不少因违章操作而腿断胳膊折,甚至失去性命的事件。不管是熟悉的,还是陌生的,每一起工伤,都如同刀子深深刺痛着甄成的心。

二十年中,甄成严格按章操作,连破皮伤都没有发生过。人是最容易骄傲的,跟大自然做了二十年斗争却安然无恙,一种沾沾自喜之情便在甄成心中潜滋暗长了。所以,有时候在井下干活时,只要安监员或跟班干部不在现场,甄成也违章操作。一次、两次、三次、四次……每次违章都没发生安全事故。甄成对“煤矿规程血染成,不能再用血验证”的说法有了怀疑。

那天夜班,甄成带着徒弟在工作面机头违章挂梁子,被新来的技术员严立发现。严立立即制止,并报二人“三违”,且在第二天班前会上,让甄成师徒俩做检讨。

下井途中,甄成在心里骂了一路,骂谁?当然骂技术员严立了。这次“三违” ,甄成至少损失五百块钱。

人都说,吃一堑、长一智。但甄成没这样,下井后,他依然带着徒弟违章。俗话说,人要是倒霉,喝凉水都塞牙。甄成做梦也没想到,他们的违章又让技术员严立发现,而且是严重“三违”。

甄成害怕了,怕啥?怕罚钱。一次严重“三违”至少得损失一千块钱,甚至更多。一个月能挣几个一千块?甄成能不怕吗?

甄成一个劲地给严立说好话,嘴皮几乎磨破,就差给严立跪下了。可严立非报不可,说甄成明知故犯,屡教不改,如果不制止住这样行为,你早晚得成为“矿区事故案例中的主人翁”。

甄成对严立恨得咬牙切齿,他们让严立立马在地球上消失的念头都有。恨归恨,以后还得在严立手下混,只能打掉牙往肚子里咽。

第三天,队长怕甄成有情绪影响安全,便把他安排到斜巷下口把钩。全队职工都能看得出这是队长照顾甄成。

甄成在感激队长的同时,心里更加恼恨技术员严立,他在心里大骂:“乳臭未干的毛蛋孩子,我进矿时你还在学校里念书呢。我过的桥都比你走的路多,你懂啥?”

赶到斜巷下口,甄成挂上一个空的矿车,一按巷道帮上的点铃,斜巷上口的绞车司机便开动了绞车,空矿车沿着40多度的轨道,缓缓上行,不大一会就消失在甄成的视线中。

甄成坐在斜巷下口的轨道上,脑子里乱成了一锅粥,他不明白,自己跟技术员严立往日无冤、近日无仇,可严立为啥老是报他“三违”,实在想不明白。

时间不长,巷道帮上的点铃响了,信号灯闪着红光。甄成知道斜巷上口的重车马上就要下来了。按说他应该起身躲到安全的地方去,可他仍坐在轨道上一动不动。他打算好了,等重车离下口还有十来米远的时候,他再起身也不迟。

就在这时,技术员严立出现在甄成面前。

见信号灯闪着红光,严立用矿灯往斜巷中一照,发现一辆重车正从上口往下口缓缓下行。

“赶快闪开,重车马上就要下来了。万一放了大滑,你还要命不?”严立大喊。

甄成看了一看严立,没吭声,也没起身,依然坐在轨道上。

你聋了吗?不想活了啊?”严立声嘶力竭。

甄成仍然无动于衷。

严立气坏了,他冲到甄成跟前,狠狠地踢了一脚,随后破口大骂,祖宗奶奶,啥难听骂啥。

是可忍,孰不可忍。两天来的屈辱和愤怒像火山一样在甄成胸中爆发了。

“你他娘的欠揍!”甄成骂了一句,爬起来冲向严立。

严立见势不妙,转身就跑。还没跑出三十米,就被甄成拦腰抱住。

甄成一个狮子大甩头,把严立掀翻在地。随后,严立身上下起了一阵“拳头雨”。

甄成打得正起劲,猛听身后传来一阵山崩地裂的响声,他扭头观望,吓得魂飞魄散。

那辆装满货物的重车因绞车钢丝绳突然蹦断,像一匹脱了缰的野马冲到斜巷下口,又猛冲了一二十米。最后横亘在轨道上,离甄成、严立两个人不足两米。

如果甄成不是刚才追赶技术员严立,还坐在斜巷下口轨道上。那辆冲下斜巷的重车,将毫不留情地把甄成送上黄泉路……

   

  评论这张
 
阅读(7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