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蔡进步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1994年初中毕业后开始新闻写作,收获甚微。曾在铁路上干过1年养路工。1995年走进淮北煤矿技工学校,三年后毕业无工作。回萧县庄里乡老家务农。1999年7月加入中国共产党。2000年9月走进淮北桃园煤矿,在采煤一线干了五年。,体会到了煤矿的酸甜苦辣。如今,尽管我离开了采煤一线,可我的心仍然留在百米井下,我时刻牵挂着那些百米井下辛勤劳作的工友们。业余时间,我喜欢写点东西,以自娱(现在安徽濉溪县五沟镇淮北矿业袁店一井煤矿综采二区)。

网易考拉推荐

随笔《俺矿.俺庄》(作者:蔡进步)  

2013-06-21 09:59:2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天到政工部交材料,因和他们比较熟悉,我便跟一名工作人员闲聊起来。言语中,我提及我们桃园矿。另一名工作人员笑了起来:“哪是你们桃园矿,你现在是袁店一矿职工,咋还说你们桃园矿,应该说是我们袁店一矿!”我一愣,旋即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20009月份从萧县庄里乡老家到了桃园煤矿,后在桃园矿结了婚、安了家。我对桃园矿的感情与日俱增,把桃园矿当做自己的第二故乡。

2011年底,我所在的综采二区从桃园矿成建制调到百里外的袁店一矿,调令下来的那一刻,我心情低落到了极点,我有一种背井离乡的感觉。

当初从萧县老家来桃园矿时,我总是想家、想哭,桃园矿再好,毕竟不是我的家,充其量也只是我人生旅途中的一个“驿站”,况且,煤矿井下作业环境特殊,如果不是想多挣钱,用八台大轿抬我,我也不会来煤矿的,走投无路才下煤窑。直到我在桃园矿工人村买了房子,并把自己和妻子女儿的户口转到矿上,我才深深意识到,桃园矿成了我的家。

那年回老家,邻居笑着对我说:“进步,在外面混得再好,也得常回家看看,家再孬也是个家……”没想到四岁的女儿却说:“俺家不是这儿,俺家在桃园矿!”我笑了,妻子和母亲也笑了,邻居更是笑得前仰后合。

调到袁店一矿后,我好长时间都处于一种“身在曹营心在汉”的状态中,更有一种“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明月中”的感觉。每每夜深人静之时,我眼前总是浮现出在桃园矿的一幕幕,浮现出桃园矿一个个熟悉的面容。身在袁店一矿,我却无法融入这个矿,总认为这个矿的人没有桃园矿的人好处。来袁店一矿快两年了,我手机里的电话号码除了我们自己单位的人,袁店一矿的人不超过十个。

今年23日,桃园矿井下南三采区发生透水事故。从那时起,我的心便一直牵挂着桃园矿。现在,我有时说话,言语中仍时不时冒出“我们桃园矿”几个字。然而,我的的确确不是桃园矿职工了,自从20111125日,我的档案就和其它181名职工一样,从桃园矿迁到了袁店一矿,只是家在桃园矿。就像我的户口从萧县老家迁到桃园矿一样,只是我的老家还在小蔡庄,我的亲人还在小蔡庄。这也难怪政工部的同志埋怨我。以后,我真地不能再说桃园矿是俺矿了,而应该说袁店一矿是俺矿。

从政工部返回单位的路上,我一直在思索,为什么自己离开家乡十多年了,不论在什么时候、什么地点,我说俺庄在萧县庄里乡小蔡庄,却从来没有一个人反对我,说我的户口都迁走了,就不是小蔡庄的人了。如果我在小蔡庄任何一个人面前说,我不是小蔡庄的人,我是桃园矿的,我真不敢想象他们会怎样腌臜我,他们一定会不屑一顾地说:“进步,你看你肿地,你才不种几天地,你咋就不是小蔡庄的人了,你不就当个煤矿工人吗?咋就不是这个庄的人了?”是的,不管我走得多远,我永远是小蔡庄的人。小蔡庄也永远是俺庄。

我真地不明白,我离开小蔡庄已经十多年了,妻子女儿也不在庄上居住,可我一直说小蔡庄是俺庄,却没有人说我什么。我离开桃园矿才一年多,一说我们桃园矿,立刻就有人反对。我相信,现在在袁店一矿,只要我说俺桃园矿,恐怕反对我这句话的大有人在。

庄还是那个庄,矿还是那个矿。俺庄依然是小蔡庄,俺矿却不再是桃园矿。

 

  评论这张
 
阅读(2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