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蔡进步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1994年初中毕业后开始新闻写作,收获甚微。曾在铁路上干过1年养路工。1995年走进淮北煤矿技工学校,三年后毕业无工作。回萧县庄里乡老家务农。1999年7月加入中国共产党。2000年9月走进淮北桃园煤矿,在采煤一线干了五年。,体会到了煤矿的酸甜苦辣。如今,尽管我离开了采煤一线,可我的心仍然留在百米井下,我时刻牵挂着那些百米井下辛勤劳作的工友们。业余时间,我喜欢写点东西,以自娱(现在安徽濉溪县五沟镇淮北矿业袁店一井煤矿综采二区)。

散文《坐着三轮去青东》(作者:蔡进步)  

2012-08-02 20:49:4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8月2日中午12点,我在袁店一矿大门口坐上一辆摩托三轮车赶往小胡集。

 屈指算来,我从桃园矿调到袁店一矿已整整八个月。现在,我已经适应了新区的生活。刚调到袁店一矿的那阵子,心里着实难受。一是人生地不熟,有种举目无亲的感觉,总觉得袁店一矿不是自己的家。二是水土不服,拉肚子。八个月过去了,我不但适应了新区的生活,还改变了过去自己对新区的人、新区的环境的偏见。我多次在心里默念:桃园矿是我的第二故乡,袁店一矿则是我的第三故乡,估计得在这儿工作到退休了。

 能来到袁店一矿,也许是天意。我二哥1994年到了临涣矿,到现在已经有十八年了。大哥的二女儿,我的侄女十年前到了铁运处临涣分处。二哥2011年8月份到了正在筹建中的青东煤矿,在工程处锚注队上班。而我在2011年11月30日从桃园矿调到了袁店一矿。袁店一矿离小胡集十多里路,在小胡集的南面稍微偏西,坐三轮车十来分钟就能到小胡集。临涣矿的工人村就在小胡集,离临涣矿不足十里。我每次回桃园矿,都要经过临涣矿。铁运处临涣分处也在小胡集,在小胡集西面不远,离临涣矿工人村五六里路。青东矿我不熟悉,没去过,但我知道在小胡集的西北方向,大约二十多里路。

在小胡集地区工作的三位亲人中,我最牵挂的是三哥。三哥前年离婚,两个孩子一个上高二,一个上初二,三哥的压力很大,一是生活上的压力,二是精神上的压力,这一点,我能感觉到。我知道三哥的苦处,不是为了生活,他也不会到煤矿下井的。

三哥刚到煤矿下井那阵子,总是借酒消愁,可能是想麻醉自己,我不止一次劝他想开点,现在离婚又不是啥丢人的事情,三条腿的蛤蟆不好找,两条腿的大活人有的是。现在应好好上班,挣钱供两个孩子上学,以后想再婚,完全有可能。三哥不听这些,该咋喝酒还是咋喝酒,而且十喝九醉。今年2月份,三哥应工友之邀,骑着房东的电瓶车去青东矿东门喝酒,酒后返回住处时从电瓶车上掉了下来,摔断了右肩锁骨。住进了临涣矿职工医院,住院期间,我和二哥晚上轮流在医院照顾他。那时那刻,三哥真正感受到了血浓于水的亲情。在老家修养了三个多月,三哥于7月1日重返青东矿上班。

前几天,矿上又给我们发了胶靴、两套工作服,我便打算送给三哥一套。我知道锚注队的工作性质,一个班一身水,三哥的工作服根本不够穿。其实,我去青东矿的目的不仅仅是给三哥送套工作服,我想看看三哥住的环境。三哥那次摔伤前住的地方离矿里很远,而且是一个人住两进院子,十几间房子就他一个人。三哥住院期间,前去探望他的一个工友说三哥住的房子白天去了都感到阴森恐怖,换他绝对不敢住在里面。三哥说,他一个人从没感到害怕。我知道三哥这种情况的人不喜欢住在人多热闹的地方,也许是看到别人妻子儿女都在一起,他心里感到自卑。其实,越是这样越应该住了人多热闹的地方。不然,时间长了,就会有压抑和郁闷之感。

当我坐着三轮车赶到小胡集工人村时,那辆由宿州开往韩村、小胡集、青东矿的中巴车已经走了。下一趟得在下午三点才能来到小胡集。下午我还得上班,咋能能这么长时间。于是,我坐上了一辆摩托三轮车。一路上,我注意观察沿途的村庄和标志性建筑物,以便记清去青东矿的道路。

赶到青东矿东门,我拨通了三哥的手机,没费多大劲,我便找到了三哥的住处。这是一处靠近公路的住宅,三哥住的是二楼,一楼居住的除了房东,其他的都是矿上的职工,大约七八户吧。

三哥要带我去路边饭店吃饭。我说,在家做点吃吧。三哥没有买菜,估计我昨天告诉他我今天中午要去青东矿时,他就打算好了,带我去饭店吃饭。考虑到去饭店吃饭消费高,而且三哥已经戒酒,所以我坚持在三哥临时的家里吃饭。三哥很是难为情,因为没有啥菜,我说又不是外人。桌上不是有鸡蛋和冻水饺吗,炒份鸡蛋,下碗水饺,然后到楼下弄瓶啤酒喝就行了。

半小时后,三哥把鸡蛋炒好,又下了一大碗水饺。没有饭桌,三哥就把菜和水饺端到地下的凉席上,他晚上嫌热,便把床上的凉席揭下来,铺在地上,靠着一台低矮的落地扇纳凉。见我躺在凉席上,三哥便把菜和水饺端到我面前。三哥又拿了一瓶啤酒。

我和三哥坐在凉席上,边吃边聊,聊井下的工作,聊目前的生活和今后的打算。尽管没有大鱼大肉,但我一点都不在意。只要三哥能在外面生活的好好地,我还能在乎一顿吃喝吗?弟兄之间,能常在一起聚聚,说说话,谈谈心,其实就是一种幸福。

三哥说,过了年,他们锚注队可能得调走,一说到袁店一矿,另一说皖北煤电集团所属的钱营孜煤矿。

我对三哥说,不管到什么地方,都要好好上班,因为现在需要付出,儿女还小,他们目前还不能照顾自己,当父母的不照顾他们,谁去照顾他们。

三哥说,会的。你看我现在租住的地方,很热闹,离上班的地方也近。

下午两点半,我离开了三哥租住的地方,坐上了返回袁店一矿的摩托三轮车。

 

散文《坐着三轮去青东》(作者:蔡进步) - 蔡进步 - caijinbu5566的博客

 

散文《坐着三轮去青东》(作者:蔡进步) - 蔡进步 - caijinbu5566的博客

 

散文《坐着三轮去青东》(作者:蔡进步) - 蔡进步 - caijinbu5566的博客

 

散文《坐着三轮去青东》(作者:蔡进步) - 蔡进步 - caijinbu5566的博客

 

散文《坐着三轮去青东》(作者:蔡进步) - 蔡进步 - caijinbu5566的博客

 

散文《坐着三轮去青东》(作者:蔡进步) - 蔡进步 - caijinbu5566的博客

 

散文《坐着三轮去青东》(作者:蔡进步) - 蔡进步 - caijinbu5566的博客

 

散文《坐着三轮去青东》(作者:蔡进步) - 蔡进步 - caijinbu5566的博客

 

散文《坐着三轮去青东》(作者:蔡进步) - 蔡进步 - caijinbu5566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38)|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