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蔡进步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1994年初中毕业后开始新闻写作,收获甚微。曾在铁路上干过1年养路工。1995年走进淮北煤矿技工学校,三年后毕业无工作。回萧县庄里乡老家务农。1999年7月加入中国共产党。2000年9月走进淮北桃园煤矿,在采煤一线干了五年。,体会到了煤矿的酸甜苦辣。如今,尽管我离开了采煤一线,可我的心仍然留在百米井下,我时刻牵挂着那些百米井下辛勤劳作的工友们。业余时间,我喜欢写点东西,以自娱(现在安徽濉溪县五沟镇淮北矿业袁店一井煤矿综采二区)。

小小说《你拨打的电话已关机》(作者:蔡进步)  

2012-11-07 09:37:2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华大学毕业后,在南方一座城市找到一份工作,月工资逾五千元。

 华的祖祖辈辈靠土里刨食吃,华却不是种地的料,犁耕耙拉一窍不通。爹说,华命中注定就不该种地。他一个月的工资抵得上我半年的收成。

华离家那年,娘便跟爹商量,华子走这么远,咱得装个电话,跟华子联系方便。爹一开始不愿意,说咱在家种地,又没啥业务,装电话纯粹就是聋子的耳朵——摆设。

娘有点不高兴,华子上班的城市离咱这儿一千多里,他一年也不能回来两次,不装个电话,你放心啊。他不是你的儿子啊。

爹想了想,的确该装个电话,不然,心里真就不踏实。

那天,爹用刚装好的电话拨通了华的手机,华子吗,这是咱家的电话号码,你记住,以后有啥事,就打这个号码。

电话里,华心不在焉,说记住了,手机上有来电显示,我已经把号码存入手机里了。

自从装上了电话,爹娘每次从地里干活回到家,第一件事便是看来电显示,看是否有华的电话。如果有,就给华回拨过去。

一个月过去了,没有华的电话。

两个月过去了,仍然没有华的电话。

半年后,娘沉不住气了,她忧心忡忡地对爹说,华子在外面会不会出事,不然咋这么长时间也不往家里打个电话。爹也茫然。

娘便拨通了华的手机,华子吗,你没啥事吧?

电话里,华平静地说,没啥事,天天都忙着上班。

娘长出一口气,说没事就好,你这么长时间不往家里打电话,我和你爹还以为你出啥事了呢。 华子,你以后要常往家里打电话,不然,我和你爹担心。

华说,又没啥事,打电话说啥呢。

一晃五年过去了,华往家里打的电话屈指可数,每次娘给他打电话,华都说没啥事,让娘不要担心。

五年中的每个春节,华都从南方返回老家。

每次离家时,娘都再三叮嘱华,到单位时别忘了往家里打个电话,不然,我和你爹放心不下。

华照娘说的去做,啥时候到自己的住所,第一件事就是往家里打电话,给爹娘报平安。

听华说他租住的小区名叫“柳岸花明”,河岸的“岸”,而不是黑暗的“暗”,这个小区环境很优美,离火车站不足五百米,下火车坐7路公交车,两站路就到了。华住小区110222房间,离上班的地方不到两百米。

华不止一次对爹娘说,等农闲时你们到我那儿住一段时间,散散心。

娘脸上爬满笑容,说我们哪有空去那儿。

又一年春节,华从家里返回单位。那次,华坐晚上九点的火车。他说自己上夜班,回去后可以美美地睡一觉。

爹娘知道,华坐的这趟火车十个小时才能到达那座城市。爹娘早在心里算好了,华第二天早上七点就能到单位。

爹娘一夜醒了好几次,他们醒一次就看看墙上的挂钟,盘算着华到什么地方了。

第二天早上,爹到地里干活去了。娘早早的做好饭,然后静静地守在电话旁,她知道华的电话马上就会打过来,说他到地方了。

一直等到上午九点,电话也没响。

娘心里敲起了鼓,她拿起电话,开始拨打华的手机。旋即,一个声音传来,却不是华的。那声音说,你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娘不甘心,隔几分钟就打一次,电话里还是那个声音,你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娘坐不住了,她赶紧跑到地里把爹喊了回来。

整整一个上午,他们不停地拨打华的手机,电话里依然是那个声音,你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中午,爹和娘都没有吃饭,他们静静而烦躁地守在电话旁。

整整一个下午,他们不停地拨打华的手机,电话里依然是那个声音,你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黄昏时分,娘忍不住哭了起来,边哭边说,华子会不会出事呢,他咋不来个电话?

爹劝娘,能出啥事,你想开点。

娘说,要不咱们坐今晚九点的火车,到华子那儿看看。

爹沉吟片刻说,我一个人去吧。现在我去找狗剩,让他骑摩托车把我送到火车站。

爹坐上了九点的火车,一夜也没合眼,他在想华到底咋的了,以前可没有这种事啊。

太阳升起来的时候,爹赶到了华工作的城市。爹知道华现在上夜班,早上六点就下班了。

下了火车,爹来不及观赏大城市的美景,急匆匆登上7路公交车。

当爹站在“柳岸花明”小区110222房间门口时,他的心跳加快了,华子是不是在里面,他可千万别有啥事啊。

爹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敲响了房门。分把钟,门开了,华一脸倦意地出现在爹面前。

“爹,您咋来了?”华吃惊地问。

爹的眼泪差点流下,他嗫嚅着说:“你娘昨天一直在等你的电话,后来拨打你的电话,一直关机,他不知道你出啥事了,便让我坐火车来看看你!”

“我坐一夜火车,回到住处发现手机没电了。因困得难受,所以没往家里打电话!”华平静地说。

  评论这张
 
阅读(446)| 评论(2)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