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蔡进步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1994年初中毕业后开始新闻写作,收获甚微。曾在铁路上干过1年养路工。1995年走进淮北煤矿技工学校,三年后毕业无工作。回萧县庄里乡老家务农。1999年7月加入中国共产党。2000年9月走进淮北桃园煤矿,在采煤一线干了五年。,体会到了煤矿的酸甜苦辣。如今,尽管我离开了采煤一线,可我的心仍然留在百米井下,我时刻牵挂着那些百米井下辛勤劳作的工友们。业余时间,我喜欢写点东西,以自娱(现在安徽濉溪县五沟镇淮北矿业袁店一井煤矿综采二区)。

散文《感受幸福》(作者:蔡进步)  

2012-11-15 08:52:2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天,我在QQ空间里看见好友张强的留言:进步,你太幸福了。

我不知道张强这话从何说起。对于一个远离家乡,远离亲人的人来说,幸福二字似乎有点遥远。以前在桃园矿,吃喝不愁,调到袁店一矿后,吃在食堂、住在单身宿舍,跟在家里根本没法比。

去年1130日,我们综采二区182人成建制调到正在筹建中的袁店一矿。袁店一矿地处濉溪县五沟镇境内,离淮北和宿州的距离都在五十公里左右。这个矿周围都是农田,离最近的集镇小胡集约五公里路程,没有顺路的中巴车,去一趟,坐三轮车单程十元。

到袁店一矿后,我的工作和生活很简单、很单调,睡觉、吃饭、上班,上班、吃饭、睡觉,周而复始,一成不变。

我居住的单身宿舍原先四个人,他们都下井,所以我们四个人真正聚在一起的机会不多。后来,他们三个人中的两个人因妻子来矿,便在矿外的农村租房住了。另一个没有结婚的工友在小胡集有住房,所以下了班就直接回小胡集了。尽管他们的床铺都在,但宿舍只有我一个人,他们只在下雨天回宿舍住。

我这个人好静不好动,一个人独居一室,对我看书和写文章很有利。白天在单位静不下心来写文章,而且在单位也不能写文学稿件,只能写新闻稿件,要么写矿上需要的文字材料。袁店一矿是新矿,新矿跟老矿不一样。以前在桃园矿,矿上的各种文字材料检查一般都是半年一次,到袁店一矿后,节奏加快了。一周一次,一月一次,有些检查根本不固定时间。说检查了,上午八点打个电话,十分后就赶到你所在的单位,让你有种压力。好在我接触文字材料七八年了,再怎么检查,也不会有多大的变动,毕竟都属于淮北矿业集团。这些材料对我来说,轻车熟路,一周的检查材料,一上午准备齐不在话下。但我总是当天的事情当天完成,本职工作干完了,我才能心安理得地去写文学稿件。

屈指算来,我来袁店一矿马上就一年了。一年的风风雨雨,一年的酸甜苦辣,让我感触颇多。离开桃园矿的时候,好友刘杰、王雷、陆少华、董磊、张强等人多次请我喝酒。人常说,男儿有泪不轻弹,但在醉君亭那一次喝酒,当我端起酒杯时,情不能自已,失声痛哭起来。我为自己远离这些好朋友而流泪,毕竟以后相守相见的日子不多。

到袁店一矿后,我好长时间都适应不过来,我感觉自己无法融入这个矿,总把自己封闭起来,把自己置于桃园矿来的182人这个小圈子里。有时候跟工友说话,我还常说,咱桃园矿。事实上,我们已经不属于桃园矿,我和那181名从桃园矿调来的工友,从去年1130日起,就已经“远嫁”到袁店一矿,成了袁店一矿的“新媳妇”,桃园矿只能是我们这些人的“娘家”。

回家的日子总是那么让人欣喜。周五下午六点,当我乘坐的矿通勤车赶到宿州市里时,已经是华灯初放。宿州的夜景很美,但我来不及欣赏。看到空中花园的牌匾,我欣喜。看到武夷商城北大门,我动容。看到二中广场上散步的市民,我感慨。

周一早上返矿,必须在工人村南门口打的赶到宿州新汽车站,那辆去袁店一矿的通勤车终点站在71处,早上5:40发车,五六分钟就能到新站南边的站台。我们必须提前赶到宿州,只能你等车,车不能等你。我每天到新站,都在5:20分左右,然后到候车室大厅的椅子上睡觉,在路边站一二十分钟太熬人。

到袁店一矿后,虽然吃得不怎么舒心,但工作上很顺心。我住单身宿舍四楼,离办公室只一路之隔,从宿舍到办公室三四分钟足矣。想想以前在桃园矿,无论刮风下雨,无论酷暑严寒,我都骑自行车上下班,夏天热得满头大汗,冬天冷得藏头缩颈。现在这种事情永远成为历史,留在我记忆深处。

我们袁店一矿的职工宿舍里不但有电扇、空调,冬天还有暖气,比在桃园矿的确享福多了。每次回桃园矿遇到熟人,他们都说我吃胖了。其实,矿上的伙食再好,也没法跟家里比,我是心宽体胖吧。

现在,我每天晚上在宿舍看书或写文章累了,要么走到宿舍阳台上,远眺三百米外的矸石山,要么走出宿舍,在走廊的尽头看副井口大厅内上下井的矿工们。我知道,井下每时每刻都有矿工在流汗,百米井下的环境之恶劣,我早已体会。井下工作之艰辛,我早已饱尝。而那高高的矸石山上,每时每刻都有人在坚守岗位,他们的辛苦程度未必比井下好。比起他们,我的确幸福。

如今,我已经真正融入到袁店一矿。我知道,我们来到袁店一矿,都是新区的建设者,不管置身哪个岗位,都是为袁店一矿的安全发展奉献力量。

我到现在都不明白好友张强在我QQ空间里说我幸福的真正所指,但我知道,每晚,能静静地坐在桌前,泡上一杯茶,随心所欲地看书或写稿,这就是一种幸福,是一种别人体会不到的幸福。

  评论这张
 
阅读(851)| 评论(3)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