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蔡进步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1994年初中毕业后开始新闻写作,收获甚微。曾在铁路上干过1年养路工。1995年走进淮北煤矿技工学校,三年后毕业无工作。回萧县庄里乡老家务农。1999年7月加入中国共产党。2000年9月走进淮北桃园煤矿,在采煤一线干了五年。,体会到了煤矿的酸甜苦辣。如今,尽管我离开了采煤一线,可我的心仍然留在百米井下,我时刻牵挂着那些百米井下辛勤劳作的工友们。业余时间,我喜欢写点东西,以自娱(现在安徽濉溪县五沟镇淮北矿业袁店一井煤矿综采二区)。

蔡进步:想起童年偷瓜事  

2011-08-06 10:11:3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煤炭新闻网   2011-8-6 7:26:24     散文荟萃

炎炎夏日,我们矿工人村街头卖西瓜的一处挨一处,家里的西瓜自从进入夏季就没缺过。每次跟妻子、女儿一起吃西瓜时,我便不由自主地想起童年时代一次偷瓜的事情来。

我上小学三年级暑假的一天中午,我和村里几个小伙伴一起去倒流河边的一个大鱼塘里洗澡。鱼塘的水不深,我们几个人在河中洗澡时,一个小伙伴说:“鱼塘那边是我们村一户人家的西瓜地,我前天从西瓜地边经过时,满地都是西瓜。刚才那人回家吃饭了,估计西瓜地里没有人了,咱不如去偷西瓜吃!”我说:“那个人心狠着呢,偷他的西瓜,万一被逮住,打不毁咱!”“咱小心点,一人偷一个,就在鱼塘边吃了,他知道是谁偷的。”于是,我们几个人一商量,凫水过了鱼塘。上岸后,先派一个人去查看瓜庵里是否有人。派去的小伙伴回来后,确信瓜庵里没有人,我们才猫着腰窜进西瓜地,每人摘了一个西瓜,喜滋滋地向鱼塘边跑去。当我们正要跳进鱼塘的水里时,我们几个人同时呆住了。对岸,在我们衣服的旁边蹲着一个人,正目不转睛地盯着我们。我们吓得魂不附体。谁呀?种西瓜的那个人。他不是回家吃饭了吗?咋蹲在我们衣服旁边呢。

 “你们几个小熊羔子赶快过来,我有话跟你们说!”那个人命令我们。

 不过去,衣服在他身边。过去,偷人家的西瓜,人家能善罢甘休,吗?后果可想而知。

  我们几个人抱着西瓜,凫水到了鱼塘对岸。

  “你们几个小熊羔子胆子不小,敢偷我的西瓜!是不是看我回家了,瓜地里没有人了,就去偷我的瓜。

 我就是睡着了,都比你们精。我过的桥也比你们走的路多。咋办吧?偷我的瓜,我不能跟你们拉倒!”那个人沉着脸,好像能把我们几个人吃了。

 “我们以后再也不敢了……”一个小伙伴怯生生地说。

  “以后是以后,现在咋办?赶紧穿上衣服,跟我走吧!” 那人依然沉着脸。

 “上哪去?”我们几个人一起小声问道。

  “不要多问,到地方就知道了!” 那人皮笑肉不笑。

 我们每个人都只穿着短裤,趿着拖鞋。穿好衣服后,跟着那人走了。

 让我们吃惊的是,那人没把我们领进村里,而是向村东北方向走去。我们十分纳闷,却又不敢问。
大约半小时候,我们吃惊地发现:那人竟然要领我们上山。我们村东北有银山、大黑山、簸箕峪等几座山,山那边就是皖北名胜—皇藏峪。

  走到银山脚下,我们几个人不敢走了。他要干啥?难道要把我们几个杀死在山上。偷了几个西瓜,不至于吧。

 那人一见我们不想走了,他把眼一瞪:“咋弄地,你们要是不走,我就让你们几个到村里游街,让全村的人都知道你们偷我的西瓜……”

 我们只好提心吊胆地跟着他继续前进。过了大概十多分钟,我们走到了银山北面的山脚下。

 那人说:“到了。”接着,他把我们领进路边的一个石塘窝边,我们无不胆颤心惊。所谓石塘窝,就是在山脚下或地里开石头,天长日久,就形成了一个大坑。

 “难道他要把我们埋在石塘窝里。”我们几个人预感不妙,齐声大哭起来。

 “都不要哭,我看哪个再哭,就把他的小鸡拽掉!” 那个人威吓我们。

 “大家不要怕,你们今天偷我的瓜,按说我得把你们送到乡派出所。可咱们都是本庄本村的,我下不了手。话又说回来,我种点西瓜也不容易,你们既然偷了我的瓜,就不能平白无故的拉倒了,咋办呢?这也好办,你们看看,这个石塘窝里是我开的石头,好几天没往外弄了。你们的任务是把里面的石头给我搬到外面来。大的你们搬不动,我搬。你们搬小的,一人一块,两个人搬一块也行。啥时候搬好啥时候走。” 那人最后摊牌了。

  我们如释负重,原来是这样,赶紧搬吧。应了那句话,人多力量大。我们几个人不顾炎热,争先恐后地搬起了石头。一个人搬不动的就两个人抬。

  日头快要落山时,我们终于把石塘窝里的石头搬完了,每个人的脸都涨得通红,脸上满是汗。

 “走吧,晚上都跟我吃去,你们给我干了一下午的活儿,我得管饭!” 那人脸上绽开了笑容。

  我们恨不能立马跑到家,哪还敢去他家吃饭。于是,我们飞也似的跑开了。

二十多年过去了,走进煤矿的我每每想起那件事,心里便隐隐作痛。

  评论这张
 
阅读(22)|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