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蔡进步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1994年初中毕业后开始新闻写作,收获甚微。曾在铁路上干过1年养路工。1995年走进淮北煤矿技工学校,三年后毕业无工作。回萧县庄里乡老家务农。1999年7月加入中国共产党。2000年9月走进淮北桃园煤矿,在采煤一线干了五年。,体会到了煤矿的酸甜苦辣。如今,尽管我离开了采煤一线,可我的心仍然留在百米井下,我时刻牵挂着那些百米井下辛勤劳作的工友们。业余时间,我喜欢写点东西,以自娱(现在安徽濉溪县五沟镇淮北矿业袁店一井煤矿综采二区)。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小说《面子宽》(作者:蔡进步)  

2011-08-23 15:40:5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天,旮旯乡村民赵小小酒后驾驶自家农用三轮车经过县城西关时,被县交警大队三中队逮个正着。

赵小小不憨,现如今酒后驾驶处罚很重,轻则罚款,重则拘留,如果造成他人生命安全的,还要追究刑事责任。

三中队交警扣下赵小小的农用三轮车,说他这次酒后驾驶,罚款一千八百八十八元,让他回家拿钱。

赵小小的家离县城不足二十里路,他不是交不起这一千八百八十八元钱,关键是不想交。那是钱哪,一百块钱一张的,得十八张,谁不知钱好哪!可是不交,那辆六千多块钱的新车就开不出来,这可咋办?赵小小急得直转圈。

赵小小突然想起自己的同学张大力在县交警大队门卫室上班,他便拨通了张大力的手机:“大力吗?我是小小,我刚才喝点酒开农用三轮车,在西关被三中队逮着了,他们要罚我一千八百八十八元钱,你看能不能给交警三中队队长说说,别让他们罚我了,这一千多块钱也不是小数目,改天我请你喝酒!”

张大力热心肠,属于为朋友两肋插刀的人。挂上赵小小的电话后,他立即拨打三中队队长王建明的手机,可是一直无人接听。张大力纳闷, 王建明咋不接我电话?

大约十分钟,赵小小再次打来电话:“大力,情况咋样,他们同意不罚我钱了吗?”

“唉!三中队队长王建明的手机无人接听,这不坏事吗?这样吧,你先回家,我等会给王建明发个短信,把事情说清楚,他一定会给我回电话的!”

“好,好。谢谢你了大力。”

“别客气,咱谁跟谁呀!”

第二天上午十点多了,也没见王建明打来电话。张大力好生奇怪,难道王建明没看见我的电话号码和短信,不能啊!既然看见了,咋不回电话呢,办成办不成你也得回个话呀!

正想着,张大力的电话响了。张大力以为是王建明的电话,没想到是赵小小的电话:“大力,我那事咋样了?”

“唉!王建明队长到现在也没回我电话,不知啥原因!对了小小,我记得你以前说过,你不是有个表叔在县政府给县长开小车吗,你咋不找他?”

“这点小事找他,我怕俺表叔熊我,况且这也丢他的脸面。”

“小小,不是我说你,如果你早去找你表叔,你表叔一个电话,你的农用三轮车早就开回家多时了。”

“好,那我试试吧!关键是我不想麻烦俺表叔。”

大约五分钟,张大力的手机第三次响起:“大力,刚才俺表叔打电话告诉我,让我去三中队把车开回家,他给三中队王建明队长打了个电话,王队长很客气地说不知道这里面的关系,不然,哪能扣车,纯属误会。”

“可说罚你的钱没有,没有,我刚才问俺表叔了,一分钱都没罚。不过俺表叔说了,下次再这样,该找谁找谁,他不再过问。”

挂上电话,张大力思忖:看来我的面子还是没有小小表叔的面子宽。

 

  评论这张
 
阅读(4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