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蔡进步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1994年初中毕业后开始新闻写作,收获甚微。曾在铁路上干过1年养路工。1995年走进淮北煤矿技工学校,三年后毕业无工作。回萧县庄里乡老家务农。1999年7月加入中国共产党。2000年9月走进淮北桃园煤矿,在采煤一线干了五年。,体会到了煤矿的酸甜苦辣。如今,尽管我离开了采煤一线,可我的心仍然留在百米井下,我时刻牵挂着那些百米井下辛勤劳作的工友们。业余时间,我喜欢写点东西,以自娱(现在安徽濉溪县五沟镇淮北矿业袁店一井煤矿综采二区)。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小说《两亩蔬菜大棚》 (作者:蔡进步)  

2011-07-22 00:48:1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暴雨下了整整一夜。

凌晨,暴雨还在下,没有一点停的迹象。

德根老汉坐在自家堂屋当门,一口接一口抽着老烟袋。望着户外如注的暴雨,德根老汉紧锁双眉。

雨幕中,一个人撑着雨伞走进德根的院子。谁这么早来我家?老汉正在惊诧。雨伞下的人已经奔到眼前,是村支部书记沈明。

老汉再次惊诧。

“德根叔,我跟您商量件事!”沈明用手抹了一下脸。尽管打着雨伞,可浑身依然湿漉漉地。

德根老汉赶紧站了起来,他满腹狐疑,有啥大不了的事情,值得沈明一大早亲自赶过来。

“德根叔,是这样,我刚才和村主任、计生专干、民兵营长一起到村北转了一圈,我们村那一千百多亩玉米全部被淹。您知道,昨晚下了一夜暴雨,那一千百多亩玉米全部泡在水里,水深五六十公分,现在雨还在猛下,如果不及时把水排出去,一千百多亩玉米就完了……

德根老汉两眼一瞪:“那你还不组织人员去挖排水沟,来找我这个老头子干啥?”

“不是,德根叔,您听我说,咱村北那一千百多亩地都是低洼地,没有排水的出路!”沈明无可奈何地说。

“没有排水出路你找我干啥,难道我能弄出排水沟来?”德根老汉有点生气。

“德根叔您别生气,排水出路有倒是有,关键没法挖!”沈明面露难色。

“没法挖,是需要开山还是需要炸石,我记得咱们这儿既没有山,也没有石头。是你们这些村干部不想出力吧?”德根老汉越说越生气。

“不是的,要挖排水沟,必须从伟积兄弟那两亩蔬菜大棚里过,可我刚才和几个村干部去找伟积兄弟了,啥话都说了,我们答应秋后包赔他的损失,可他就是不让挖。这也难怪,伟积兄弟的蔬菜大棚一年能挣一两万块钱,他全靠这两亩蔬菜大棚供养一双上大学的儿女,搁谁谁也不会让挖的!那几名村干部还在伟积兄弟家里劝说着,我抽空跑来找您,您是老党员了,又是党小组长,我想让您劝劝伟积兄弟。如果不挖排水沟,那一千百多亩玉米就全完了!”沈明一脸愁容。

 德根老汉沉默了一会,他停止了抽烟,叹息着对沈明说:“伟积的脾气你知道,上个星期咱村大公的猪拱了他的蔬菜大棚,他硬是把大公家的猪腿打断了。我没法劝他,我的儿子我知道,你们要是硬在他的蔬菜大棚里挖排水沟,他非跟你们拼命不可,我看你们还是另想办法吧!”

“德根叔,我们实在没有办法,省气象台预报,暴雨一直要持续到下午。天一晴,玉米非全部淹死不可。”沈明几乎哭了。

“你别说了,我给你出个主意,你到村头小商店里买两瓶口子酒,再买点卤菜,你们几个村干部就在伟积家里跟他喝酒,啥时候喝的他答应在他的蔬菜大棚里挖排水沟,你们再组织全村党员去挖沟。”德根老汉给沈明出主意。

   沈明一听,彻底泄气了:“这趟算是白来了,我现在算是看清楚了,啥共产党员,啥党小组长。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我咋这么憨,再有觉悟的共产党员,也不会为了百姓的一千多亩地同意刨儿子的‘摇钱树’。唉!现在只有按德根老汉的办法去做,伟积这个人啥事都能做出来,如果惹恼了他,真敢跟你拼命。死马当作活马医吧,我这就去买酒和菜,兴许伟积一喝多,就同意在他的蔬菜大棚里挖排水沟了!”沈明冲进雨幕中,向村头小店奔去。

当沈明拎着酒和菜赶到伟积家里时,村主任、计生专干、民兵营长正跟伟积谈着呢。伟积的头摇得像拨浪鼓,无论咋说,他就是不同意。村主任说秋后赔他三万块钱,伟积也没同意。

沈明见气氛很尴尬,便吆喝着伟积摆好桌子喝酒。伟积好喝,见酒就走不动,他平时只喝三五块钱一瓶的白酒,今天见村支书拎了两瓶口子酒,伟积的眼睛当时就亮了。

这场酒一直喝到下午一点。期间,民兵营长又出去拿了两瓶白酒。

外面的雨不知啥时候停了。可伟积酒醉心不醉,一直没吐口在他的蔬菜大棚里挖排水沟。这场酒最后不欢而散。

村支书、村主任、计生专干、民兵营长四个人牵挂着村北那一千多亩玉米,他们说着聊着,向村北玉米地走去。

走近玉米地时,几个人惊奇地发现,玉米地里的水比早上少了。几个人以为喝酒喝多了,使劲揉揉眼,睁大两眼朝地里看,玉米地的水是少了,最多还有十公分。怪了啊,早上看时,水大约五六十公分,咋下了一上午暴雨,玉米地里的水反倒少了呢。真是活见鬼了。

几个人满腹狐疑地继续往前走。

拐过一片小树林,有人惊叫一声:“快看伟积的蔬菜大棚。”

几个人询声望去,立即惊得目瞪口呆,只见伟积的蔬菜大棚地里人头攒动。几个人不顾脚下泥泞,几乎一路小跑着奔了过去。

伟积的两亩蔬菜大棚被弄得“体无完肤”,德根老汉正带着村里的党员们在挖排水沟……

沈明走近德根老汉,紧紧攥着老汉的手:“德根叔,真没想到您会这样,我代表全村百姓谢谢您,可您咋向伟积兄弟交代?”

“你们就不要担心了,我这几年养羊攒了三万多块钱。我打算把这些钱全部给伟积,权当是赔他的损失吧!退一步说,伟积就是不答应,他能咋着我,我是他亲爹,我不相信他敢跟我拼命!”德根老汉情绪激动地说。

 “德根叔,伟积兄弟的损失秋后我们挨家挨户收钱,每户二百块钱,全村一千多户,能凑够三万块钱。”沈明把胸脯拍得啪啪响。

“你们千万不要把这件事往身上揽,我的儿子我知道。他一旦发脾气,后果不堪设想……

雨后的田野愈加清新,那一千多亩玉米郁郁葱葱,绿得逼人的眼。沈明觉得空气中仿佛有一股清香,他同时觉得有一种东西充溢在胸口……

  评论这张
 
阅读(5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