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蔡进步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1994年初中毕业后开始新闻写作,收获甚微。曾在铁路上干过1年养路工。1995年走进淮北煤矿技工学校,三年后毕业无工作。回萧县庄里乡老家务农。1999年7月加入中国共产党。2000年9月走进淮北桃园煤矿,在采煤一线干了五年。,体会到了煤矿的酸甜苦辣。如今,尽管我离开了采煤一线,可我的心仍然留在百米井下,我时刻牵挂着那些百米井下辛勤劳作的工友们。业余时间,我喜欢写点东西,以自娱(现在安徽濉溪县五沟镇淮北矿业袁店一井煤矿综采二区)。

天空没有多余的星星(作者:蔡进步)  

2011-04-18 21:54:2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天晚上,矿团委组织青岗员下井安全稽查。

 两个小时后,我和董磊、王雷、刘杰等人在北二采区乘人车场等着返程的大煤车。北二采区离副井口一千一百多米,步行最多二十分钟。可是现在矿上对大巷实行封闭,严禁大巷行人,否则,一律按“三违”论处。

 等啊等,大约半个小时,一辆大煤车从北四方向疾驶而来。分把钟后,大煤车在北二车场缓缓停下。我们几个人赶紧朝电车头后面的那两节专门拉人的车厢走去。车厢里已经坐满了满脸煤灰的矿工,车厢里两排座位,平时一排坐七人,膝盖对着膝盖。现在每排都坐了十二人。所以,我和董磊两个人再也挤不进去了。已经挤进车厢的王雷和刘杰大声喊:“再挤挤,再挤挤!”可车厢里根本没有下脚的空。我和董磊都急,这趟车要是坐不上,估计得两个小时以后才能出去。在井下大巷坐两个小时,难熬呀!这可咋办?硬挤肯定挤不进去了,不挤就得在这儿等两个小时。司机已经讲过了,北四方向没有煤了,大煤车两个小时后才能再进。

这时,车厢里一名矿工开口说:“你们两个人赶紧进来,趴在我们腿上,坚持一下,几分钟就到井口了!”我一听,眼睛一亮,以前在井下经常遇到这种情况,不过坐着的矿工大多数不情愿别人趴在他们腿上,一个百十斤重的大活人趴在其他人腿上,谁愿意。一般情况下都是后者主动提出的,趴着的那人嘴里一个劲地说好话:“弟兄们包涵一下,没有办法呀!”好话说了不少,却没有一个人吱声。没想到今天,竟有矿工提出让我和董磊趴在他们的膝盖上,我和董磊感激地连声说谢谢。我体重一百四十斤,董磊比我还重。我侧身躺着,董磊趴在我身上。两个人将近三百斤,被几名矿工的膝盖支撑着,这种滋味只有那几名矿工能体会到。

为了拉近跟这些矿工的距离,我主动跟他们聊了起来,聊他们的工作,聊一个班的工资,聊上井后是否喝酒等等。黑暗中,一名矿工说:“现在的煤矿工人太辛苦了,最不能容忍地是手指口述,带指标抓‘三违”,一旦被抓了‘三违”,还得到矿电视台录像,丢面子又丢票子。”另一个矿工接过话题:“煤矿工人现在哪还有尊严,活的没有意义,说不定哪天就出事了。今年以来全国各地的煤矿发生了多少起事故,天天喊不要带血的煤,可带血的煤为啥遏制不住?”

分把钟后,大煤车启动了,隆隆的车轮声淹没了矿工们的谈话。

趴在矿工们膝盖上的我心潮起伏:矿工们在几百米深的地下,靠着头顶上矿灯发出的光,用汗水、用血肉之躯跟大自然作斗争,他们付出的太多太多。常年在远离阳光、远离喧嚣的百米井下超负荷劳作,矿工们的心情可以理解,他们对煤矿生活发牢骚,甚至埋怨,都是正常地。我知道,他们中的大多数人对煤矿生活始终保持着一种乐观主义,因为他们知道,煤矿虽然辛苦,却有一份稳定的收入。从小的方面说,苦了自己一个,换来的是妻儿老小的笑声。而从大的方面来讲,正是他们这群普普通通的采煤汉子,用一腔真情推动着矿区安全发展的车轮不断向前奔驰……

有人说,天空就像一个和谐的大家庭,那一颗颗闪烁着的星星,不管是明亮的,还是微弱的,它们都在尽力地发着光。即便是云彩遮住了它们,它们也照样熠熠发光。

在此,我想对那些对煤矿生活充满悲观的职工说:“小草从不羡慕鲜花的芳香,它懂得自己生命存在的价值。记住,天空里没有多余的星星。”

  评论这张
 
阅读(366)|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