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蔡进步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1994年初中毕业后开始新闻写作,收获甚微。曾在铁路上干过1年养路工。1995年走进淮北煤矿技工学校,三年后毕业无工作。回萧县庄里乡老家务农。1999年7月加入中国共产党。2000年9月走进淮北桃园煤矿,在采煤一线干了五年。,体会到了煤矿的酸甜苦辣。如今,尽管我离开了采煤一线,可我的心仍然留在百米井下,我时刻牵挂着那些百米井下辛勤劳作的工友们。业余时间,我喜欢写点东西,以自娱(现在安徽濉溪县五沟镇淮北矿业袁店一井煤矿综采二区)。

袁店醉酒(作者:蔡进步)  

2011-12-31 10:30:3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到袁店一矿已经整整一个月了,每每想起那次喝醉酒的事情,我便哑然失笑,并暗下决心,以后出门在外,说啥也不能这样喝酒了。

12月份的第二个周二晚7点,袁店一矿宣传部邀请基层部分通讯员,到矿外东边的羊肉馆聚餐。我赶到那家饭店时,见那间屋子里站了四五个人,其中有政工部程欣部长和负责宣传的张典龙部长,门口也站了三四个人,但我都不熟悉,宣传干事王爱林忙着张罗饭菜的事情。因初到袁店一矿,我很低调,没敢冒然进屋,站在门口数天上的星星。

这时,张典龙部长喊我:“蔡进步,赶紧进来!”我一听,赶紧收回数星星的目光,走进屋里,但不知坐在哪里。张部长一指身边的座位,笑着说:“就坐这儿了,今天聚餐,其实是为你接风,欢迎你加入到袁店一矿通讯报道员队伍中。”我有点受宠若惊,一时不知说啥好。

   酒过三巡后,紧挨着张部长的程欣部长笑着对张部长说:“你从右边开始,我从左边开始,往下进行吧!”两位部长把酒进行一圈后,笑着让在座的人互相找找。我考虑到初来乍到,便一一找他们喝酒。进行一圈后,坐在我身边的一个小伙子笑着给我倒酒:“你先喝这个酒,然后我给你介绍一个人!”我有点默然,但我还是喝了下去。见我喝完了杯中酒,小伙子一笑:“孙传振你认识吧?”我一惊:“何止是认识,太熟悉了。我在桃园矿时,他是宣传部长,我们基层通讯员的领导呀!你咋认识他?”小伙子一笑:“孙传振是我二叔!”我更惊讶,在异地他乡,竟然遇到了孙部长的侄子,那还说啥,赶紧喝酒。端起酒杯的一瞬间,我想起了在我的新闻写作之旅中,值得我永远记住的三个人:一个是萧县庄里乡原宣传部长欧阳林杰、一个是铁运处原宣传干事尹良功,还有一个就是桃园矿原宣传部长孙传振,他们三个人对我新闻写作帮助很大,他们的为人处世原则让我心服,更值得我学习。我常常感慨,能认识他们,是我的幸运。

   接着,我又跟宣传干事王爱林喝了起来。其实,我和王爱林神交已久,因为经常在淮北矿工报上看到对方的稿件。他以前在海孜矿时,经常在矿工报上发表新闻稿件,现在担任袁店一矿的宣传干事,写稿的热情更高了。那天,我跟随袁店一矿接我们的大客车,来到袁店一矿职工公寓楼7号楼前下车时,因带了四五蛇皮袋东西,我只得先看住所带的东西,等其他职工把随身带的东西送到各自的房间后,我才招呼他们把我的东西搬到楼上。期间,王爱林和张盼盼一个扛着摄像机、一个拿着照相机,忙着拍摄职工下车时的场面。后来,王爱林把目光投向我身边的蛇皮袋子。为防止袋子丢失,在桃园矿上车前,我在每个袋子上都写着“蔡进步”三个字。王爱林看了一会,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问我:“蔡进步也来袁一了吗?”我一笑:“我就是蔡进步!”王爱林一听,脸上露出了笑容,连忙热情地跟我握手:“你来袁一,我们的宣传力量又加强了!”王爱林随后向我介绍背相机的女孩:“这是张盼盼,既搞宣传,又负责团委那一块。”所以,到袁店一矿,我最先认识的人就是王爱林和张盼盼。

    人都说,酒逢知己千杯少。因为高兴,我不知自己那次究竟喝了多少酒,我更不知道自己是怎样从羊肉馆回到单身宿舍的。我恍惚记得,自己在单身房间斜对面的卫生间,呕吐不止,难受地要命。我还记得杨思建几个人把我搀进房间,扶我躺在床上,并把我的外衣脱掉,然后给我盖上被子。他们啥时候走的,我并不知道。巧的很,我房间里当天只有我自己,其他三位工友都回家了。等我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上午十点了,我的头疼地厉害,依然难受着。下午两点半,我勉强起来去上班,宿舍离办公室仅百米之遥,下楼上楼也只是三五分钟的路程。当我赶到单位时,所有见我的人都笑:“进步,昨晚喝得不少,在哪儿喝的?”技术员朱成行呵呵一笑:“进步,听说你昨晚喝醉了,早班的人都知道了,他们早上上班时说你喝醉的事情呢,以后得少喝点,这不是在桃园矿,喝醉了有老婆照顾着,估计昨晚没有人给你倒茶喝吧?”

   我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唉,高兴地忘乎所以了,没控制住,以后我一定注意。”我知道袁店一矿宣传部的同志对我很热情,不然,他们也不会摆酒为我接风的,这一点,我从那次喝酒的氛围中能感觉到。自从那次醉酒后,我给自己这样规定:白酒一杯,最多两杯,再多,决不动心。是的,出门在外,喝醉酒是对自己、对家人一种极不负责任的做法,万一失足跌进路边水沟里或掉到楼下,后果不堪设想。

   尽管那次醉酒让我“洋相百出”,但我不后悔,因为这表明了袁一人对我这个“外来人”的热情和欢迎。我会永远记住那次醉酒,我也会在最短时间内调整好情绪,尽快融入袁店一矿这个大家庭,满腔热情地去工作,用真情回报袁一人,不辜负他们对我的厚望。

  评论这张
 
阅读(638)|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