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蔡进步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1994年初中毕业后开始新闻写作,收获甚微。曾在铁路上干过1年养路工。1995年走进淮北煤矿技工学校,三年后毕业无工作。回萧县庄里乡老家务农。1999年7月加入中国共产党。2000年9月走进淮北桃园煤矿,在采煤一线干了五年。,体会到了煤矿的酸甜苦辣。如今,尽管我离开了采煤一线,可我的心仍然留在百米井下,我时刻牵挂着那些百米井下辛勤劳作的工友们。业余时间,我喜欢写点东西,以自娱(现在安徽濉溪县五沟镇淮北矿业袁店一井煤矿综采二区)。

我的岳父岳母(作者:蔡进步)  

2011-12-31 10:27:4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调到袁店一矿后的第一个双休日,我返回到桃园矿工人村家中。

妻说,我调走的事情她没有告诉岳父岳母。我很惊讶,我都调走几天了,咋不告诉他们一声。妻说怕他们担心。

妻的说法不无道理,妻的娘家离桃园矿约20里路,虽然不通公共汽车,但是交通还可以,合徐高速公路东坪出口离妻的娘家只有里把路。我在桃园矿的时候,几乎每个月都要和妻子女儿一起去岳父岳母家,一般情况下都骑自行车,一个小时内轻轻松松就能到达。我如果单独骑自行车前去,二十分钟就能赶到,不过得淌汗。也有的时候,我们邀上妻妹三口人,他们有摩托车,再借一辆电瓶车,十多分钟,面不改、心不跳就到岳父家了。

  我们每次前去,岳父岳母都跟过年一样快乐。是呀,两个女儿女婿齐聚面前,当老人的能不高兴吗。岳父不喝酒,妻妹夫也不喝酒,我虽然喝酒,但没有酒瘾,我以前已经饱尝了酒醉的苦痛,所以饮酒时能把握住,做到浅尝辄止。尽管岳父不喝酒,但我们每次前去,岳父总要拿出酒来,亲自给我倒酒,他也给自己倒上一点。岳父不是不喝酒,而是喝一点脸就红,一两酒就晕晕乎,喝完酒就得休息。岳父是个闲不住的人,农忙时他忙,农闲时他照样忙,一开始跟着附近村庄的几个人在合徐高速公路上修修损坏的栏杆、给路两边的野草打除草剂。后来又去皖北局钱营孜煤矿给人家修下水道,好在钱营孜矿离岳父家仅三四里之遥。

我的老家在萧县庄里乡小蔡庄,离妻的娘家将近一百五十里路。我和妻结婚十年了,妻的娘家人除了妻妹去过我老家一趟,就再也没有第二个人去过。自从岳父在高速上干活后,他们那些人经常坐着专用车,到我老家所在的合徐高速公路段修修补补。中午吃在工地上,然后下高速公路休息一个小时,一般都是在附近的村头路边。那次去岳父家,岳父说他们在高速公路庄里服务区北边干活,问庄里服务区离我老家有多远,他说还看见一个电视塔。我说庄里服务区离我们庄将近十多里路,电视塔是庄里电视差转塔,在我们小蔡村南一公里处的白米山上。岳父听后很激动,我理解岳父的心情。是呀,自己能因工作关系来到女婿老家土地上,确切地说是女儿的家,这种心情可想而知。如果我不在桃园矿上班,现在肯定住在老家,岳父也肯定会到我们家去吃饭的。还有一次,岳父说他们几个人口渴了,跑到一个瓜地去摘瓜吃,被人家发现,那人并没为难他们。言语之中,岳父对我们庄里乡的人有一种好感。听岳父的描述,我知道他们摘瓜的地方在卯山村和北河西村之间,我一笑,我大嫂的娘家就在卯山村,我二姐在北河西村,即便有人为难,只要提几个熟人就行了。为了几个瓜,我相信我们庄里乡的人也不至于大动肝火。

我和妻是自由恋爱的。我清楚地记得,第一次去妻的娘家,因冒然登门,没想到妻不在家,尽管当时我和妻的关系并未确定,但岳父岳母很是热情。结婚后,妻告诉我,他们那儿的人对煤矿工人很反感,看不起煤矿工人,宁愿去外地打工,也不去煤矿下井。妻的一个长辈曾在我面前讥笑:“煤矿工人下井后都是死的,只有上来后才是活的!”我一听气得火冒三丈,差点跟她翻脸。妻说:“你不要在意别人咋说你,只要我不嫌弃你,只要俺家人不说啥就行了!”

   是啊!煤矿在世人眼里一直名声不好,自从有了煤矿,哪一年不发生安全事故。煤矿工人苦、累、脏、险,人称“煤黑子”。谁家有亲人在煤矿,谁家整天都提心吊胆。所以,每次去妻的娘家,岳父岳母都叮嘱我,下井一定要注意安全,钱少挣少花,没有可以不花。你们老家地少,如果以后不想干了,就到我们这儿种地,只要勤快,一年到头也饿不着。

 这次成建制调往袁店一矿,确实有点意外,但也在意料中,桃园矿是淮北矿业的培训基地,几乎每年都要往新区输送职工,两三年就调走一支综采队伍,这已成惯例。别的职工能背井离乡支援新区,我为啥就不能去。所以,在我们踏上开往袁店一矿大客车的当天,妻坚持要去送我,我没同意。我知道前年桃园矿那支综采队伍走的时候,前来送的人无不泪流满面。我怕妻子哭,我更怕自己到时候也控制不住感情。既然走了,就要走得潇洒、走得自然。换一种环境,会给生活、生命增添一种生机和力量。有啥伤心地呢,有啥不敢告诉岳父岳母的呢?

我的岳父岳母虽然是地地道道的农民,但是他们心地善良,他们始终抱着“宁可别人负我,我不可负别人”的态度,吃再大的亏,也不会想着怎样去报复别人。

但愿岳父岳母知道我调走的消息后,会心态依然。我相信会的,因为我了解我的岳父岳母。

  评论这张
 
阅读(2851)|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