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蔡进步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1994年初中毕业后开始新闻写作,收获甚微。曾在铁路上干过1年养路工。1995年走进淮北煤矿技工学校,三年后毕业无工作。回萧县庄里乡老家务农。1999年7月加入中国共产党。2000年9月走进淮北桃园煤矿,在采煤一线干了五年。,体会到了煤矿的酸甜苦辣。如今,尽管我离开了采煤一线,可我的心仍然留在百米井下,我时刻牵挂着那些百米井下辛勤劳作的工友们。业余时间,我喜欢写点东西,以自娱(现在安徽濉溪县五沟镇淮北矿业袁店一井煤矿综采二区)。

妻子的心(作者:蔡进步)  

2011-12-31 10:25:3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调到袁店一矿的第三天,我返回到桃园矿。妻子和女儿都很高兴,但我从妻子的表情中,明显觉察到妻子不想让我调走,但事已至此,已无回天之力。

妻说,我调走之事,她没跟岳父岳母说,怕他们伤心。我说,咋不说,又不是去蹲劳改,去新区支援建设,这是好事。一个男人,如果整天围着老婆孩子转,对事业或多或少都会有影响。妻说岳父岳母担心我走得太远,不放心。其实,最不放心我的是妻子,这一点我太理解了。

我和妻子是自由恋爱的,想当初,我和前任女友因三万元彩礼分手,妻顶着世俗的观念,不顾一切嫁给了我这个煤矿工人。我知道妻当时的压力,按她们那儿的说法,宁嫁白头翁,不嫁采煤工,宁愿去要饭,也不到煤矿下井,但妻却义无反顾地嫁给了我,这让我感动之余对妻有一种愧疚之感。

妻担心我调到新区后,吃住不好,毕竟新区环境不同于老矿,在家吃得再差,却吃得均匀。我在家排行老小,父母惯我,哥哥姐姐们宠我。结婚后,我更是饭来张口,衣来伸手。妻一旦不在家,我情愿弄袋方便面吃,也不动手做饭,不会做饭。记得前不久妻子带着女儿回娘家了,我打算亲自动手做饭,芹菜炒肉,谁知在切肉时,竟然把手指头斜着切下来一小块,从那以后,我再也不敢动手做饭了。妻还担心我变心。并非我是美男子,现实生活的不少事例,让妻对我不放心,因为不少男人一旦离家远了,出门在外,便变心了,“红杏出墙”了。对此,我莞尔一笑,我是那种人吗。我入党十余年了,又担任四五年的团支部书记,即便走得再远,也不会“红杏枝头春意闹”,妻却深谙“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的道理。我对妻说,我是什么人,你应该了解,不管离家多远,离你多远,我心始终皈依你!

那次回家,我发现妻嘴角出现了水泡。妻说她担心我出门在外吃住不好,所以嘴角才有水泡。我深知妻的心情,其实我在袁店一矿何尝不如此。夜深人静的时候,有时想想在家时的欢乐,我就想哭,可我知道,既然来了,再想其它的事也没有用,必须静下心来,安心工作,为新区的发展奉献力量,只有这样,才能无愧于妻子对我的牵挂。

我知道,不管我走得多远,永远也走不出妻子牵挂的目光。我更想对妻子说,我会尽快适应新区的生活,尽快融入新区这个大家庭,用辛勤和汗水为新区建设尽一份微薄之力。

  评论这张
 
阅读(34)|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