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蔡进步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1994年初中毕业后开始新闻写作,收获甚微。曾在铁路上干过1年养路工。1995年走进淮北煤矿技工学校,三年后毕业无工作。回萧县庄里乡老家务农。1999年7月加入中国共产党。2000年9月走进淮北桃园煤矿,在采煤一线干了五年。,体会到了煤矿的酸甜苦辣。如今,尽管我离开了采煤一线,可我的心仍然留在百米井下,我时刻牵挂着那些百米井下辛勤劳作的工友们。业余时间,我喜欢写点东西,以自娱(现在安徽濉溪县五沟镇淮北矿业袁店一井煤矿综采二区)。

女儿的心(作者:蔡进步)  

2011-12-31 10:24:3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女儿今年9岁了,11月29日,她刚过9岁生日。

女儿在家里不怕我,却怕她妈。我因工作忙,平时没有时间和精力过问女儿的学习。所以,无论我在家与否,女儿遇到难题,从来不问我。所以,我跟女儿的关系不温不火,相反,有时女儿还跟我瞪眼,甚至动手打我,但我绝对不还手。每每此时,妻便幸灾乐祸:“蔡进步,你混到这种地步,算是混到家了!”

今年11月25日,一纸调令把我们桃园矿综采二区181人调至袁店一矿,两矿相距一百多里,来往不便。自从得知我调离桃园矿的消息,女儿变了,她开始疏远她妈,而是跟我亲热起来。11月26日,妻因一点小事惹恼了女儿,我便第一次听到女儿说烦她妈妈的话。从11月26日到11月29日,因为在家休息,准备行李,所以没到单位去,得以睡懒觉。那几天,每天早上,女儿便准时跑到我床边,用小手拨弄我的鼻子,直至把我挠醒:“俺爸,该起床了!”我很惊诧,这种情况一直没有的呀。

到袁店一矿后第三天,我们回到了桃园矿。当女儿见到我的时候,喜得乱蹦,好像几年没见我似的,一直不离我左右。晚上,女儿告诉我:“俺爸,你知道不,你走后,我和俺妈每天晚上都吃面条,我都吃急了!”那一刻,我的眼泪差点流了下来。其实,女儿哪里知道,我在袁店一矿每天早上只花一块五毛钱。有一次中午花四块钱买份菜没吃完,我便用塑料袋带回宿舍,晚上买两个馍,就着中午吃剩的菜对付过去了。

返矿的那天早上,我6点就离家了,因6:30集体去袁店一矿。离家的时候,女儿还在睡梦中。我喊醒女儿,说,爸爸要走了。女儿在睡梦中睁开眼睛,看了看我,又接着睡了。

赶到袁店一矿,我们领劳保、整理单位办公室、会议室。忙了一上午。中午时分,我抽空往家里打了电话,妻接的,先是问我在矿上的情况,然后,妻话锋一转,教训起我来:“你早上走时,干啥非把女儿喊醒?”我忙问:“咋啦?”妻说:“从你走后,她就哭了,一直哭到7点多!”我一听愣住了,一时语塞。挂上电话,我心里酸酸地。

我忽然觉得,这短短几天中,女儿仿佛一下子长大了。女儿的心里,也开始像她妈一样,牵挂着远方的亲人。

  评论这张
 
阅读(41)|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