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蔡进步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1994年初中毕业后开始新闻写作,收获甚微。曾在铁路上干过1年养路工。1995年走进淮北煤矿技工学校,三年后毕业无工作。回萧县庄里乡老家务农。1999年7月加入中国共产党。2000年9月走进淮北桃园煤矿,在采煤一线干了五年。,体会到了煤矿的酸甜苦辣。如今,尽管我离开了采煤一线,可我的心仍然留在百米井下,我时刻牵挂着那些百米井下辛勤劳作的工友们。业余时间,我喜欢写点东西,以自娱(现在安徽濉溪县五沟镇淮北矿业袁店一井煤矿综采二区)。

感谢票贩子(作者:蔡进步)  

2011-01-29 23:25:3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是春运的第十一天,我和妻带着女儿赶往W市火车站,打算给在外地打工的妻妹买张28的返程车票。

前天,妻就带着女儿去了W市火车站。十天前,大学毕业后在南方某地工作的妻弟打来电话说,他年二十九回来,26回去,让姐姐给提前买张返程的火车票。我们问了W市火车站的人员,说十天后才能预购火车票。从那天起,妻天天计算着日子,唯恐错过了日子。在这几天里,妻天天在我跟前叨念:“第一天买票的人肯定少。”我笑着说:“你别把别人当成憨子,你能这么想,别人咋就不能这么想?天这么冷,你在家看好女儿就行了,等双休日我不上班,我亲自去一趟W市火车站,哪怕等一天,我也不急。”妻说:“还是我自己去吧,我心里急呀!”我说:“只晚一天时间,急啥?”妻说:“我怕晚一天买不着票。”不管我怎样劝说,妻非坚持自己带着女儿去一趟火车站。昨天天还没亮,妻子就喊醒了睡梦中的女儿。不到七点,妻便带着女儿赶往W市火车站。上午十点多钟,我往家里打了电话,妻接的。我心中一喜,忙问:“买着火车票了吗?”妻说:“买到了,今天人少。”我挂上电话后,心里高兴,没想到这么顺利,既然买到了火车票,也不枉妻子一大早就赶往火车站。

中午回到家,我问起买火车票的事。妻笑的很不自然:“我到火车站一问,6号的火车票下午和晚上的已经卖完了,只有早上七点的。我没买,人家凌晨两三点钟就在那儿等着了。”“那你不是说已经咋买好了吗?”妻又笑:“我多花二十块钱,从票贩子手里买的高价票。”我很惊奇:“你咋知道谁是票贩子?”妻说:“我在火车站广场附近一家小店给俺弟弟打电话,说没买着火车票的事,想问他能不能晚走一天。”打完电话后,店主说他手里有6号的车票,是上午11点多的,不过票价得多给二十块钱。妻一听大喜过望,多二十块钱也得买。我一听才明白,原来如此。真得感谢票贩子呀!不然,咱平民百姓,到哪儿弄火车票去,没有火车票,人家能让咱坐火车吗?我笑着对妻子说:“等你弟弟回来了,你得好好劝劝他,让他在外面好好混。如果能混到跟美国总统奥巴马一样就行了,出门有空军一号的专机,还用从票贩子手里买火车票吗?”妻子被我的话气乐了,她大怒:“干啥呢?遭讥人哪!”

妻弟返程的火车票刚有着落,在南方打工的妻妹晚上又打来电话,让姐姐给买张8号返程的车票,而且要晚上的,因为坐一夜火车到目的地正好天明。所以,今天我和妻子带着女儿一大早就赶往W市火车站。

还是没有人家去的早。我们赶到火车站售票大厅的时候,每个窗口的前面都排起了长龙,年长的有、年轻的有,也有十多岁的孩子跟着父母前来凑热闹。我看见在我所排队伍的前方有一位老爷子,在他左侧的墙边有一位老太太坐在马扎子上,他们两个人替换着排队、歇息,让人看了非常感动。一开始,我站在那儿排队。将近九点时,妻见我焦躁不安,便替换了我。她让我领着女儿到售票大厅外面转转,我欣然同意。女儿一听说要到外面转转,喜得乱蹦,她早在大厅里呆够了。走出售票大厅,我发现前来买票的人又增加了一倍多,门口的台阶上也站满了排队的人。

带着女儿在火车站广场上转了几圈,感觉寒气袭人。而女儿却在广场上跑来跑去,没有一点嫌冷的意思。大约二十分钟后,我带着女儿回到了售票大厅。见每支买票的队伍都挤得紧紧地,人挨人、人挤人,想从队伍中间穿过去,比登天都难。我想替换妻子,让她歇息一会。妻说:“别替换了,你根本挤不进来。”

十点整,售票开始了,人群里一阵骚动,也许是欣喜,也许是想往前挪几步。几位铁路民警赶紧维持秩序。半分钟后,所有的队伍都恢复到了原状。

大约十多分钟,我刚才所排的这支队伍的前头突然传来怒骂声,几乎所有的都把目光投向出事地点,原来是两个年轻人打了起来,听说是因其中一个人不排队,竟然直接跑到售票窗口去买票。两个民警赶紧赶过去制止。我看见一个年轻人垂头丧气地从我跟前走过,向售票大厅门口走去。这时,售票大厅的人们好像都很“同情”那个小伙子。我分明听见他们在小声骂那个小伙子,骂他插队。我分明看见他们鄙视小伙子的目光。我在心里叹息:都是一样的苦命人,干啥这样。如果都有专机、有专车,谁还挤在这儿排队买票。

人们正打算忘掉刚才不愉快的一幕,只见一个“贵妇人”摸样的女子从外面走了进来,径自走到售票窗口前,旁若无人地跟售票员大声打招呼,然后开始买票。令人不解地是,一位铁路民警竟然站在“贵妇人”旁边不闻不问。人群中有人小声嘀咕:“看样子是熟人,有人好办事呀!”这支队伍的排队人暗气暗憋,敢怒不敢言。有穿警服、戴大檐帽的人给撑腰,谁敢说啥。我也纳闷,咋没有人敢打那位“贵妇人”,哪怕说几句也好。转念一想,现在宠物都值钱,何况人乎。打“贵妇人”,谁有这个胆量。我知道,敢打“贵妇人”的人肯定不少,只是人家没来罢了。

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这边还没结束,旁边一支排队人员又发生了争执。一名瘦小的中年妇女不知啥原因,跟身边的另一位妇女争吵起来,后来听说也是想插队。旁边的另一位铁路民警赶紧制止,不知是民警用手推了那个妇女一下,还是其他人“暗箭伤人”,人们都看到那位妇女仰面朝天摔倒在水泥地上。那位妇女爬起来后,只是朝着民警说了两句埋怨的话,便不再吱声了。看到刚才的一幕,我心里很不是滋味。唉!为了买一张火车票,竟然弄到这种地步,不值得呀!万一那位妇女摔个三长两短,倒霉地恐怕得是跟她争吵的人,跟民警绝对扯不上关系。我也埋怨那位妇女,心说,大姐呀,你咋这么糊涂,咋能惹警察呢?

十一点整,妻子离售票窗口不到两米了,前面还有五个人。我看见妻子脸上露出了笑容。这时,售票员说出了一句让在场人几欲流泪的话:“往上海方向28号的火车票今天全部售完了!”

妻默然,我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人群顿时炸开了锅:“咋没有票了?”“卖完了!”售票员面无表情地说。

“走吧!没有票了,咱还等啥!”我失望地对妻子说。

妻子的眼泪在眼圈里打转,她自言自语:“白等了四个多小时!”

我和妻子默默无语,领着女儿走出了售票大厅。其他人也叹息着离开了售票大厅。

刚走几步,妻突然神秘地对我说:“走,咱们去看看能不能买一张高价票!”我这才想起妻子前天给妻弟买了张高价火车票。

于是,我跟着妻子来到火车站广场一家小商店。一问,店主笑着说有8号的火车票,而且是晚上的,不过除了多给二十块钱,还得再给五块钱的手续费。我说,买了。

在我们买票的时候,还有一个男子也从店主那儿买了一张火车票,是到上海的,得加三十块钱,男子也欣然买去。

离开那家小商店,我十分感激那位票贩子,如果没有他,我们到哪儿弄火车票去。至此,我才明白火车票为什么卖得这么快,原来是批发出去了。

我突然担心起来:“万一那位票贩子手里的票卖不掉咋办,不就浪费了吗,他可亲口说的都是有座位的呀。现在,不知有多少人求票若渴。”

妻说:“你担心啥?卖不掉人家能退票的,瞎操心!”

我说:“要不我给宣传一下,让大家都去买他的票。”

妻瞪了我一眼:“你多什么事?人家既然能买到票,就不愁卖不掉。”

是的,老百姓起早排队等了四五个小时买不着票,从票贩子手里多花二十块钱,就轻而易举地买到了票。啥世道呀!

我对妻子说:“以后再买火车票,还到票贩子那儿去买,多花二三十块钱,不用起早、不用排队,值得!”

坐在返矿的车上,我心里再次涌起对票贩子的感激之情。在此,我真诚地祝愿票贩子朋友春节愉快,兔年发大财!车票早日卖!

  评论这张
 
阅读(413)|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