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蔡进步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1994年初中毕业后开始新闻写作,收获甚微。曾在铁路上干过1年养路工。1995年走进淮北煤矿技工学校,三年后毕业无工作。回萧县庄里乡老家务农。1999年7月加入中国共产党。2000年9月走进淮北桃园煤矿,在采煤一线干了五年。,体会到了煤矿的酸甜苦辣。如今,尽管我离开了采煤一线,可我的心仍然留在百米井下,我时刻牵挂着那些百米井下辛勤劳作的工友们。业余时间,我喜欢写点东西,以自娱(现在安徽濉溪县五沟镇淮北矿业袁店一井煤矿综采二区)。

蔡进步长篇小说《在煤矿安家落户》第十四章第3节  

2010-10-19 22:22:5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前进知道新闻记者的社会责任感,应是一种铁肩担道义,妙手著文章秉笔直书,为民请命的社会良知和济世情怀。

   前进尽管不是正式新闻媒体的记者,但他在绿水煤矿也算是一个小有名气的“土记者”,广播稿写的多,更是青山矿工报的“常客”,尤其是言论稿,命中率百分之百。

   最近,青山矿工报专门在一版开设了“谈心亭”栏目,主要刊登记者、基层通讯员的言论稿。一开始,各厂矿的通讯员踊跃参与,报社的记者也光顾这个栏目,前进当然也不例外。

  小言论,一事一议,这种题材的稿子前进写起来十分顺手。他在井下采煤一线干了五年,五年间,他听到的故事多了,这是他写小言论的主要素材来源。前进脑子转得快,有的素材不适合写新闻,他就写小说,写不成小说,他就写成小言论。慢慢地,前进的小言论在青山矿工报有了“名气”,青山矿工报的“谈心亭”栏目成了前进的“专栏”,《班队长要有“婆婆嘴”》、《“兵头将尾”要“充电”》、《莫把安全设施当摆设》、《班队长要“知人善用”》、《别让职工带着情绪下井》、《勿以恶小而为之》、《莫让安全“联保、互保”走了样》、《莫为违章者开“绿灯”》、《“撇勾延点就是违章”规定值得推广》、《煤矿生产切莫“掩耳盗铃”》、《事故防范要超前》、《有感于“取消干部带指标查‘三违’制度》、《”亡羊补牢“不可常补》、《从”杞人忧天“谈安全生产》等一篇篇小言论,陆续在“谈心亭”栏目刊出,每周一期,都是前进写的。

一次,前进去宣传部拿材料,宣传部摄影干事语重心长地对前进说:“你最近在矿工报发了不少言论稿,这是好事,但也让人担心。我想提醒你一句,以后写言论稿千万要学会保护自己。作为一名通讯员,我们是矿党政的宣传喉舌,以弘扬主旋律为主,当然有些阴暗面应该揭露,可是那样对你不利。我很欣赏你的文笔,所以我一直想跟你好好聊聊。干我们这一行的,越写胆越小,越写越觉得没有材料写,不是我们写不出来,而是担心。我的话你回去后好好琢磨啄木,以后写稿子千万注意,三思而后行。”

虽然摄影干事的话句句在理,可前进没当回事,他心说:“我好不容易开辟了一个写作根据地,专门发我的稿子,哪能轻易放弃呢。再说,这个栏目一般人进不来,他们写不出这样的稿子。”前进暗自得意。

周二下午,前进正在办公室里写稿子,老工人盛宝怒气冲冲地走了进来,他一边给前进递烟,一边大呼小叫:“前进,老哥比窦娥还冤,今天想找你评评理,你可得给哥主持公道呀!”

“到底出了啥事?你慢慢说!”前进笑着安慰盛宝。

“别提了,我今天早上下井,在井下小调度站等车时,人很多,我站在最后,当我想上车的时候,大煤车已经慢慢启动,我一见,便停了下来。我知道矿上有规定,一旦大煤车启动再上车,就属于违章上车,那我能上吗?就在这个时候,车上有人把刚刚挂上的安全防护链摘了下来,伸手把我拉上车。我上车后刚坐下来,那人就说,盛宝,你这是违章乘车,上窑后到安监处学习吧。我一看,认识,是安监员一毛。我本来不打算上车,可一毛摘下防护链,伸手把我拉上车,等我上车后却报我‘三违’, 你说我可冤,你天天在地面写稿子,可得替我伸冤哪!”

“老盛哥,我不头不尾的,咋替你伸冤,你要是觉得自己冤,可以直接去找安全矿长,让他替你伸冤。”前进笑了笑。

“我说兄弟,老哥跟你在一起五六年了,可没有求你一件事,今天这件事你一定要帮着哥呀!”盛宝说着,一个劲地给前进递烟。 

前进说自己不吸烟,说啥也不接。

盛宝急了:“兄弟,你是嫌哥的烟孬吧。我到矿门口给你买包好烟。”说着就往门外走。

老盛哥,你别去,你说说让我咋帮你。”前进连忙拦住老盛。

“其实这事对你来说也不难,你把我的事写篇稿子,投到报社去,让整个矿区的人都知道这件事,替我出口气。”

前进一笑:“这事说起来也不怨人家一毛,他拉你上车你就上了,怪你意志不坚强。他让你杀人你也去呀,咋能怪他呢?”

“这件事就怪他,不治治这个坏孩子,我迟早会憋成病地。”盛宝情绪激动,说着又要出去给前进买烟。

前进一想:“自己以前在井下,的确遇到安监员无理刁难职工的事,他自己就曾经被一名安监员刁难过,不治治他们,他们也不知道我前进的厉害。”想到这儿,前进奋笔疾书。不到半小时,一篇《岂能如此抓“三违”》的小言论脱稿了,全文虽然不足五百字,但是笔锋犀利,一旦在矿工报上发表,够安监员一毛喝一壶的。

前进又把稿子念了一遍,让盛宝核实一下里面的内容和具体细节。

盛宝听完,立即喜笑颜开:“写得太好了,我到邮局给你寄出去,邮票我买。”

前进一笑:“不用到邮局,用电脑打印出来,从网上就可以发走了。”

盛宝听得稀里糊涂:“网上可以发走,还不用邮票,这事新鲜哪!我说兄弟,你可别哄哥哥哪。”

“老盛哥,你放一百二十个心,等稿子出来了,我给你留份报纸。”

盛宝千恩万谢地走了。按说,前进不把这篇稿子发往矿工报,以后见到盛宝就说,已经发走了,可是矿工报没采用,也许他们考虑到不适合用吧。假如这样的话,盛宝也不会再说啥,可前进心眼实,既然答应人家盛宝,哪能哄骗他呢。于是,当天晚上,前进跑到网吧把这篇稿子发了出去,他怕用单位的电脑有人看见稿子的内容。

四月五日上午,区长晁力告诉前进,下午三点到矿职教办会议室开四月份工作会。

前进问:“咋还让我参加?”

晁力笑了:“你不知道吧,矿上每次开月度工作会,参加人员除了在家副总以上矿领导,就是各单位党政工团负责人和主管技术员,即各单位的科区长、党支部书记、工会主席、团支部书记、主管技术员,所以你必须参加。”

前进一听,笑了:“没想到团支部书记也参加矿上的工作会。”

晁力一笑:“那当然啦!下午别迟到了,开会前得点名,无故缺席者,罚款一百块。”

下午两点半,前进就赶到了矿里,他从传达室拿了单位的报纸。回到办公室后,前进仔细翻阅着,他欣喜发现在当天的矿工报一版“谈心亭”栏目中,他写的那篇《岂能如此抓“三违”》小言论发表了。前进抑制不住内心的喜悦,他一连读了两遍,感觉到自己给盛海出了一口恶气。是呀,新闻作者不为百姓做事,那还写啥。

这时,前进听到区长晁力说话的声音,他站起来伸头向外一看,晁区长正在开他办公室的门。

前进拿着那张报纸满怀喜悦地走进晁力的办公室:“晁区长,我今天矿工报又发表一篇稿子!”

“是吗?拿来我看看。”晁力一听说前进的稿子又上矿工报了,脸上露出了笑容。

前进赶紧把报纸递了上去。

晁力的目光盯在那篇稿子上仅有一秒钟,脸色突然变了:“前进,你这篇稿子写毁了,恐怕得出事。虽然我只看了一下题目,但里面的内容我已经猜得八九不离十了。你等着看吧,就怕安监处得找你的事!”

前进一听,心里一惊:“自己咋没想到这种后果呢。”

晁力接着说:“前进,这种稿子以后千万不要再写。现在的事看不惯的多着呢。你要分清你现在所处的岗位,哪些能写,哪些不能写,你应该比我清楚。千万不要为了一点稿费,误了自己的前程。我记得你以前曾经给我讲过,你在老家时因为一篇稿子,本来该进乡政府通讯报道组的,结果自己搬块石头把路堵死了……

前进当场向晁力表态:“晁区长,你放心,这种事到此打住,我以后会分清自己该写啥,不该写啥。我会记住你的话。”

前进还想跟晁力多聊一会。这时,党支部书记在外面喊到:“晁区长,到点了,再不走开会就迟到了!”

于是,前进和晁力、党支部书记、工会主席、主管技术员一起去职教办开会。

第一次参加矿上的工作会,前进心情十分激动,他知道在座的人都是绿水矿各单位的重量级人物。自己能参加这种会议,是一种荣誉。前进同时也担心,刚才晁区长的话仍响在耳边:“前进,你这篇稿子恐怕得出事,安监处得找你麻烦!”

前进偷眼看了一下身边的晁力,见他正低头认真地记录着。前进又抬头看了一下主席台上的安全矿长,他一脸的慈祥。

前进心说:“这么面善的一个人,能为了一篇稿子找我麻烦吗?”

月度工作会一直开到下午5点半,等散了会,也就该下班了。前进心说:“今天下午算是过去了,估计安监处下午忙着开会,也没有人注意那张报纸,只要没有人,这件事就算过去了。”

前进提心吊胆地过了一个不平常的夜班。晚上,他做了一个恶梦,梦见安全副矿长手里拿着那张报纸,气得大发雷霆,逼着区长晁力让前进重新下井扒窑。前进不得不重新穿上久违的窑衣,和工友们一起赶往百米井下的采煤工作面。在工作面攉煤时,一块大矸石正好击中前进的大腿,前进疼得大叫一声,猛然惊醒,这才知道做了一个梦。

前进一看床头的闹钟,凌晨三点,离上班时间还有四个小时,前进怎么也睡不着了,他躺在床上,回想着梦中的一切。前进在床上辗转反侧,一会睡着,一会又醒了。这样反反复复,一直到天亮。

去上班的路上,前进心里敲起鼓:“是福是祸,就看今天上午了,昨天开工作会,安监处没有人注意那张报纸,今天上午不会再没有人看那张报纸。”

上午八点半,区长晁力下井了,九点副井占罐,必须在九点以前下井。又过了十来分钟,前进正在办公室整理材料,忽听党支部书记喊到:“柴前进,你把昨天的矿工报拿来我看看。”

前进一听,激灵灵打个冷战:“坏啦!怕啥来啥。估计要出事,不会是安监处找后账来了。”

前进紧张地把那张报纸拿给党支部书记,书记看了一会:“吆,怪不得李矿长气得那么很,你这篇稿子写得是不大合适。人家安监处要起诉矿工报社,还让你去安监处解释一下,问到底是哪个安监员在井下抓的‘三违’?”

过了一会,电话又响了起来,书记拿起电话:“喂,啊,是李矿长,你别生气,我刚才熊他了……让他到你办公室去一趟,我看就不要了吧……区长下井了,等他上井后,我让他给你回个电话。”

书记放下电话:“前进,你这事惹大了,李矿长盯着这件事呢。等晁区长上井后再说吧,你忙去吧!”

前进垂头丧气地回到办公室,一上午,他都无精打采,可等到十二点,区长晁力也没上井。下班时间到了,前进只好回家。

中午的饭前进吃的很少,他哪有口味。妻子也不知道前进咋的了。

吃过饭后,前进心事重重地躺在床上看电视。这时,女儿在电视机前磨来磨去,磨得前进心烦意乱。前进气得摸起身边的一本书,狠狠地朝女儿砸去。女儿吓得哇得一声大哭起来。

妻瞪了前进一眼,气呼呼地说:“你长本事了,她天天在我身边我也不烦,咋耽误你看电视你就急了。你不想要她,干脆把她掐死算了。”

前进心里本来就烦得很,一听妻子的话,心里更来气:“没到时候,这样的孩子太烦人了。她要是再去电视机前磨来磨去,我还拿书砸她!”

就这句话,妻子恼啦,气得几乎要跟前进动手。前进一见,赶紧收手,这件事本来就怪自己。心里有事,火没处发,只好拿女儿出气。

下午,前进真不想去上班。他这时候有点害怕了,晁区长要是知道李矿长追问这件事,他该怎样做,训斥自己是肯定地,这一关前进恐怕过不去了。唉!早知如此,何必当初,逞什么能呢?现在把事热了,却害怕了。前进又一想:“事到如今,怕也没有用。割头骟蛋,随他去吧。”

前进刚到办公室不久,区长晁力就来找他:“前进,我昨天说的咋样,人家安监处得找你后账,现在应验了吧。我听书记说了,李矿长下午让你去他办公室一趟,你该咋说,心里要想好,赶紧去吧。去晚了李矿长又要打电话催你!”

前进头脑里一片空白,他不知道是怎样离开办公室的。走在路上,前进有种想哭的感觉,自己刚调到地面,却出了这种事,活该!

刚要踏上办公楼大门口的台阶,前进一转身,见区长晁力从后面急匆匆走来。

前进站住了,等晁力走近了,前进问:“晁区长,你到哪去?”

“我到安监处去,你刚调到地面,跟人家不熟,我不放心怕你说不好。”晁力有点生气。

前进一听,心里一热,眼泪差点流下。这样的区长,跟着他干,我还有啥怨言。

前进跟着晁力走上了六楼,六楼全部是安监处的办公室。也许他们已经听说前进下午要来安监处,所以,所有办公室的人员都站到了门口,都想看看这个叫“柴前进”的,到底长得什么样,是肩扛三头?还是身长六臂?要么是吃了熊心、吞了豹子胆。

这个时候,晁力掏出口袋里的黄山烟,挨个给安监处所有的人递烟。但是没有一个人接晁力的烟。

前进眼泪在眼圈了打转:“作为一个采煤区的大区长,晁力为了前进的事,亲自给安监处的人敬烟,却吃了闭门羹。要是搁平常,晁区长给他们敬烟,美死他们了,该哪玩去哪玩。”

走进李矿长的办公室,晁区长一边递烟,一边笑着说:“李矿长,这就是柴前进,他那篇稿子是胡屌写的。他清明节前回老家添坟,在青山市汽车站坐一辆青山开往徐州的长途汽车,车上听人说起他们一个安监员在井下抓工人违章乘车,就写了下来。”

“是哪个矿的?”李矿长面无表情地问。

“我也不知道,青山市周围有好几个矿,那人在夹河就下车了,谁知道是哪个矿的。”前进张口结舌。

“你回去吧,我跟李矿长再啦一会。”晁力给前进使了个眼色。

前进心里明白:“李矿长,您忙着,我回去了。”

离开安监处,前进百感交集,他知道,如果晁力这次不来,这件事肯定没有好结局:“晁区长,这个情我前进一辈子也还不了。我只有好好工作,才是对你最好的报答!”

大约半个小时,晁力回来:“前进,这件事算是过去了。你可知道,刚才李矿长问我你具体干什么工作的。我说你是单位的团支部书记、通讯报道员。李矿长说,这样的团支部书记跟矿上的步调不一致,还能用吗?我跟他说了将近半小时,他才点头不再追究此事。以后你千万注意,别再惹是生非了。”

前进感激地望着晁力,他保证以后绝不再乱写。

坐在办公室里,想着中午自己对待女儿的事,前进心里后悔地不得了。现在闹心的事情没有了,前进心里却对女儿有一种愧疚。

下班后,他骑着自行车,匆匆往家里赶。刚到租住房子的一楼楼下,前进忽然听到有一个稚嫩的童音喊到:“俺爸,俺爸……

前进抬头一看,只见女儿站在二楼栏杆旁,两手扒着栏杆,正朝下看,喜得合不拢嘴。妻子也站在那儿直笑。

前进心里一热,他匆忙锁上自行车,一路小跑奔上楼,一把女儿抱了起来……

  评论这张
 
阅读(72)| 评论(2)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