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蔡进步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1994年初中毕业后开始新闻写作,收获甚微。曾在铁路上干过1年养路工。1995年走进淮北煤矿技工学校,三年后毕业无工作。回萧县庄里乡老家务农。1999年7月加入中国共产党。2000年9月走进淮北桃园煤矿,在采煤一线干了五年。,体会到了煤矿的酸甜苦辣。如今,尽管我离开了采煤一线,可我的心仍然留在百米井下,我时刻牵挂着那些百米井下辛勤劳作的工友们。业余时间,我喜欢写点东西,以自娱(现在安徽濉溪县五沟镇淮北矿业袁店一井煤矿综采二区)。

网易考拉推荐

蔡进步长篇小说《在煤矿安家落户》第十三章第2节  

2010-09-29 14:04:5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矿上又招了一批新工人,据说都是本矿职工子弟,这些新工人全部充实到四个采煤区,采煤一区分了三十六名。

前进心说:“这些人真憨,到哪儿不能弄碗饭吃,非得到煤矿下井。等着看吧,他们干不了多长时间,肯定得辞工,采煤队的活儿,真不是人干的!”

前进说的一点都不假,再有性格的人,一旦来到煤矿,性格都得变,你就是一块石头,也得把你磨得有棱有角。

新工人下井,前进就成了老工人,新工人喊他师傅。其实,在煤矿,人人都可以称师傅。前进下井第一天,一位四五十岁的职工竟然喊前进老工人,弄得前进十分纳闷。他向师傅说起此事,师傅笑了,在井下如果不知道一个人的名字,无论年纪大小,都可以喊老工人或者师傅,这一点谁也不会见怪的。

新工人分到队里,前进就不能当小工了,他便和几个进矿半年、一年多的职工搭档采煤。

前进经常轮流跟孙虎、李建立、高雨可三个人搭伙计,这三个人在前进心目中印象都不好。

孙虎人高马大,可好讹人,又喜欢喝酒。只要在井下跟孙虎近距离接触,便能闻到酒味。

李建立身材也魁梧,缺点是干活太慢,无论啥时候,他都是不紧不慢。正可谓:任尔东南西北风,我自岿然不动。李建立脾气还大,不管他干错什么,你都不能说他,说轻了,他把手中的工具一扔,立马上窑。要是说重,他操起工具就要跟你拼命,队长也拿他没有办法。

高雨可更“高”,人送外号“半条命”。据说有一次在井下,一名职工跟高雨可动起了手,两个人一人操手镐,一人抡铲子,打得难分难解。最后,有职工把队长喊来,他们才停止“厮杀”。队长刚要训斥他们,只见高雨可突然仰面摔倒在地,人事不省,在场的人吓坏了,无论怎样呼喊,高雨可两眼一直紧闭,就是不吭声。队长认真给高雨可检查了一遍,没发现哪儿有伤,可高雨可就是不睁眼,队长急了,一边汇报给区值班,一边派人把高雨可抬上窑。经诊断,高雨可哪儿都没伤。医院给他开了两天药,吊了两天葡萄糖。从那以后,再也没有人敢跟高雨可动手了。高雨可也常在井下说:“我怕啥,我就剩半条命了,谁跟我斗我都奉陪!,话又说回来,谁犯得上跟他怄气,在辛辛苦苦挣两个钱不容易,万一他往那儿一躺,谁承担得起呀?

前进跟这三个人搭档时也头痛,不过前进心善,不管他跟这三个人中的哪一个人搭伙计,他都尽力去干,从来不说他们。所以,这三个人都喜欢跟前进一起干活。在这三个人当中,前进最不喜欢跟孙虎一起干活。虽然他们都被职工们称为“甩子”,可孙虎比那两个人懒得多,喜欢讹人。井下采煤队两个人一组,你少干了,别人就得多干,一天两天行,时间一长,谁受得了。

就拿今天来说,前进赶到工作面回掉了五棵支柱,孙虎也没露面,而上下组的小工早就来到了。前进只好一个人轧拔柱器,一个人抱柱子。回到第七棵支柱时,孙虎还是不见踪影,前进再也忍不住了。他气呼呼地大喊:“往上传,让队长下来,我一个人咋干?”

话音刚落,孙虎一步三摇地来到了面前:“秀才,不好意思,我刚才拉肚子,晚来了一会!”

前进一听,气就不打一处来,他心说:“晚来一会,我回掉七棵柱子了,一棵柱子最少也得五分钟,你咋有脸说只晚来一会!”

前进转念一想,官不差病人。听说孙虎拉肚子,前进同情起来,他深知拉肚子的痛苦和难处。

回柱子的时候,孙虎悄声对前进说:“秀才,我刚才在家具房药包里偷拿十根炸药,等会装药时,咱全部加在炮眼里。你放心,跟我一个组,我不会让你练手镐的,药装得重,炮放得好,你一个班最少得少攉四五吨煤。”

前进尽管讨厌孙虎,可这伙计还得搭,活还得干。

两个小时候后,工作面的炮全部放完。

一走进工作面,前进惊喜地发现,自己所分的二十棚窑,炮放得十分漂亮,挂梁子毫不费劲,一手镐都不用扒。再看上下茬李畅和方阳两个组,他们的炮放得一塌糊涂,跟狗啃地一样,挂一个梁子没有十分钟肯定不行。

李畅和方阳两个人气得嗷嗷叫,一起大喊重新打眼补炮。

孙虎笑着对前进说:“秀才,我刚才说的咋样,一手镐也不要你动。你看他们两个组,如果不补炮,一个梁子也挂不上。补炮,一个眼十块钱,这下子够李畅和方阳两个组喝一壶的了。”

前进心说:“别看孙虎这家伙偷懒耍滑又讹人,关键时候他还真有点子。如果今天他不偷拿十来根炸药,我们这个地方的炮也会放得跟狗啃地一样。我别笑话人家李畅和方阳两个组,我们老家有句俗话,笑话人不如人,娶个媳妇卖黄盆。至于队长咋处罚他们,那就不是我能问得了的了,不处罚他们就更好。”

前进和孙虎开始挂梁子,第一个梁子刚挂好。孙虎笑着走上迎头:“秀才,刚才你回柱子累得不轻,我又晚来了一会,心里过意不去。今天我在迎头干,你在老塘攉煤,权当歇歇!”说着就把前进手里的手镐夺了过去。

前进一听,心里热乎乎地:“都说孙虎讹人,憨懒刁,今天他咋变了呢?莫非被我的善行所感动,他良心有所发现。不管咋样,人家孙虎主动要求上迎头,这还让我说啥呢?”

前进以前就是专门干小工的活儿,他对小工的作业程序轻车熟路。先把老塘里的梁子搬过来递给迎头大工,然后插水平销子,再递上一片小笆和五根塘材,这样,一个梁子就挂好了,也就等于挂好了一棚。

前进递梁子时,他突然感觉这次递梁子跟以往有所不同。以前给大工递梁子时,只需把手伸向老塘,就把梁子拉过来了。今天费劲了,因为装药时装重了,迎头煤的五分之二被链板机拉走了,有五分之二还多的煤崩进了老塘,迎头还有不到五分之一的煤在迎头。因崩井老塘的煤较多,把靠在老塘里的梁子埋得只露出十分之一,原来放炮煤少,每次只能埋住十分之一,跟今天截然相反。前进每次拿梁子,都要费老大的劲,不用劲拿不出梁子。一连拿了两个梁子,看看老塘里的淤煤,前进好像突然明白了孙虎为啥今天抢着要上迎头,老塘里的煤比迎头煤多一半还得拐弯。

“我白活这么大了,自己被人卖了还帮人数钱!”前进在心里后悔不迭。

果然不出所料,前进的老塘煤才攉完一半,孙虎就把迎头煤出完了。不是前进磨时间,他比孙虎干得卖力,只是老塘煤太多,距离链板机又太远。前进满脸汗水,光着脊梁还嫌热。而孙虎脸上一点汗都没有,工作服穿的整整齐齐。

前进认为,等孙虎攉完了迎头煤,他肯定会来帮我攉老塘煤。

这时,孙虎走了过来:“前进,不要慌,歇会再干。李畅和方阳两个组梁子还没挂好呢!你先歇着,我肚子有点疼,我到风巷解手去。”说完,孙虎把铲子扔在人行道,哼着歌儿向上风巷走去。

前进心里暗骂:“我的亲乖乖,老子被你骗了!你是真解手还是借口到上风巷躲懒。懒驴上套,不屙就尿。你孙虎就是一头标标准准的懒驴,你到风巷去屙尿吧,老子不让你帮忙,照样把老塘煤攉完。”

前进因为心里有气,所以把铲子抡得飞快。汗水流出来,痴心掏出来。前进把所有的煤攉完时,孙虎也没回来。

“前进,看你热的,慌那么很干啥?人比人气死人哪!你跟孙虎一组,你看人家孙虎可会享受,在风巷抹帽棚都睡着了,一大意还能冻感冒呢!”职工王帅从风巷方向走了过来。

前进一听说孙虎在风巷抹帽棚睡觉,心里很不高兴:“狗日的孙虎,我在这儿攉煤累得要死,你却在风巷睡觉,这是人干的事吗?”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在。前进决定去风巷看看。不然,会冤枉人家孙虎的。

赶到风巷抹帽棚,前进见一个人正仰面躺在一块大笆上,鼾声如雷,睡地真香啊!走近了一看,正是孙虎,睡地连口水都流出来了。

前进恨得咬牙切齿,他想用脚踢醒孙虎,转念一想:“我一不是队长,二不是安监员,我凭什么踢人家孙虎。”可不治一治孙虎,前进胸中的恶气又出不来。站了一会,前进眼睛一亮,他脸上露出了笑容,立即返回工作面。

在张朝军组段内,安监员田立正盯在现场。工作面一百五十多棚,只有张朝军这八棚窑顶板破碎。而这八棚窑只放了底眼,顶眼没敢装药,怕震掉了顶板。所以,张朝军只好用手镐一点一点的扒梁窝。安监员田立怕出事,一步也不敢离开,防止张朝军违章操作。

“田师傅,我想请教你一个问题?”前进止住了脚步。

“呦,采煤一区的记者呀,我正想找你呢。哪天给我写篇稿子,让我也爬爬咱矿的电线杆子。“安监员田立一见前进,立即满脸堆笑。

“矿广播站?你的要求太低了吧。如果你的事迹突出,我让你到青山矿工报上露一下脸。”前进不以为然地说。

这话要是从别人口中说出来,田立能笑掉大牙。可前进一说,田立一百二十个相信。他经常在青山矿工报上看到前进的稿子,从内心深处对前进有一种崇拜。

“记者,有啥问题,请问吧!但是别太难,要不然我回答不出来。”

“什么是‘三违’?”

“这个问题简单。所谓‘三违’,就是违章指挥、违章操作、违反劳动纪律。你问这干啥?”

“那井下睡觉算不算‘三违’?”

“肯定是‘三违’,凡是在井下睡觉的,一旦发现,一律进‘三违’学习班,另罚100块钱。”

“我刚才看见风巷抹帽棚有一个人在睡觉,两条腿伸地一般长,可我不是安监员,也管不住他,万一顶板掉了矸石砸在他脸上,后果不堪设想,你快去看看吧!”

田立一听,脸上的笑容顿失,他问前进:“你没看清是谁吗?”

“好像是通风区的放炮员或者测气员,我不认识。”

田立立即赶往风巷。走到机尾二节处,迎面看见孙虎从风巷走来。孙虎一脸睡意,走路左摇右晃。

“孙虎,可是你在风巷睡觉?”田立绷着脸问。

“骂哪个狗日的睡觉!”孙虎赌咒发誓。

见孙虎这样,安监员田立也不好说啥。俗话说,捉奸要双,捉贼要赃。无凭无证,再咋说孙虎也不会承认自己在风巷,他这种人田立了解,属于那种不按倒不拉屎的人。

孙虎回到自己组段内,见前进正坐在那儿歇息,他笑了笑:“你说可邪乎,刚才安监员田立说我在风巷睡觉,我拉肚子拉得连裤子也提不上,哪有时间睡觉。你的老塘煤攉地这么快,都攉完了,辛苦啦!”

见上下组的煤还没攉一半,孙虎便斜靠在老塘的一棵柱子上睡了起来。不大一会,孙虎的鼾声就响了起来,跟打雷似的。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前进突然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孙虎,醒醒,你这次还说啥?谁让你睡的觉?”

前进扭头一看,安监员田立不知啥时候来到了孙虎跟前。

“孙虎,这次你可嘴硬了?井下睡觉属于‘三违’行为,你明天到安监处学习吧。记住,别忘了!”

一听说孙虎真要进“三违”学习班,前进同情起来,下一个井不容易,一个班辛辛苦苦也挣不了一百块钱。只要进了“三违”学习班,就等于两个班白干了。

“田师傅,能不能看在我的面子上,别报孙虎‘三违’了,采煤工人不容易呀!你放心,今天你放孙虎一马,我会铭记在心。以后多给你写稿子,让你多爬爬矿里的电线杆子!”前进几近乞求。

“唉,前进,你这人的心太善良了。今天除非是你求情,换第二个人我都不同意。就算是你们区长,我也得驳他的面子。”田立情绪有点激动。

末了,田立意味深长地对孙虎说:“人心都是肉长的,做事千万别太绝了。将心比心,不要总把别人当憨子,更不要总是驴跟羊抵头——拿脸上。”

  评论这张
 
阅读(11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