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蔡进步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1994年初中毕业后开始新闻写作,收获甚微。曾在铁路上干过1年养路工。1995年走进淮北煤矿技工学校,三年后毕业无工作。回萧县庄里乡老家务农。1999年7月加入中国共产党。2000年9月走进淮北桃园煤矿,在采煤一线干了五年。,体会到了煤矿的酸甜苦辣。如今,尽管我离开了采煤一线,可我的心仍然留在百米井下,我时刻牵挂着那些百米井下辛勤劳作的工友们。业余时间,我喜欢写点东西,以自娱(现在安徽濉溪县五沟镇淮北矿业袁店一井煤矿综采二区)。

蔡进步长篇小说《在煤矿安家落户》第十二章第3节  

2010-08-13 20:55:3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前进结过婚后,本打算干一段时间就离开煤矿。可不知为啥,却有另一种念头在前进心里潜滋暗长了:煤矿虽说苦累脏险,可一旦离开煤矿,我恐怕没有能力养活妻子。农村有句俗话,水浅养不住鱼。如果不好好上班,就算结了婚,也有可能会离婚。前进一咬牙,暂时就在煤矿干了,啥时候实在干不动了,我再离开煤矿。

结婚后的一次中班,队长把前进分在工作面机尾二节处干活。那天,前进和机尾超前棚的两位工友比别的组提前干好。经队长验收后,前进他们从机巷上窑。经过机巷二部皮带机尾时,其中三位工友说要坐一下皮带。说着就纵身跳上了皮带,转眼间就窜出了老远。

前进不敢坐,因为没有经验。只好跟在后面跑了起来。当他气喘唏嘘地跑到一部皮带机尾时,那三位工友已经下来了。其中两个人笑着说:“前进,你太甩了,连皮带也不敢坐,你在后面接着跑吧,我们走了!”说着,又跳上一部皮带。

前进把心一横:你们能坐,我也敢坐。想到这儿,前进纵身跳上皮带,学着那三位工友的样子,往皮带上一蹲,两手伏在前面,像田径运动员起跑前的动作一样。坐皮带的感觉真好,转眼间就窜出了几十米。

正当前进沉在喜悦之中,一抬头,见小眼口离他不远了,大约四五十米吧。前进便想往下跳,刚站起来,竟然一下子仰面倒在皮带上,头朝后脚朝前,怎么也爬不起来。当时,前进的心恰似万丈悬崖失脚,扬子江心断揽崩舟:“完了,我肯定得掉进小眼口,四五十米的距离,眨眼就能到。只要掉进去,那还有好吗?”

正在这时,皮带机突然停了。前进爬起来一看:我的天哪!他的脚离小眼口还有一两米,皮带机再晚停一秒种,前进就掉进去了。   

从那以后,前进再也不敢坐皮带了。时隔不久,前进单位一位职工因为坐皮带,正好撞在皮带机的喷雾上,当场被撞下皮带机,满脸是血,人事不醒。上井后经诊断:鼻梁骨骨折。如果撞在脖子上,后果不堪设想。 

大约过了半个多月,前进在井下小调度站坐大煤车。因为现场人多,前进怕挤不上,便在车没停稳时就跳了上去。就在他站在两节车厢之间摘链子时,前面的那节车厢停了,后面的车厢往前一撞,前进本能的一吸气,想瘦瘦身,才避免一起事故。幸亏他身体瘦弱,而且自救器放在身后面,如果他胖点,或者把自救器放在腰两侧,前进也得出事,两节车厢一挤,后果可想而知。

无独有偶,两个月后的一天,一名掘进工人跟前进的情况一样,因为他把自救器放在了腰的一侧。所以,他没有前进幸运,导致脾被切除。

当然,这些事前进根本没跟妻子说,他怕妻子担心,更怕妻子训他。

可树欲静而风不止,妻子开始“干涉内政”了,矛头直指前进。

结婚前,妻在前进心目中属于温柔型女子的那一类。可结婚后不久,前进便感觉到妻的温柔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一副“凶巴巴”的面孔。前进实在有口难言。

没结婚前,前进住在单身宿舍,无拘无束,日子过得真舒服。可是一结婚,烦恼随之而来。

前进是一名采煤工人,工作的地点是百米井下的掌子面。因劳动强度大,前进和工友们在劳动中几乎都光着脊梁。由于不穿小褂,前进的脊梁三天两头被掉落的碎矸石划破。

妻发现后,马上命令前进:“干活时必须穿上工作!”

前进分辨:“掌子面太热,光着脊梁都汗如泉涌,咋穿工作服?再说汗透了衣服反正不能天天去洗衣房洗吧,洗衣房洗的衣服两天后才能拿!”

妻说:“拿回家我洗,我不嫌麻烦!”

尽管前进说出了一大堆理由,可在妻子眼里根本没有商量的余地。唉!妻命难违呀!

男子汉吸烟喝酒那不是天经地义的事吗?前进以前也这样认为,但如今不行了。毁就毁在前进那天不该把一份单位发的安全知识复习题带回家。妻发现其中有关于职工入井前不能喝酒和在井下不能吸烟的叙述。当天,前进的生活中就没有了烟酒。

前进说:“上班前不能喝酒,井下不能吸烟,下班在家就不受约束了。”

妻则不以为然,她说:“小不忍则乱大谋!”

有一次,前进下井前想喝瓶啤酒,妻就是不让,两个人最后闹翻了脸。

妻眼泪夺眶而出,她边哭边说:“你知道吗?自从你上班离开家,我的心就悬了起来,直到你下班回到家,我才放下心。你不为自己想想,也得为咱们这个家想想!”

前进默然,从那以后,前进渐渐地改掉了单身汉时的一些坏习惯。前进知道,妻子平日的“凶悍”里,包含着对他的深深牵挂和期盼。

前进每天在井下掏煤,工作很辛苦,而且苦、脏、累、险。如果回到家不好好休息,在井下工作就不能集中精力,容易出事故。

   前进喜欢写文章,下班后总喜欢把自己在井下的见闻和感受写下来,要么送往矿广播站,要么投往报社。

有时,看到前进的稿子在报纸上发表,妻子邹影比前进更高兴。

可有一天,妻子突然不让前进写稿子了。前进心里很不是滋味。

原来,那段时间,前进所在的单位经常撇勾延点。前进那几天上中班,下班到家经常是深夜。本来是该早点休息,可井下发生的一些事,在前进脑海里回旋,凭着对新闻的敏感,前进顾不上疲劳,坐到桌前写起了稿子,一直写到凌晨一两点,有时到三四点。

妻子心疼前进,担心前进这样下去,累垮身体不说,更会影响工作和安全。

于是,妻子向前进下了强制“命令”:“以后不许再写稿子,啥时候休班啥时再写。”

前进陪笑:“新闻并不是休班时才有的,只有去抓,不能等!”

 无论前进怎样解释,妻都无动于衷。前进对此十分烦恼:不让我吃饭、睡觉行,不让他写稿子,万万不行。

通过一番“讨价还价”, 前进与妻子达成协议:以后我写稿子,决不影响休息。妻这才转怒为喜。

前进的日子在无忧无虑中不紧不慢地向前走着,没想到平静的生活却让一件事搅得前进时时心痛不已,成为心中挥之不去的阴影,

那天早班,前进从井下上来洗好澡时,已是下午两点多了。

前进骑着自行车往家赶,刚到矿门口,迎面看见工友喜子骑着摩托车急驰而来。他们相视一笑,便擦肩而过。

前进到家后刚端起饭碗,听见楼下有人喊他,原来是工友喜子,喜子一脸的着急,不知出了啥事。

进屋后,喜子说他上个月旷了几天工,区里让他交300元钱押金。如果上班正常,一个月后押金如数退回,反之则淹死。喜子说他现在只有200块钱,还差100块钱,刚才他到工人村借钱,找了好几个工友,都说没有,他又骑着摩托车到矿里单身宿舍去借,也没借到。刚才在矿门口碰见前进,所以想向前进借100块钱。

前进知道喜子在工友们眼里是一个不诚实的人,爱占小便宜,说话不算数,所以工友们对他有点那个。这一点,前进能看得出来,不然,不会没有人连100块钱也不借给喜子。

其实,喜子这个人并非一点优点都没有,他在井下干活从来不装孬。前进以前在喜子他们队打支援时,经常跟喜子一个组干活。喜子常对前进说,干煤矿不能蛮干,更不要违章干,不然早晚得吃大亏。正因为这样,喜子对喜子的印象一直不错,人无完人嘛。

所以,喜子这次登门借钱,喜子慷慨解囊。

考虑到他交过300块钱后还需生活费,喜子便借给他500元钱。

见喜子这样,喜子很激动,他说过两天就还钱,如果不相信,他就把摩托车钥匙押给前进,啥时候还钱啥时候再给他。

喜子笑了笑:“谁还没有个为难遭灾之事!”

然而,两天过后,喜子没有还钱,一周后,仍然不见喜子的身影,一个月后,喜子还是没有还钱。

妻子有点沉不住气了,她问前进对喜子了解多少。

前进说:“都在一个单位上班,他还能少我这500块钱吗?”

妻说:“哪天你见到他催催!我总感觉喜子这人不诚实,他不是说过两天就还钱吗?咋现在还不还,不会跑了吧!”

前进说:“现在我不跟他一个队,不好见面,等哪天见了他,我肯定得问他。”

两天后,正好开周五安全例会,前进见到了喜子的队长,让他捎

话给喜子,赶紧还他借的钱。

队长一听,当时瞪大了两眼:“喜子啥时候借的钱?”

前进说:“一个多月前。”

队长一跺脚:“前进,你太老实了,喜子这种人你也敢借给他钱?喜子骗了你,他一个月前就辞工不干了,你自认倒霉吧!”

前进不相信,到区长办公室一问,果然如此,喜子那次借钱是为了办辞退手续,现在区里、矿上连喜子一分钱都没有了。前进不禁恼羞成怒,气得差点以头撞墙。

妻子听说此事后,一连几天怨恨前进。前进理亏,任凭妻子说,也没有理由反驳。

每每想到此事,前进心里就窝火,被骗的感觉让他无地自容。

一次,单位一位工友对前进说:“我跟喜子邻村,说前不久还见到喜子,喜子现在混得很不好,他不正干,几乎吃上顿没下顿,哪天我带着你去问喜子要钱。”

前进淡然一笑:“既然喜子都到这种地步了,能有钱还我吗?”

那位工友说:“你把他家的彩电抱来也行。”

前进笑了笑:“他不仁,咱不能不义,毕竟在一起工作过,咋能为了500块钱而赶尽杀绝呢?”

前进对这扔到水里没听到响声的五百块钱无所谓,可妻子却经常提起:“你一个月累死累活,能挣几个五百块钱?喜子这个孬种,早晚得遭报应!”

前进不怪妻子,他知道,自己在井下的艰辛。一个班要淌多少汗,只有他自己最知道。喜子骗走的就是前进的血汗钱,喜子太不应该了。妻子抱怨前进是心疼前进的血汗钱被人骗的那么轻而易举。

前进知道,妻子的抱怨中埋藏着深深地牵挂,这一点,前进从日常小事中随时都能感受到。

结婚后的第二年夏天,气温高达40度,前进所租住的房子里像蒸笼一样。前进在井下掏煤,每天工作很辛苦。因租住的民房线路整改,白天停电,晚上才送电。而前进恰逢上夜班,白天必须睡觉,晚上才有精力下井干活。天气太热,前进常常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很久才能入睡。

一天,前进一觉醒来,惊奇地发现,妻子正坐在床头,用一把芭蕉扇给他扇着。前进顿感凉风习习,怪不得刚才睡得那么香呢。再看妻子,满脸是汗。

前进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滋味:“我自己扇吧!”

妻说:“我不累,你接着睡,晚上下井还得干活呢!”

 前进问:“哪来的芭蕉扇?”

妻说:“我前几天见你热得睡不着,就想买把芭蕉扇,可是寻遍了整个工人村,愣是没有买到。今天我特意跑到桃花集买了这把芭蕉扇。这不,买来就派上用场了,我已经扇了两个多小时了。”

难怪今天睡得那么舒服。顿时,一种感激之情涌上前进的心头。

  半个月的夜班眨眼就结束了,妻子的芭蕉扇一直为前进扇着,直到家里的电风扇开始旋转,妻子的芭蕉扇才没了用武之地。

前进深深知道,这把芭蕉扇,不但让他快乐地度过了那些酷热的日子,而且凝聚着妻子对他的一片深情和关爱。

  这把芭蕉扇,将永远留在前进生命的记忆中,一生一世、永永远远。

 

  评论这张
 
阅读(19)|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