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蔡进步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1994年初中毕业后开始新闻写作,收获甚微。曾在铁路上干过1年养路工。1995年走进淮北煤矿技工学校,三年后毕业无工作。回萧县庄里乡老家务农。1999年7月加入中国共产党。2000年9月走进淮北桃园煤矿,在采煤一线干了五年。,体会到了煤矿的酸甜苦辣。如今,尽管我离开了采煤一线,可我的心仍然留在百米井下,我时刻牵挂着那些百米井下辛勤劳作的工友们。业余时间,我喜欢写点东西,以自娱(现在安徽濉溪县五沟镇淮北矿业袁店一井煤矿综采二区)。

谁动了我的自行车内胎(作者:蔡进步)  

2010-06-27 21:36:3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周五下午上班时,我发现自行车的前轮子气不足,行至半路彻底没气了,我只好推着走。赶到矿门口,我把自行车放到修车铺。修车的老者正忙着,我说:“师傅,我的自行车前胎可能扎烂了,你给补一下,我六点钟下班时来骑!”“好,好,我绝对不耽误你回家。”修车老者连忙答应着。

下午下班时,我赶到修车铺一问,竟然忘给修了。老者一脸的歉意,说等十分钟就能修好。我笑了笑:“不忙,我只是来看看。你接着修吧,我马上下井。八点多钟再来骑,你不走吧?”修车老者说:“我十点半关门,你放心吧,这次肯定不会再忘了。”

6点半,我下井了。安全生产月里,矿团委加大了青岗上岗力度,每周下两次井,昨天是另一组下的,今天正好该我们组下井。换好窑衣,我们前往新副井,那儿有工程处几个施工队伍。

八点多钟,我们上井了。等我洗好澡,已经是九点了。我担心我的自行车。匆匆赶到修车铺一看,老者果然再那儿等着我。“修好了吗?”我问。“修好了,你的车带子烂了两个洞,给两块钱吧!”我付钱了,高高兴兴地骑着自行车走了。

第二天上午十点多钟,我和单位同事一起骑着自行车回家。同事的自行车需要打气,我感觉自己的自行车气也不足,便一块儿去打气,还是去那家修车铺。

轮到我打气时,我发现自行车前胎的“老桩”变成黑色的,这不对呀。我的自行车三个月以前两个轮子里外胎全部换成新的了,都是朝阳加厚型的轮胎,里胎的“老桩”都是银白色的。换过后至今,我一直骑着自行车,从没借给别人骑过,也没有修过。只是昨天补了一下,咋就补变型了,前后轮子的内胎肯定不一样。我以前用的就是那种“老桩”黑色的内胎,质量不好,所以一恼火才在工人村全部换成“朝阳型”的。

“师傅,这前胎不是我原来的吧?”我本来想说你咋把我的前胎换了,可考虑那样有点不合适。

 那老者走过来看了看,一本正经地说:“我从来不干这缺德的事,如果换你的内胎,这轮子两边的螺丝得有螺丝刀的痕迹。”

我一看,是呀,螺丝的确没有一点痕迹,人家说的也有道理,要换轮胎得卸掉螺丝呀。咱不能平白无故冤枉人家,况且人家都一把年纪了,挣两个钱也不容易呀。可我的内胎咋就“白天鹅变成丑小鸭”了呢。难道是魔术大师刘谦所为?我一直没修过自行车呀,我现在年纪不大,没得老年痴呆症,我的记忆力好着呢,咋修一次自行车就把内胎修变样了呢。到底是谁动了我自行车的内胎?大白天见鬼了啊!

事实明摆着,车内胎已经换了。至于咋换的,换后螺丝咋又没有痕迹,我无法知道。我猜测,这对修车者来说不算难事。就像小偷作案后不留痕迹一样。心里虽然窝火,可为了一个车内胎,也不值得去报案。我打定主意:以后我不会再去那儿修车了。是谁动了我自行车的内胎,我心里明镜似的。

 

  评论这张
 
阅读(712)| 评论(6)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