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蔡进步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1994年初中毕业后开始新闻写作,收获甚微。曾在铁路上干过1年养路工。1995年走进淮北煤矿技工学校,三年后毕业无工作。回萧县庄里乡老家务农。1999年7月加入中国共产党。2000年9月走进淮北桃园煤矿,在采煤一线干了五年。,体会到了煤矿的酸甜苦辣。如今,尽管我离开了采煤一线,可我的心仍然留在百米井下,我时刻牵挂着那些百米井下辛勤劳作的工友们。业余时间,我喜欢写点东西,以自娱(现在安徽濉溪县五沟镇淮北矿业袁店一井煤矿综采二区)。

母亲杀鸡(作者:蔡进步)  

2010-05-05 21:22:2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五一那天,我携妻带女从矿上返回萧县老家。

     以往每次回家前,我都先往邻居家打个电话,让邻居转告母亲一声。这次回家,我没有打电话。我知道,昨天刚下过雨,母亲不会到地里干活,更主要的是,我怕母亲得知我们回家的消息后,又要去集市上买菜。

以前每次回家,母亲都先买好了菜,还给我女儿买了许多好吃的。母亲年纪大了,就靠那一亩多地的收入,日子并不富裕。可是我们每次回家,母亲都不惜“重金”买了好多菜。后来我才从邻居那里得知,母亲每次买菜的钱,都是临时向邻居借的。我们每次回家都给母亲一些钱,多者一百元,少则三五十元。母亲体弱多病,我们给她的钱,原本是想让她买些好吃的,可她把钱几乎都花在看病上了。所以买菜的钱只能向邻居借,等我们返矿后母亲再把我刚给她的钱还给邻居和付药费。这样一来,母亲手中的钱就所剩无几了。母亲平时舍不得买菜,她在院中种了些蔬菜,又养了几只鸡,这便是她生活的全部营养来源。虽然我也对母亲说过几回,以后我们回家就不要买那么多菜了,我们在矿上吃的很好,可母亲说我们回来一趟不容易,所以仍然用丰盛的饭菜招待我们。

     我这次回家因为没有事先通知母亲,所以当我们出现母亲面前时,母亲又惊又喜,连声怪我咋不事先打个电话,我只是笑笑。歇息一会,我和妻决定到村里走走。几个月没回来了,村里人很是热情,和我们聊起来没完。等我们回到家,天已黑透了。母亲早就做好了饭:鸡蛋炒辣椒、五香花生米、火腿肠、猪头肉。除了第一个菜,其余的都是从村里的小商店里买的。母亲说:“没啥菜,先吃着。我锅里炖着鸡呢!逮了半天才逮着。”我这才注意到,墙角的煤球炉上正烧着一个大钢精锅。我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滋味,这几只鸡正下蛋呢,母亲咋就舍得杀了一只呢?

   我们吃完饭时,那只鸡还没有炖烂。也许是炉火太弱,也许是鸡太老,炖到晚上9点多了,鸡肉还是没有烂。母亲有点焦躁不安,一个劲地抱怨。我心里想,炖一夜才好呢!我们明天早上坐六点的车返矿,这鸡就留给母亲吃了。

    晚上10点,鸡肉才有点烂。我对母亲说:“还不能吃,关上炉门慢慢炖吧!我们明天还得起早赶车呢,先睡吧。”母亲很不情愿地去睡觉了,嘴里一个劲地骂这该死的鸡咋恁难炖?还说杀了一只鸡,没让孩子吃上,真气人!不用问,这一夜母亲肯定难以入眠。

    坐在返矿的车上,我心中窃喜:也许那只鸡够母亲吃上两三天的,她老人家也该改善改善生活了。

  评论这张
 
阅读(362)| 评论(4)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