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蔡进步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1994年初中毕业后开始新闻写作,收获甚微。曾在铁路上干过1年养路工。1995年走进淮北煤矿技工学校,三年后毕业无工作。回萧县庄里乡老家务农。1999年7月加入中国共产党。2000年9月走进淮北桃园煤矿,在采煤一线干了五年。,体会到了煤矿的酸甜苦辣。如今,尽管我离开了采煤一线,可我的心仍然留在百米井下,我时刻牵挂着那些百米井下辛勤劳作的工友们。业余时间,我喜欢写点东西,以自娱(现在安徽濉溪县五沟镇淮北矿业袁店一井煤矿综采二区)。

小说《开摩托三轮车的年轻人》(作者:蔡进步)  

2010-05-19 21:12:5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工人村到矿里约两公里路程,矿上的通勤车每隔10分钟一趟,双休日便是半小时一趟。

通勤车早上四点发车,晚上十一点半停止。逢上下班高峰期,通勤车上便人满为患,一到下雨天,车上乘客密度更大。

上早班的采掘工人四点半点名,他们无法乘坐通勤车上班。上中班的工人有时上窑晚,也赶不上通勤车。一些摩托车三轮车便等候在矿门口和工人村,接送上下班的职工,每人每趟5毛钱。开摩托车三轮车的都是来自矿附近农村的农民,中年男子居多,也有妇女,他们农闲时跑车,农忙时则下地干活,挣钱种地两不误。

这天,工人村的摩托车三轮车停靠点开来了一辆新的三轮车,开车的是一位年轻人。小伙子长得眉清目秀、一表人才。人们疑惑:现在的年轻人咋能干这活儿,这小伙子莫非……

俗话说:同行是冤家。尤其是做生意的,多一个人就意味着要少挣一份钱。这些三轮车主一咬耳朵,都说不认识那小伙子,他们便欺生。只要一见有人想上车,他们便互相挤眉弄眼,你不拉我拉,千万别让那小伙子拉,啥时候把他挤磨走啥时候罢休。

一连几天,年轻人一个人也没拉着,但他依然去矿门口或工人村等候,等候有人前来坐车。等人的时间里,小伙子用沉默打发着时光,不急不躁,眼里只有期盼。

依然没有人上车,这也难怪,那帮人根本不给他留有拉人的机会,目的只有一个:早日把小伙子挤磨走。

终于,年轻人和他的三轮车消失在人们的视线中。

几天后的一个夜里11点半左右,几个晚上窑的矿工赶到矿门口,矿通勤车已经停止了运营。矿工们唉声叹气,他们知道这个时候摩托车三轮车也都跑回家了,没有人为了挣几个钱而熬夜。

谁也没有想到,突然有一辆摩托车三轮车向矿门口开来。矿工们认出了司机正是那个小伙子。

“这么晚你咋还跑车?你白天咋不跑车了?”一名矿工不解地问。

“我白天拉不着人。后来我了解到晚上1130以后,矿上的通勤车就不跑了。我还了解到其它的摩托车三轮车这个时候也都回家了。我知道每天晚上都可能有晚上窑的矿工,所以我决定趁着晚上跑车。”

“我们看得清楚,那些摩托车三轮车主都挤磨你,你也太软弱了,要是换我,日他妈的我早就扁他们了,哪能受这窝囊气!”一位高个子矿工气愤地说。

“都不容易,同行是冤家。我一来他们就意味着要少挣一份钱。挤磨我也在情理之中,咱咋能怨人家呢!”年轻人平静地说。

“那你还不走,活人还能让尿憋死,到哪挣不着钱,何必非在这儿受窝囊气?”又一名矿工问。

“我原来是咱矿上的职工,两年前因一场车祸失去了右腿。就在我对生活失去信心的时候,矿上派人给我送来救济款,并安慰我、鼓励我好好活下去。逢年过节,矿上都会及时给我送救济款。人心都是肉长的,我知道矿上有矿上的难处,矿上能在逢年过节的想到我,我感激不尽。可是我失去一条腿,再也不能为矿上做贡献了,一想到这儿,我心里就不安。虽然我从此以后彻底告别了煤矿生活,可我的心仍然留在矿上,仍想为矿上做点什么,为工友们做点什么。后来,我买了一辆摩托车三轮车。一是养家糊口;二是方便上下班的职工。谁知白天根本拉不着人,所以我决定晚上出来跑车……

“你的腿截了?”众人异口同声地惊问。

路边那盏路灯发出明亮而柔和的光,均匀地撒向开摩托车三轮车的年轻人……

  评论这张
 
阅读(594)| 评论(3)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