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蔡进步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1994年初中毕业后开始新闻写作,收获甚微。曾在铁路上干过1年养路工。1995年走进淮北煤矿技工学校,三年后毕业无工作。回萧县庄里乡老家务农。1999年7月加入中国共产党。2000年9月走进淮北桃园煤矿,在采煤一线干了五年。,体会到了煤矿的酸甜苦辣。如今,尽管我离开了采煤一线,可我的心仍然留在百米井下,我时刻牵挂着那些百米井下辛勤劳作的工友们。业余时间,我喜欢写点东西,以自娱(现在安徽濉溪县五沟镇淮北矿业袁店一井煤矿综采二区)。

网易考拉推荐

一转身,爱已万水千山(作者:蔡进步)  

2010-05-01 21:22:4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去年3月份,我被抽调到矿党委组织部搞科学发展观活动。

那天,我正在电脑前写稿子。楼下信访办的同志打来电话,说我老家来人了,让我下去一趟。我顿感纳闷:老家来人了,咋不到我家里去。

即将走下一楼楼梯的时候,我被眼前的情形惊得目瞪口呆。在离我不到三米远的信访办门口站着两个女子,她们都过而立之年了,不远处还有一个三四岁的小女孩。

我吃惊的原因是,其中一个人正是我相恋三年、却在10年前成为别人新娘的女友叶,她怎么在10年后突然而至?想起10年前的一幕幕,我真想转身上楼,可我没有那样做,毕竟事情已经过去了10年,况且人家又是主动上门。分别10年了,叶为什么突然来访,一定有重要的事情,但可以肯定地是她绝对不是来跟我重续前缘的,因为我们各自都有了新的小家庭,究竟为了啥事,我猜不出。

短暂的沉默后,叶笑着跟我打招呼:“你还认识我吗?”

我也笑了笑:“哪能不认识呢?”

又是短暂的沉默。

叶仍然笑着问我:“我今天来是想问一下,我的毕业证还在你这儿吗?”

我这才明白叶今天前来的真正原因。10年前,我从淮北煤矿技校毕业,叶也从宿县地区卫校毕业。那时,我们正打算不久就结婚。叶把她卫校的毕业证交给我,让我好好保管着。谁知后来因为我拿不出三万块钱,我们的婚姻竟走到了尽头。

20003月,叶走进了结婚礼堂。听说相恋女友成为别人的新娘,心里总觉得不是滋味,可又没有办法。当年9月,心灰意冷的我满怀忧伤地走进了淮北桃园煤矿。

年底一次回萧县老家,我收到叶的一封信,信中希望我能把她的毕业证还给她。当时我气得就把信撕了,恨得咬牙切齿,恨不能食其肉、喝其血,恼羞成怒的我差点把叶的毕业证撕毁。

第二天返矿时,我把叶的毕业证带在了身上,我打算好了,把叶的毕业证送还给她,爱情不在友情在。叶既然写信要毕业证,一定有用处。

在宿州汽车站下车时,我步行赶往叶的大哥家。熟悉的环境,可我却有一种陌生的感觉。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在叶的大哥家门口,我看见叶的弟弟从另一处住所走来,立即迎了上去。叶的弟弟一见我,很是惊讶。他把我领到院子里,说这是他大哥刚买的,而叶的大哥居住的另一处房子是租别人的,专门供开诊所用。他还说叶和她的对象也在。我说你去喊叶,我有话跟她说。

大约过了半小时,叶也没有来,她的大嫂来了。得知我在煤矿上了班,她很感慨:你们有缘无分哪,叶刚结婚,你就找着工作了。当时,我已经意识到叶根本不想见我,不然,两处相聚不到20米,她分把钟就能过来,可她一直没露面。既然这样,那我还呆在这里干啥?我在心里怨恨叶:我今天亲自给你送毕业证,你却不见我。既然你不仁,就别怨我不义、别怪我做事太绝,毕业证我就暂且保存着吧!

与叶的大嫂说了几句话,我就匆匆离开了。在返矿的路上,我一直在心里恨着叶。同时,我猜测叶会再次给我写信索要毕业证,可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接到叶的只言片语。那时那刻,我想再见叶一面的幻想彻底破灭了。我为自己的“荒唐”想法哑然失笑:覆树之下无完巢。既然人家都已经结婚了,还想见她一面干啥?有这个必要吗?何必剃头挑子一头热。再说,扣留人家的毕业证又能起啥用,大不了人家挂失,然后补办一个。

2001年农历十月初二,我结了婚。时隔不久,叶的毕业证就被我从视线中移开,直至消失在无尽的思念中。

我本打算结婚后就离开煤矿,可我那时已经意识到自己的责任。尤其是20021129日女儿的出生,更加坚定了我留在煤矿的信心。煤矿尽管苦、脏、累、险,可是工资高,一旦离开煤矿,我恐怕没有能力养活妻子女儿。

20059月,在煤矿井下采煤一线经历了整整5年“阵痛”的我,从井下调到了地面,拥有了属于自己的一张办公桌。

这期间,一想到叶的绝情,我就恨得咬牙切齿。我知道,叶就住在离我仅20里之遥的宿州市。10年间,我和妻女不知去了多少趟宿州闲逛,可没有遇见过叶。真没想到,叶能在10年后的今天,因为一个早已被我扔掉的毕业证突然出现在我面前。

我说毕业证早就没了,这么多年,我不会保存的。

叶说她不相信这是真的,她说我不是这种人。当确信毕业证已经不在我手上时,叶彻底失望了。

“不能补办一个吗?”我笑了笑。

“没法补办了,除非到省卫生厅,可我没有熟人!”叶忧伤地说。

......

十分钟后,我送叶她们到矿门口。此时离7路公交车停靠站还有100多米,可我止住了脚步。

陪同叶一起前来的那个女子笑着说:“没事到宿州玩!”我笑了笑,转身返回。

在我转身的一刹那,我知道:我和叶曾经的爱情已经是万水千山,没有必要再有一丝难舍难离的表情和举动。

 

  评论这张
 
阅读(44)|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