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蔡进步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1994年初中毕业后开始新闻写作,收获甚微。曾在铁路上干过1年养路工。1995年走进淮北煤矿技工学校,三年后毕业无工作。回萧县庄里乡老家务农。1999年7月加入中国共产党。2000年9月走进淮北桃园煤矿,在采煤一线干了五年。,体会到了煤矿的酸甜苦辣。如今,尽管我离开了采煤一线,可我的心仍然留在百米井下,我时刻牵挂着那些百米井下辛勤劳作的工友们。业余时间,我喜欢写点东西,以自娱(现在安徽濉溪县五沟镇淮北矿业袁店一井煤矿综采二区)。

我的作家老乡(作者:蔡进步)  

2010-05-13 13:48:5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宿州市作家队伍中,能真正称作我老乡的,一个是现在供职于宿州市南关派出所的孙明华,一个是皖北煤电集团公司党委宣传部的汪晓佳。

我出生在皖北名胜——萧县皇藏峪西山脚下的一个小村庄。1994年——1999年,我在老家结识了几位土生土长的“土记者”,孙明华就是其中一个,他的家离我家有十多里路程。那时,孙明华在一家国营企业做文秘,尽管当时他在萧县文联中已经小有名气,但搞文学创作的同时,他也涉足“新闻”。我是庄里乡政府一名业余通讯报道员,时常在《安徽日报》、《拂晓报》上发表新闻作品。当时,萧县县委宣传部每月都要召开一次全县乡镇通讯员例会。所以,我和孙明华经常能在萧城见面。而庄里乡政府每年一次的通讯员表彰会,孙明华无论多忙,总是从四五十里远的城里赶到乡政府参加会议。他说主要是想跟我们几个聊聊。

20009月,我从萧县老家来到淮北桃园煤矿,成为一名真正的煤矿人。从那以后,我便与孙明华失去了联系。后来,我常在宿州电视报上看到孙明华、刘楚仁合写的新闻,所写的内容都发生在宿城,而且是公安题材的。由此,我可以断定,孙明华已经来到了宿州,而且在公安系统工作,但具体在哪儿,我根本无法知道。宿州离我们桃园矿近在咫尺,我几乎每月都要携妻带女来宿州两次闲逛。可是我却从没有在街上碰到孙明华。再后来,我欣喜地获悉:孙明华成了宿州市青年作家,并出版了长篇小说《暗害》、纪实文学《印痕》。我真地为他感到高兴。

200710月份,因单位需要刻井下牌板上用的字,我赶到了二中广场对面的一家刻字店。老板说半小时后来取,让我随便逛逛。见拂晓报社就在眼前,我便走了进去,见到了副刊部编辑王仲翔,他告诉我孙明华现在宿州市南关派出所供职。离开拂晓报社后,尽管我知道南关派出所近在咫尺,步行用不了十分钟,可我却急不可待地打的前往。屈指算来,我与孙明华已经整整十年没见面了。当我和孙明华四目相对的那一刻,我高兴地竟有点失态了。那天中午,孙明华非留我吃饭,我说单位急用那些刻的字,不能耽误。临别时,孙明华送我他写的两本书:一本是长篇小说《暗害》,另一本是纪实文学《印痕》。同时,他鼓励我以后应该在文学上多下点功夫,新闻写作干脆放弃,写新闻也写不出什么名堂。当时,我真有点离开宿城无故人的感觉。

与汪晓佳“相识”,一是从孙明华那儿,二是从我们矿工会办公室主任金启那儿。那天在南关派出所,孙明华告诉我,皖北煤电集团公司党委宣传部副部长汪晓佳,也是萧县人,他老家就在萧县皇藏峪东山脚下的一个小村庄。我们矿工会办公室主任金启知道我喜欢文学,那天他给我一份《皖北煤电报》,让我往报上投稿,并向我介绍了报纸副刊编辑汪晓佳。说来也巧,没过多久,矿党委宣传部召开通讯员例会,宣传部给每位通讯员发了一本汪晓佳作品集《住高楼》。从该书中,我读到了一些关于皇藏峪的文章。说真地,读着那些文章,我仿佛正置身于皇藏峪,家乡的山山水水、一草一木,顿时浮现在眼前。后来,我按照报上的电子邮箱,给《皖北煤电报》发了一些文学稿件,经汪晓佳修改后陆续在《皖北煤电报》上发表。还有一次,我写了一篇《俺家在煤矿》的稿子,因要参加由淮北矿工报和淮北矿区工会联合举办的“庆祝淮北矿区开发建设五十周年文学作品大赛”,我便把稿件事先发给了汪晓佳,让他给修改修改。其实,到现在我与汪晓佳也未曾见过面。我不知道自己这篇稿子发给汪晓佳后,他能不能帮我修改。你想想,身为皖北煤电集团公司党委宣传部副部长、淮北市作家协会副主席、安徽省作家协会会员,能轻而易举地为一个素不相识的人修改稿件吗?然而,我的担心是多余地。时间不长,汪晓佳把修改好的稿件寄给了我,这真是大大出乎我的意料之外。更让我意想不到地是,汪晓佳把我那篇稿子的每一个错别字都修改了。这绝对没有一点应付的样子,我感动地一个劲地叹息,后悔自己太冒失了,不应该让他给我修改稿件。汪晓佳还在信中鼓励我,说我已经具备了文学创作的基础,应该好好创作了。妻说,你哪天真该去拜访一下汪晓佳,他这人真的没有一点架子。

是啊,两位作家老乡都劝我好好在文学上多用心,我还有什么理由不为文学奋斗呢?但我知道自己的文学功底,尽管如汪晓佳所说我具备了文学创作的基础,却不一定能写出好的文学作品来。

“路漫漫其修远兮,我将上下而求索”,我知道,文学创作的道路非常曲折,但我已下定决心:为伊消得人憔悴,衣带渐宽终不悔。

  评论这张
 
阅读(4163)| 评论(2)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