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蔡进步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1994年初中毕业后开始新闻写作,收获甚微。曾在铁路上干过1年养路工。1995年走进淮北煤矿技工学校,三年后毕业无工作。回萧县庄里乡老家务农。1999年7月加入中国共产党。2000年9月走进淮北桃园煤矿,在采煤一线干了五年。,体会到了煤矿的酸甜苦辣。如今,尽管我离开了采煤一线,可我的心仍然留在百米井下,我时刻牵挂着那些百米井下辛勤劳作的工友们。业余时间,我喜欢写点东西,以自娱(现在安徽濉溪县五沟镇淮北矿业袁店一井煤矿综采二区)。

丑叔(作者:蔡进步)  

2010-05-13 13:46:5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丑叔去世时,已经50多岁了,却没有结婚。

丑叔是我本家的一位叔叔,他的乳名叫小丑,其实他长得并不丑。

丑叔二十多岁时,有人给他介绍一个对象。女方长得不错,就是个子太矮。丑叔只是笑,没说啥,其实他心里已经同意了这门婚事。可二奶不同意。二奶说,咱家又不算穷,你长得也不丑。你看那女的长得,个子那么矮,站起来没有三块豆腐高,嫁过来以后挑水都不够料。丑叔为此伤透了心,可母命难违。后来,又有人给丑叔介绍对象,不知为啥,二奶总是看不上,个子矮了说人家矮,个子高了又怕丑叔受气。

丑叔性格温和,跟谁都能处得来。记得小时候,我和亚青、新华经常找丑叔打牌。丑叔的牌技不好,只能和我们这些小孩子打牌,大人们是不愿意跟丑叔一起打牌的。那时,我们玩牌都是打“八张”,丑叔往往在我们“两攻一”时,要么把手中的孬牌小心翼翼地丢掉一两张,要么把头左右一扭,偷看他上下门的牌。靠这种方法,丑叔每场都能赢。后来,丑叔的这种做法被我发现,并被我当场“揭穿”。丑叔嘿嘿一笑:就这一次,就这一次。从那以后,我们都小心他了,丑叔因此再也没有赢过。

丑叔心地善良。我小的时候,丑叔在村西南的坝子看芦苇地。我们那时为了割牛草,经常去丑叔看的芦苇地附近转悠。那片芦苇地里的草长得茂盛,可丑叔不让进去割草。生产队既然让丑叔看芦苇地,他就得履行自己的职责,如果看得松了,所有割草的人都进芦苇地里去割草,一天功夫也不要,芦苇地里的草就会被人割完,队长要是知道了,还不把丑叔撤了。丑叔也知道我们几个人想去芦苇地里割草,有一天他私下里告诉我,你们几个人不要在苇地附近转悠了,想割草就在没有人的时候来,要不然别人光说我。后来,我们在一个黄昏时分溜进了芦苇地,丑叔还专门给我们“放哨”。如此几回,不知咋被队长知道了,队长把丑叔狠狠训斥了一顿。好在丑叔跟队长是“近房”,不然,队长非把丑叔撤了不可。经过这件事后,丑叔再也不敢让我们进芦苇地割草了。

改革开放的春风吹进了千家万户,如今广大农民早已告别了耕地不用牛、点灯不用油的时代,可丑叔荒芜的爱情码头却再也没有人停泊了。

前年春节回老家,听说丑叔因病去世了。还听说丑叔临咽气时,眼含热泪望着二奶,有气无力地问,娘,你啥时候给我说媳妇?

二奶的泪便涌出了双眼……

  评论这张
 
阅读(34)|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