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蔡进步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1994年初中毕业后开始新闻写作,收获甚微。曾在铁路上干过1年养路工。1995年走进淮北煤矿技工学校,三年后毕业无工作。回萧县庄里乡老家务农。1999年7月加入中国共产党。2000年9月走进淮北桃园煤矿,在采煤一线干了五年。,体会到了煤矿的酸甜苦辣。如今,尽管我离开了采煤一线,可我的心仍然留在百米井下,我时刻牵挂着那些百米井下辛勤劳作的工友们。业余时间,我喜欢写点东西,以自娱(现在安徽濉溪县五沟镇淮北矿业袁店一井煤矿综采二区)。

网易考拉推荐

岳父有钱(作者:蔡进步)  

2010-05-13 23:16:1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岳父有钱,可我以前并不知道。

     在我的印象中,岳父是那种不舍得吃、不舍得穿的人。这也难怪,面朝黄土背朝天,靠土里刨食吃的岳父,当然知道生活的艰辛,更知道挣钱的不容易。

     我与妻是自由恋爱的,当我第一次到妻的娘家时,岳父给我的印象就是忠厚、老实、简朴。那天,因我冒然登门,岳父岳母并不知道我将前去,所以他们一大早就去宿州办事了。等他们返回时,已经快中午了。当我第一次见到他们时,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觉。我没有想到他们是骑着自行车去的宿州,妻的娘家离宿州将近三十里路,他们走的是乡村道路,路途坎坷自不必说。我真不敢想象年迈的岳父是怎样骑着自行车带着岳母去的宿州,往返得付出多大的艰辛。既然进城办事,最起码得穿得体面风光,可我眼中的岳父和岳母穿着打扮普通的不能再普通了。岳父穿着老式的劳动布褂子,颜色褪地发了白,裤子是旧的军用裤子,鞋是解放牌黄球鞋,尽管衣服干干净净,却让人一眼就能人看出是地地道道的农民。我问岳父,去宿州咋不坐车?车票又不贵。岳父笑说:“骑自行车方便!”

     我和妻结婚时,岳父曾通过妻问我能给多少钱。我说,我父亲去世早,母亲年纪大了,她没有钱。我哥姐都已成家立业,他们的孩子都大了,也不能帮我多少。我刚到矿上,手头上只有五千块钱,我只能给妻子三千块钱,剩下的两千块钱留结婚时办酒席、买东西。岳父说,只要好好过日子,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于是,在我只给妻子五钱块的情况下,岳父不仅给我们做了一套精制的家具,还给我们买一个席梦司床。当我的迎亲队伍即将离开妻的娘家时,我听见有人议论,怎么还陪送一个床。那时那地,我真地有点汗颜。

岳父不喝酒,烟也几乎不抽。他几乎把整个精力放在田里,宿州农村农民的土地分的多,像妻的娘家,一个人三亩多地(我老家每人才一亩一分多地),一年的收入相当可观。听妻说她家的花生每年都收入三四十麻袋,小麦逾万斤。我家一年的花生最多收入一蛇皮口袋,小麦一千多斤。所以,我们结婚后的日子了,妻经常去娘家带面粉,岳父也经常骑着自行车给我们送蒸好的馍馍。我们矿离妻的娘家十多里路,我们每个月都要去一两趟。每次前去,本来滴酒不沾的岳父总要陪我喝一杯。返回时,岳父岳母总是让我们带着面粉或者其它东西回去。我爱面子,怕村里人说闲话,不愿意带。岳母说,娘给闺女东西,谁说啥?

妻妹出嫁后两年,妻弟大学毕业去了南方,岳父岳母便显得有点孤独,他们依然过着日出而做、日落而息的生活。我和妻知道岳父岳母的心情,所以每月准时去两趟。每次前去,岳父岳父的脸上便春意融融,院子里一派欢乐景象。为了给二老解闷,我专门在桃园集买了一个手提式收音机,让他们带着在地里干活。岳父的电视机现在还是黑白的,17英寸的。我不止一次在岳父面前说:“现在哪还有黑白电视机,如果坏了,人家都不愿意修,赶紧换个彩色的!”岳父笑说:“看习惯了一样,好好的咋能再换带彩的?”我当时认为,岳父一是不舍得买彩电,二是他确实没有钱。可我又想不明白,他们一年地里收那么多粮食,咋就没有钱呢?如果有钱,却为啥连一个彩电又不舍得买,难道连几百块钱都拿不出来吗?而且,岳父的自行车破旧的不能再破了,属于那种除了自行车铃铛不响,其它地方都响的自行车,可岳父一直爱如珍宝,到哪儿去都骑着。

去年春节,我有点生气地对妻说:“我们今年买台彩电送去,你看现在谁还看黑白电视!”妻说:“俺娘不让买!”我说:“你咋那么憨,难道他们能说让我们买个彩电送去。我不相信咱把彩电买好了送去,他们还能不要。”妻说:“你不了解我父母,他们不愿意做的事情你最好别背着他们去做。”我挖苦妻说:“我怀疑你对父母是否有真心?”

妻生气地说:“你别以为你有钱,你买房子现在还少一万块的账,你可知道俺家里有多少钱?”我一笑:“咦,还跟我划清界限了!你父母肯定比我有钱!”“你算说对了,俺大正打算买辆电瓶车呢。我上次看了他的存折,上面有八万多块钱,俺弟这次回来又交给俺娘两万多块钱,可比你有钱?”我瞪大了双眼: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怪不得上次去岳父家,岳父说让我从他那儿先拿一万块钱,把少我大哥的钱还上。我说又不是少别人的钱,没有必要拆东墙补西墙。

     自从知道岳父有钱后,我不想再去岳父家了。以前去那儿,我总有一种优越感。我毕竟是国有煤矿的职工,月月拿工资,工人跟农民之间还是有差别的,旱涝保收吗?所以,妻再提回娘家,我总借口不愿意去。一连两个多月,我们竟然没去岳父家。那天,岳父打来电话,妻接的。岳父在电话里说:“你们咋这么长时间不来了,你娘想你们了……

没过几天,我和妻带着女儿赶往岳父家。中午吃饭时,收音机突然传来了那首常回家看看。岳母笑着问我女儿:“收音机里唱的啥?”

“回家看老年人的歌!”7岁的女儿天真地说。

“亲情是用金钱买不到的,钱再多也买不到亲情,你们别忘了常回萧县看看你娘,她肯定成天盼着你们回去!”岳母意味深长地说。

是呀,钱再多也买不到亲情。无论是父母有钱,还是儿女有钱,亲情永远是联系他们感情的纽带,纵然走到天崖海角、纵然相隔万水千山,亲情永远割舍不断。

  评论这张
 
阅读(1377)|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