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蔡进步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1994年初中毕业后开始新闻写作,收获甚微。曾在铁路上干过1年养路工。1995年走进淮北煤矿技工学校,三年后毕业无工作。回萧县庄里乡老家务农。1999年7月加入中国共产党。2000年9月走进淮北桃园煤矿,在采煤一线干了五年。,体会到了煤矿的酸甜苦辣。如今,尽管我离开了采煤一线,可我的心仍然留在百米井下,我时刻牵挂着那些百米井下辛勤劳作的工友们。业余时间,我喜欢写点东西,以自娱(现在安徽濉溪县五沟镇淮北矿业袁店一井煤矿综采二区)。

那年走夜路(作者:蔡进步)  

2010-05-13 23:13:2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5年前,我在淮北铁运处烈山养路区上班。

当时的交通不方便,从我的老家萧县庄里乡小蔡村到烈山养路区,最近的一条路也有20多公里,我每次回老家都是骑自行车。那20多公里的路一半是好路,一半是孬路,孬路中还有一段“险”路。从我的老家到濉溪县蔡里镇南庄村这段路是孬路,路是用小石头和泥土混合铺成的。从南庄村——蔡里村必经“南庄横”,“南庄横”是当地人从两座山较低处,开山凿石用炮轰出来的长约300的“谷路”,宽不足10,两旁是陡峭的石壁。一个人走在“谷路”中,即使是白天也有点胆战心惊。过了“南庄横”,是约3公里的下坡路。只要车闸好,骑在自行车上一点劲都不要费,只需掌住车把就行了。过了蔡里村,便“一马平川”了,都是柏油路。

那年冬季的一个周末,我回家心切,下过班虽然已是夜幕降临,但我还是匆匆踏上回家的路。赶到蔡里村时,天就黑了。我发愁了:还有两三公里的上坡路,这段路白天费点劲还能凑合着骑车,晚上根本没法骑,只能推着走。更让我担心地是,这段路两边有不少土坟,白天行人都少,何况是晚上。咋走完这段路,还有那300的“谷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我却是“明知前途险,无奈往前行”。我平时不吸烟,但为了给自己壮胆,我特意在路边的小商店里买了一包烟,刚出蔡里村我就点着一支。越往前走路越难走,天也越来越黑。我盼望着能遇见行人,可是一直没有人。我感觉自己脑子里一片空白,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往前走,往前走,千万别往路两边看。路上,我一直没让烟灭掉。走到“南庄横”南头,我仍然没有见着一个人。此时,天也彻底黑透了,但两边大山的轮廓还是能看得见,风一吹,山脚下的树便发出一阵让人毛骨悚然的声音。那时那刻,我身上已汗透了,额头上的汗不住地往下淌,一半是累地,一半是害怕。再往前走,就进入300的“谷路”了。我再次发愁:白天一个人走在“谷路”中都磣得慌,别说晚上了。我正怕地要命,忽然听见山梁上传来猫头鹰的叫声,这叫声让我浑身起鸡皮疙瘩,头皮发麻。我心中暗骂:该死的猫头鹰,啥时候叫不行,为啥非得现在叫,你要是白天叫,我非上山逮你不可。我一咬牙,豁出去了,害怕也得走路,反正不能再回去了。下定决心后,我又点了一支烟,并弯腰从路边摸了一块拳头大的石头,然后一手推车,一手攥着石头,硬着头皮走进“谷路”。路两边的峭壁像一个怪物,好像准备随时把我吞掉似地。我头皮一阵阵发麻,脑袋好像变大了,300的路我觉得好像有几公里似地,咋也走不到头。终于走出了“谷路”,又往前走了一会,便有村庄了,同时能看见村中的灯光,听见人们的说话声,我长出一口气。当时的心情跟当年红军走完两万五千里长征时的心情也差不多少。我停下自行车,扔掉手中的石头,这才感觉又累又饿又乏,身上已是汗如泉涌,用手一摸头,头发全部湿了,跟水洗的一样。我歇了一会,继续往家赶去。再往前,路也好了,村庄也多了,我不再像刚才那样害怕了。回到家已是深夜11点多,父母亲一见我的狼狈样,心疼地不得了。说以后再回家就早来会,别再走夜路,一个人担惊受怕地。说来也怪,自从那次我一个人独走夜路后,我的胆子变大了,无论是白天还是黑夜,我一个人哪儿都敢去。

10多年过去了,记忆的屏幕上总是清晰地浮现当年那次走夜路的情景。

  评论这张
 
阅读(60)| 评论(3)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